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六十七章 “惊喜“
    哗啦哗啦。

    杨德庸手脚都带着铐链,铐链是连接在牢房墙壁上的,因为铁链很长,所以他能动,但根本就冲不出牢房,哪怕牢房门开着,他最多只能跑到门口。

    “姑娘,你看我一眼,姑娘……”杨德庸若癫若狂,看向净土圣母背影的目光,夹杂着无限的柔情。

    “这老头好吵啊。”净土圣母依旧抱着周安的脖子,一边说话,一边对周安的脸上吹气,那双明亮而妩媚的大眼睛,始终看着周安,灵动的好似会说话一样。

    “疯了?”周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疯,只是痴迷姐姐,看到姐姐,就欲罢不能了呢,我让他做什么,他就会做什么。”净土圣母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好!”周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而后便要带着净土圣母离开。

    虽然已经搞定杨德庸,但暂时还用不上他。

    “我们走!”周安将净土圣母勾着自己脖子的手拉开,又带着净土圣母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姑娘,别走啊,姑娘……求求你,别走……”杨德庸绝望了,竟然老泪纵横的跪在了地上,紧接着又好似响起了什么一般,对着外面大喊:“周安!周公公!周大人!别走,别带走她,我招,我什么都招,求你了周大人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带着净土圣母从内狱最深处走出,前方便是锦衣卫的休息处。

    啪!啪!

    周安突然出手,在净土圣母身上连点几下,重新将净土圣母的主要经脉彻底禁封。

    如此,净土圣母便不能动用内力,但还可说话、行动,如普通人一般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你好狠的心呐。”净土圣母看向周安,一副楚楚可怜的模样,“姐姐如此帮你,你却如此待姐姐。”

    “神经病。”周安斜眼看她,念叨了骂了一句,而后便一甩袖,负手向前走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落在后面,看着周安背影露出了咬牙切齿的神色,满眼都是不服之色。

    竟然一点也没有诱惑到周安,这是净土圣母无法接受的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勾引太监的难度,但她更明白,哪怕是太监也会有喜好,虽然太监内心都是扭曲的,但太监依旧可以喜欢女人。

    甚至太监娶妻,也不算什么稀罕事。

    在东乾历史上,包括当代,很多内廷的老太监,都娶过妻,甚至有人会将儿孙过继给太监,使太监有后代。

    而周安,他甚至还说过自己长出来的愿望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可是把这句话记心里了。

    一个渴望成为男人的太监,怎么会不喜欢女人?

    所以净土圣母搞不懂,周安对自己的态度怎么一点都没变?完全没诱惑到他?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时间已经是中午,这一天的乾京城,可以说气氛紧张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因为早在昨天深夜的时候,杨德庸再次被锦衣卫抓走的消息,便已经被满朝文武知道了,等到了天亮之时,消息更是传遍了乾京。

    一些人认为,女帝是找到了证据,足以给杨德庸降死罪。

    但更多人认为,女帝疯了!不可能有证据!

    尤其是奸党集团,更是觉得,女帝已经到了暴走的边缘,毕竟前一日在朝堂上被吴绪宽逼的极为丢脸,再加上康隆基即将离世,已经没有人能劝导女帝,女帝想做什么就做什么。

    所以才做出这种荒唐事。

    要知道,身为皇帝,必须要一言九鼎,不可反复,没有反悔之说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女帝抓了杨德庸,就必须要有证据,如果她拿不出来,那问题就大了!何止是荒唐!

    而奸党集团坚信,女帝不可能有证据!

    不存在的!

    他们昨天后半夜时,连夜便做好了准备,很多人都得到了吴绪宽的密令,准备在今日早朝时,质问女帝,女帝若说不出个所以然来,便攻讦女帝!

    但他们没想到。

    女帝,今天不上朝!

    直接休朝了!

    很赖皮的手段,吴绪宽等却也无可奈何,不在朝堂上质问女帝,换成其他场合,是不会有效果的,对舆论的影响不会太大。

    不过,正因为女帝休朝了。

    这让奸党集团更加坚信自己的判断,乾京城内也因此形成了对女帝极为不利的舆论风向。很多人都认为,女帝是在学周安,先抓人,再找证据。

    因为还没找到有用证据,所以不得不休朝。

    一种垂死挣扎的感觉!

    说起来,他们想的还真没错,女帝确实是没证据,就让人将杨德庸又抓了,也确实是在找证据,不过在找证据的不是女帝,女帝也不是在学周安。

    一切都是周安亲自在办。

    其实,对于大局而言,杨德庸并非多么重要的角色,户部左侍郎而已,他上面还有一个户部尚书,那才是关键人物。

    但杨德庸有罪无罪,或者说他的生死,关系到太多人太多事!

    这关乎到吴绪宽有没有能力保全追随自己的人,会影响人心。也关系到女帝是否有鱼死网破的准备,是强硬还是软弱,这还会对两人的名誉都产生正面或负面的影响。

    简单点说,杨德庸的生死,甚至可能决定一些墙头草,究竟站在哪一边。

    而本来,杨德庸已经被放了,这一局是吴绪宽赢了。

    可女帝又让人将杨德庸抓了。

    不认输?垂死挣扎?铤而走险的想要翻盘?

    都有!

    所以他们认为女帝疯了,是失了智了,如此冒险的举动,翻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竟然还做,这就不是正常人会干的事。

    一旦翻盘失败,女帝可是要背负污名被攻讦的。

    乾京城“喧嚣”了一上午,这算得上是周安给吴绪宽的第一个惊喜,不过这个惊喜只完成了一半……还有第二个惊喜,会马上完成。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镇抚司衙门。

    袁胜师的书房。

    “来……说出你的条件!这次更简单,别过分哦。”周安将净土圣母堵在墙角,低声道。

    “别把姐姐送去牢房,姐姐要跟你住。”净土圣母看着周安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,想勾引咱家啊?”周安对净土圣母挑了一下眉,直接将净土圣母的目的点破,“成交!”他马上就同意了,因为他本就没打算将净土圣母送去牢房。

    “那就开始吧。”净土圣母媚笑道。

    书房另一头,袁胜师站在窗边,向外望着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,可以了!”周安回头对袁胜师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袁胜师应了一声,走到书房中间直接盘坐在了地上,而后拔出自己的长剑,横放在了自己腿上。

    同时,周安在净土圣母身上连点数下。

    解开部分禁封,可让净土圣母发挥一成功力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走到了袁胜师背后。

    周安抽出了无血剑,盯着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“不信任姐姐啊?”净土圣母妩媚的白了周安一眼,随即猛的出手,一巴掌轰在了袁胜师后背。

    这一刻,袁胜师身上散发出了惊人的剑意!

    轰隆!!

    天罡气息如风暴一般在袁胜师身上爆发,并迅速提升到了极致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以皇宫为核心的整个中城区,所有武者全都感应到了来自镇抚司衙门的恐怖天罡气息!

    下品天罡境!

    净土圣母又迅速拿开了手。

    袁胜师的气息在一个呼吸内,收敛于无。

    其实,袁胜师并没有突破,他所散发的天罡之气,实际上是来自于净土圣母,他本身依旧是地煞圆满。

    但!

    外界可不会这么认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