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七十二章 单独运用神魂之力
    门外,高宏关了门也没走,而是一脸呆的表情。

    自己看到了什么?自己竟然看到了小安子跟一个宫女你侬我侬耳鬓厮磨,四目相对那叫一个含情脉脉,这是什么情况?小安子他是太监啊!!

    高宏进行了一番不可控制的脑补。

    脸色渐渐变得怪异,甚至还有些想笑。

    不是嘲笑!

    而是觉得,这事儿太好笑啦!

    其实在内廷,太监有女人,甚至太监娶妻,都不是多稀罕的事,太监内心是渴望爱的,或者说,需要精神伴侣,但这事儿极少发生在年岁不大小太监身上,多是一些四五十岁没有亲人,也更不可能有儿女的老太监,孤独了,所以需要人来陪伴。

    太监娶妻还有另一个重要原因,就是为了活的像是一个男人,这种思维就有些病态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事儿若是落在内廷其他人身上,高宏撞见了,也不会想这么多。

    但这事儿发生在周安身上,就是怎么看都觉得怪异,周安这年纪还不至于感觉到孤独,周安的心理更是一点都不病态,非常非常之正常,但怎么突然就……有了?

    难道是周安去北边办事的这一个月,发生了什么事?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屋内,周安也是有些呆。

    啥情况?

    不敲门吗?

    正常来说,周安知道有人来了,也不慌,因为除非是女帝来了,否则谁来都会敲门,或通报一声的,而如果是女帝来的话,不可能是一个人,一大群人的脚步声,周安自然能听出来。

    不过话说回来,高宏来看他,没敲门也没啥。

    高宏身为大内八御,神策军都指挥使,大内就没有他去不得的地方,再加上他与周安的关系,他来看周安,激动之下也没敲门,而是迫不及待的直接推门而入,也是正常的!

    哎?自己为啥要考虑高宏敲不敲门的问题?

    这是重点吗?

    不是该将净土圣母推开,追上高宏解释一下吗?

    为什么不推开净土圣母?

    为什么会有一些舍不得的感觉?

    周安失神的目光终于恢复了神采,净土圣母依旧坐在周安怀里,与周安四目相对,她的目光非常深邃,似乎一个漩涡一般,吸引着周安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安脑海中金光大放,《化龙经》的经文在他脑海中“流淌”。

    周安终于清醒了。

    他突然明白了!

    为什么禁封了净土圣母的内力,净土圣母依旧可以用声音媚惑之法,将小亭子催眠,因为——神魂之力!

    净土圣母的神魂之力并没有被禁封,不是不能封,而是神魂之力来自于三魂七魄,封了净土圣母就会昏迷。

    所以封闭她的神魂之力是很愚蠢的行为,还不够麻烦的,真想禁止她用神魂之力,打晕她就好了!

    不过,正常来说,一旦内力被完全禁封,武者就算神魂之力再强大,也是无法对外运用的,神魂之力的外放,通常都需要运功,运功就要用到内力!

    这个世界的功法就是如此!

    而就算周安的小法术,大部分也是神魂之力与内力配合,才能运用的,只有少部分,是仅使用神魂之力,就能运用,比如说飞物术!

    飞物术仅用神魂之力就足够了!但一个武者若想要调动更多的神魂之力,通常还是需要运功。

    因为小法术的关系,周安可以单独使用神魂之力,而这个世界的武者,是不能的,这属于功法限制。

    可现在,净土圣母做到的!

    她内力被封,却单独使用了神魂之力,将声音作为神魂之力外放的媒介,她的每一句话,都蕴含着“魔力”!

    周安是看过净土圣母记忆的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记忆中,可没有关于这本事的信息。

    难道是最近几天刚刚研究出来的?

    还是……她因为媚功太强,本就已经达到了可以单以神魂之力发动媚惑的境界!但她自己之前都不知道自己有这本事,因为在这之前,就从没有人将她的内力彻底封印过!

    “小太监,你可知道,姐姐第一次见到你,可就……唔!”

    净土圣母话还没说完,周安便一巴掌按在了她脸上,将她推了出去。

    周安起身,匆匆向外走。

    当他走出大殿时,高宏已经走到了院子拱门处,快要出去了,因为高宏刚刚在大殿门口站了一会儿,所以才还没走出去。

    “老高!”周安呼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先不打扰了,小安子你先忙,告辞!”高宏回身便道。

    “唉!别走!”周安连叫道,化为残影追了过去,一个呼吸便到了门口,又压低声音解释道:“情况非你所想的那样。”

    他必须得解释!绝不能让高宏误会。

    不然,万一这事儿传到女帝耳朵里,那可就大事不好了!

    “小安子,我懂,我懂!”高宏却是一副什么都明白的样子,还拍了拍周安肩膀,“小安子,你也不容易,幼年进宫,到现在身边连个知冷知热的人都没有……”

    “小太监……”净土圣母的声音突然传来。

    她已经走到门口,正要从大殿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敢出来咱家打断你的腿!”周安回身指着净土圣母喝道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一条腿都迈出来了,马上又收了回去,她站在门内用力的一跺脚。

    “哼!小太监你好狠的心……”说完她便扭腰回了大殿里。

    高宏看的一愣一愣的,倒不是说周安对这宫女态度如何,而是这宫女竟然敢叫周安小太监?小太监?!!

    “她是净土圣母!”周安跟高宏说实话了。

    高宏脸上没表情,看着周安眨眼,紧接着一笑:“小安子你别开玩笑了,你……你……”他本以为周安在开玩笑,但周安却一脸严肃认真。

    “娘的!她真的是……”高宏大叫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嘘!”周安急忙示意高宏别喊。

    高宏瞪大眼睛,缓了缓神才道:“你活捉了她?”

    “嗯!”周安点了点头,又道:“此事不可外传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刚刚,跟她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你想的那样,有些复杂,几句话也解释不清楚,这样……老高你先回去,等夜里再来,咱家备好酒菜,到时候再与你细细说说,还有关于明日早朝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那……成吧!你好像有什么急事,是吧?”

    “对,有急事,非常急!”

    “那成,我先回了。”

    高宏走了。

    周安匆匆回到大殿内,回身关好了门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坐在桌边,又在饮茶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你刚刚当着外人面,那么训斥姐姐,姐姐都伤心了……”净土圣母目光幽怨的看向周安道。

    周安没理她。

    他真的有急事。

    在大殿里转了半圈后,他终于找到了鸡毛掸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