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七十章 神经病一样的问题
    “何事?”女帝马上问。

    昨夜密议,周安是把自己的计划,都跟女帝说了,包括中午时,镇抚司衙门突然传出的天罡气息,女帝也知道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而现在,周安说有要事禀告,自然是计划外的事。

    “刚刚收到凉州传来的消息……”周安将密信拿了出来,递给女帝。

    女帝扫视密信,看神色也是颇为震动,但不如周安那般震惊,因为江湖离她相对要遥远一些,她更不知道白小葵与青莲魔尊的差距,对江湖纷争的理解,也不如周安。

    “圣上,青莲魔尊已死,净土教群龙无首人,江湖浩劫已至,虽不至于引发天下动荡,却也会对天下黎民有所波及,朝廷应提早布置安民之策!”周安又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女帝点了点头,那心情可以说是相当愉悦!

    净土教曾刺杀过云景公主,女帝对其自然是恨之入骨!

    现在出了这种事,女帝可以说是龙颜大悦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白小葵,既能弃暗投明,归顺于朝廷,可以重用,也为天下的江湖人做一个表率。”女帝又对周安道,白小葵这个名字对她来说,并不突兀,因为昨天周安就跟她说了,在杀宁亲王这件事上,白小葵也是立了大功的。

    “奴才明白!”周安点头。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她什么时候能到京城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白小葵既然能杀死青莲魔尊,虽是偷袭,但实力必然极强,女帝是明白的。

    “奴才已传令凉州,白小葵若无意外,这几日就可前来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好!很好!非常好!”女帝豁然起身,连说了三个好。

    李广山被女帝赐坐了,李平则站在李广山侧后方,见女帝起身,李广山也连忙站了起来。他看了看,女帝,又看了看周安,不动声色。

    李广山今天上午时就来了。

    是因为杨德庸被抓之时,他才火速进宫的,之后女帝便跟他解释了来龙去脉,并在中午时,留下了李广山、李平一同用膳。

    镇抚司出现天罡气息,也是传到宫中了。

    李广山当时便以为,是袁胜师突破了,女帝便也跟他解释了,是怎么一回事。

    对周安,李广山是敬佩的,他从不会以年纪去衡量周安的能力。

    但在今天,周安的能力,在他心里达到了新的高度,他更是重新认识了,周安在女帝心中的位置,之前女帝提起周安,可是一口一个小安子怎么样,小安子怎么样……周安来了,她马上将云景公主平安的事告诉了周安,虽然看似正常,但这感觉……很奇怪!

    女帝对李广山很敬重,也绝对信任,不仅仅委以重任,而且会让李广山知晓任何核心机密,但君是君,臣是臣。

    而这种君臣的关系,这种感觉,在周安身上,似乎淡化了很多。

    就好似,康隆基与女帝的关系,但又不完全是。

    女帝来回踱了几步,瞄见李广山,便对周安示意了一下道:“小安子,回来后还未与李尚书见过吧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私下里有时候也会称李广山为老帅,但非私下里时,女帝都会以其爵位或官职相称,这对谁都一样,就比如容郡王是她舅舅,但她一般都称呼为容王。

    李广山现在是兵部尚书,爵位也从之前的胜国公,晋升为了胜郡王。

    “见过老帅!”周安对李广山拱手行礼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周公公无需多礼,你在凉州立下不世之功,又得意平安归来,老夫佩服的很呐!”李广山展颜大笑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早就想跟周安打招呼的,但这里是乾元殿,女帝在场,他不可贸然说话,就算说话,也必须要谨慎,不能随叫周安为周兄弟。

    “老帅过誉了,咱家从凉州归来,便听闻您为维持局面鞠躬尽瘁,呕心沥血……那吴绪宽若非忌惮您,怕是已经反了!”周安也是真敢说。

    很无聊的客套!

    两人互吹了几句,便不说了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杨德庸可曾招认?”女帝问道,开始说正事了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,杨德庸不仅仅愿意招认,更愿意在明日早朝时,当众认罪!”周安回道。

    “哦?”女帝一惊,甚至感觉不可思议!

    锦衣卫审了杨德庸那么多天,什么手段都用了,甚至给杨德庸下毒,折磨他,杨德庸都没招认,这周安昨天才刚回来,杨德庸今天不仅仅招了,还愿意当众认罪?!

    这是用了什么神通手段?!

    “详细说来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“回圣上,实际上此事并非奴才所为,而是净土圣母!”周安实话实说。

    “那个妖妇?”女帝顿时脸色一沉,微微眯眼,顿了顿道:“她愿意为朝廷办事?”

    “非也,她只是与奴才达成了一次交易,奴才雇佣了她,她也算是识时务者,而且她以媚惑之功改变杨德庸意志想法,不过是举手之劳,所以就……”周安简单了说了一下情况。

    “媚惑之功……”女帝念叨了一句,她能够想象是什么情况,却又突然转头看周安,眯眼问:“小安子,你当初没杀这妖妇,可是被她媚惑之功所惑?”

    神经病一样的问题!

    “咳!”周安轻咳一声,对女帝道:“圣上,奴才是太监!”

    自己扎自己心,扎的透透的。

    女帝没再言语,踱步走回龙椅前坐下,又一拍扶手道:“好!那明日早朝……李尚书,到时候你便与小安子配合,如此……这般……”

    密议,持续了近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周安离开乾元殿后,没有直接离开乾武宫,而是去看望了康隆基。

    这一次,他与康隆基聊了很多。

    他甚至让太医离开了那偏殿,没人知道周安与康隆基究竟说了什么,或者说是,没人知道康隆基,跟周安说了什么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周安终于离开了乾武宫,回到了乾礼宫。

    宁安苑。

    周安刚刚推开门进入大殿,便猝然一惊!

    大殿里侧,床榻附近,净土圣母坐在桌旁,正在自斟自饮的喝茶,一副很悠哉的模样,原本应该绑在她身上的绳子被丢在桌边,床榻旁边,小亭子面朝下趴在地上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你回来啦!”净土圣母瞥了周安一眼,笑吟吟的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