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七十一章 打扰了!
    周安沉下了脸,眉头皱的很深。

    他快步走向桌子,同时还极为警惕,出了这种匪夷所思的事,周安没有直接拔剑,已经算是心性沉稳了。

    到了净土圣母身边,周安抄手捏起了净土圣母的手腕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右手端着茶杯,左手被周安拉起,那手臂软绵绵的,一点力道都没有,柔弱的很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嘛小太监……”净土圣母转动着茶杯,眉目勾魂的瞥着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探查了净土圣母的身体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体内的禁封都还在,所有主要经脉都被封,虽然旁支经脉以及一些末端经脉,都没有禁封,但那也没必要,因为内力储存于丹田气海中,需要通过主要经脉周天运行,才能散布全身。

    主要经脉被封,内力就被堵在丹田气海中,是用不得的。

    没问题,净土圣母并未破开经脉。

    她依旧如普通女子一般。

    “姐姐的手好看吗?”因周安拿捏着净土圣母的手腕,净土圣母顺着动了动自己的左手,近距离的向周安展示了一下什么叫做纤纤玉指。

    “哼!”周安冷哼了一声,放下了净土圣母的手腕,又匆匆走到床榻旁,俯身探了一下小亭子的颈部。

    小亭子脉象很稳,不仅仅没死,也没受到太大伤害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别担心,这小小太监,不过是被在姐姐敲晕了罢了。”净土圣母笑道。

    周安将小亭子拖了起来,在小亭子肋下击了一下,痛苦唤醒法,被打晕的人,一般方法是无法直接叫醒的,所以周安用最简单最直接的。

    小亭子肋下穴道被点,瞬间出现的剧痛使得他猛然睁开了双眼。

    他看到了周安,神情有些恍惚,又瞥见了不远处桌边的净土圣母,顿时便清醒了,直接跪在了地上,磕头道:“小的罪该万死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周安沉着脸问。

    “小的,小的当时……听公公吩咐,在公公走后,便在门外守着……然后就听到有人求救,小的也不知是怎的,就进来了,然后……小的发现,声音来自床下……再然后……小的有些记不清了……”小亭子也是慌的不行,他很认真的在回忆,可越是回想,记忆就越是模糊。

    “然后……他就把姐姐从床下拖了出来,还帮姐姐解开了绳子,他似乎爱上姐姐了呢,可惜姐姐不爱他,就将他打晕了……”

    净土圣母慢悠悠的给周安继续解释,那神态,那语气,怎么听怎么气人!

    “小的该死,小的该死!”小亭子更加惊慌。

    小亭子并不知道这个美艳的宫女是谁,但他知道,人一定是周安绑好塞到床底下的,必然是非常重要或者说特别的人物。

    而自己,竟然将她放了!

    “起来吧,非你之过,你无需自责。”周安看着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小亭子站起身来,却还是垂着头,有些惊惧。

    “她是天罡宗师,你被她诱骗,不是你的错。”周安又凑近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小亭子猛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又猛的转头看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天罡宗师?她?

    这事儿确实是不能怪小亭子,而是周安自己疏忽了,或者说太大意了,没安排好。

    “此事你不可外传,明白吗?”周安又对小亭子说了句。

    “小的明白。”小亭子马上垂头。

    “出去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小亭子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回身看向净土圣母,微微眯眼!很奇怪,他明明看过净土圣母的记忆,却还是想不通净土圣母是如何做到的,她凭什么在经脉被封的情况下,施展媚惑之功?媚到骨子里了?

    又凭什么,瞬间放倒了先天境的小亭子?

    她是天罡宗师不假,但她是无法动用内力的!

    净土圣母瞥眼看着周安,下巴微扬,表情有些得意洋洋,美滋滋。

    小亭子已经开门走出去了,刚要回身关门,却听周安突然道:“小亭子!”

    “小的在!”小亭子马上应声。

    “去找一个可以装一个人的大箱子过来,要纯铜的,另外,把宫内最好的锁也给咱家找过来……”周安吩咐道。

    得意洋洋的净土圣母一下子慌了,豁然起身道:“小太监,你不能这样,姐姐只是不喜欢被绑着而已,又没跑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不想跑,而是跑不了吧?”周安对净土圣母挑眉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当然跑不了,大内守卫森严,尤其是在这种时期。

    若是能让被封经脉的净土圣母跑掉,女帝早就不知道被刺杀多少回了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才不是呢,姐姐是舍不得你呢……”净土圣母试图辩解。

    “快去!”周安不理净土圣母,又对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小亭子领命,关了门便去了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你不要太过分!你不是言而有信吗?你上次答应姐姐什么了?”

    “只是答应你,不把你装麻袋里,没说不把你装箱子里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!你无耻!这有区别吗?那不是一回事?”

    “是啊,咱家就是这么无耻。”

    净土圣母一下子“噎住”了,张着嘴却不知道说什么,被怼的说不出话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人家求求你啦……”净土圣母一副弱女子的姿态,扑到了周安怀里。

    “少犯贱!”周安面无表情的道,而后打掉了净土圣母的手,走到了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哎呀,小太监,别生气嘛,人家也是一时冲动,你就原谅人家这一次嘛……”净土圣母开始给周安揉肩捏背,一个劲儿的央求。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周安无奈的叹一声,“那你不许有下……”

    话没说完,周安便猝然一惊。

    自己怎么心软了?怎么可能因为三言两语就心软?

    媚惑之功?!

    “哼!”周安马上又硬起心肠冷哼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你看……”净土圣母勾住了周安肩膀,一扭身坐在了周安怀里,半个身子都贴在周安身上,攀在周安耳边道:“姐姐不美吗?你怎么忍心将姐姐关在箱子里?你是喜欢作践姐姐吗?要是这样,何不更直接一些呢?”

    周安如老僧一般,端坐不动,斜眼看近在咫尺的净土圣母道:“滚下去!”

    “不嘛,人家不嘛,你看人家手腕,之前都被绳子勒的发红了……”净土圣母楚楚可怜,向周安展示自己身上的“伤痕”。

    她甚至还将自己领口拉开了一些,让周安向里面看。

    “你看嘛,这里也有……你那么用力捆人家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目光泛起波澜,却突然抬头看向门口看去:“有人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看着姐姐!”净土圣母一把拧过了周安的下巴,与周安四目相对,她眼中已经笼罩上了一层朦胧的光晕,“你不爱姐姐吗?”

    啪!!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小安子,听说你回来了……呃……”高宏才推门进入大殿,整个人便惊呆了。

    寂静了一息。

    “打扰了!”高宏转身便又出去了,手一甩,劲气便将门带着关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