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七十六章 相互挖坑
    大殿之中,气氛骤然紧张。

    所有人全都将目光投向吴绪宽,吴绪宽站的挺直,直视着女帝,目前局势发展到了这一步,吴绪宽在很多时候,都失去了对女帝应有的礼节与尊重。

    只有一些大礼,他才不得不行!

    比如上朝时的跪拜之礼。

    女帝与吴绪宽对视着,大殿内寂静,女帝看起来很冷静,沉吟了好一阵,才开口:“吴阁老,要启奏何事?”

    “微臣要弹劾镇抚司锦衣卫!弹劾锦衣卫指挥使袁胜师!”吴绪宽盯着女帝,“有关杨德庸案,圣上已做出圣断,杨德庸虽有渎职之过,却无贪赃枉法之罪,事实清楚,杨德庸罪当入狱,但圣上念杨德庸是老臣,数十年来为朝廷兢兢业业劳苦功高,而且年事已高……圣上便降旨将杨德庸罢官!此案就此终了!”

    “可就在昨夜,锦衣卫夜闯杨德庸府,再次将其抓入镇抚司内狱。锦衣卫目无圣上,有违圣上旨意,胆大包天,肆意妄为,栽赃陷害,搬弄是非,朝野上下无不怨声载道,圣上,微臣以为,应裁撤镇抚司衙门,解散锦衣卫,锦衣卫指挥使袁胜师,应当即罢官,斩首示众,以儆效尤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在偏殿里听着。

    他发现了,吴绪宽对女帝的态度果然不一样了,以前在朝堂上搞事的时候,那都是先让其他人跳出来,给女帝挖坑,就算是自己直接跳出来,也是有理有据的,长篇大论,然后逼问女帝!

    可现在,那些步骤都省掉了!

    他就是直接跳出来,告诉女帝,镇抚司有罪,锦衣卫有罪,袁胜师有罪。

    然后在告诉女帝,应该怎么做!

    吴绪宽也是比之前硬气了,自从康隆基不能跟女帝一同来上朝后,他就表现的越发肆无忌惮!

    而且,周安知道。

    吴绪宽从未想过,能够朝堂之上直接让女帝退位。

    不存在这种可能!

    他一次次搞事,一次次逼宫,所求的无非就是舆论上的支持,只要朝野上下的舆论都认为女帝不行,那吴绪宽就能获得更多实际支持,甚至能获得文人士子的支持。

    尤其是一些早已致仕的腐儒,他们对女子为帝一直都极有意见。

    当年甚至在朝堂上怼过神都女帝,若不是神都女帝做得出色,而且手段够狠,当年就出事了。而现在,神昭女帝并无神都女帝的能力,就算她有能力,也得不到施展。

    天灾不是她的问题。

    吴绪宽还一直在扯她后腿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吴阁老,关于……”女帝开口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!”吴绪宽不等女帝给锦衣卫说话,直接打断道:“微臣能否斗胆问一句,锦衣卫再捕杨德庸,可是您的旨意?”

    够直接!

    吴绪宽先把锦衣卫说的罪无可恕,而后直接问女帝是不是她授意的。

    女帝若认!那认下的可不仅仅是杨德庸的事了,而是认下锦衣卫所有“恶行”,都是授意于她,毫无疑问,只要她认,流言蜚语肯定是这么传!

    可女帝若是不认。

    锦衣卫擅自行动,反而被吴绪宽劝说对了!之前放杨德庸,可是女帝当着满朝文武下的旨,女帝让放掉的人,锦衣卫还敢抓回来,这罪过……全镇抚司上下可以“满门抄斩”了!

    当然,女帝是可以解释的!

    但她又不得不认!

    因为就在昨夜,袁胜师带人再次抓捕杨德庸时,曾对杨德庸宣旨,传了圣上口谕……是的,袁胜师办事的时候,用的就是女帝的名义!

    所以女帝根本不能否认!

    不然,假传圣旨够诛九族了!

    吴绪宽从开口到现在,也没说几句话,却将女帝逼的进退两难。

    其实这种事如果在其他时期,是不可能发生的,有哪个臣子敢当众质问皇帝?还敢给皇帝挖坑?说完了皇帝还不敢动他?

    只有吴绪宽能,吴绪宽敢!

    他太强势!

    然而……他不知道的是,昨夜袁胜师之所以公然宣称女帝传旨再抓杨德庸,是授意于周安!

    女帝知道!

    周安让袁胜师这么干的!

    故意把把柄交给吴绪宽!

    他这属于跟吴绪宽对着挖坑,看谁挖的深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昨夜锦衣卫办案,是朕让他们去办的。”女帝开口道,她认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金口玉言,怎可如此反复?”吴绪宽马上逼问。

    “朕收到密报,杨德庸贪赃枉法,证据确凿。”女帝很镇定的说道,又对身边示意了一下,“张公公……”

    张公公马上从袖口里掏出了一叠纸,双手呈给了女帝。

    “这便是杨德庸的罪状,杨德庸昨夜已经招认自己这些年所做贪赃枉法、结党营私之事,更交代了他如何转移赃物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说完便将“罪状”丢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是丢给了吴绪宽,而是丢给李广山!

    女帝也是武者,随手一丢,那一叠纸便飞下了台阶,李广山上前接住了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向李广山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中很多人脸上都露出异色,吴绪宽的一些人,更是露出了不安之色,杨德庸招了?!

    只有吴绪宽,依旧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李广山看了“罪状”,其实这些只是杨德庸的招供笔录,也可以说是认罪书,不仅仅李广山在看,站在李广山后面的一些文武大臣,也都凑过去看。

    能凑到李广山身边的,自然都是女帝这边的人。

    “好大的胆子啊!”

    “一百万两?”

    “该杀!”

    李广山身边众人一个个交头接耳的小声说。

    李广山看完了,望向吴绪宽,甩手将一叠罪状全都丢了过去!

    吴绪宽一把接住,展开看去。

    他后面的文武大臣,亦是凑过去一同看,很多大臣脸色都更不对了,因为他们知道,杨德庸招认的事,是真的!比如杨德庸在某笔赈灾款中,分了多少钱,这事儿知道的人可不少。

    吴绪宽很平静。

    一页一页看。

    终于,在第三页,他看到了一段内容,眼中泛起了波澜,在这段内容中,杨德庸招认,他为帮自己的叔父修建陵园,从户部挪了三万两白银,并通过关系,强占了老家江州罗布县的大片土地。

    杨德庸还交代了,之所以帮叔父修建陵园,是因为他年少读书时,叔父对他有所帮衬。

    这段内容有问题!

    吴绪宽知道!

    根本就没有这回事!

    吴绪宽更知道,杨德庸是故意如此招认的!

    因为这是吴绪宽吩咐的!

    所有奸党集团核心成员全都被吴绪宽交代过,因为吴绪宽知道,在他与女帝决战之前,他身边的任何一个亲信,都有被抓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被抓,会被刑讯逼供。

    虽然吴绪宽相信他们的忠诚,但实在扛不住了怎么办?

    那就招!

    吴绪宽让他们招!但必须得是半真半假的招认!假的必须是不好查证的!如此……只要供词被拿出来,吴绪宽就可以说是屈打成招!

    都是假的!

    因为有部分是假的,所以太容易被认为是屈打成招!

    这也算是吴绪宽的计划。

    而杨德庸,在依照计划行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