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八十章 吴阁老,您以为什么?
    啪嗒!啪嗒!

    寂静的大殿内,只有周安的脚步声。

    杨德庸认罪了!

    虽然他没说自己认了什么罪,但他那一句“罪该万死”就已经说明了他的态度,除了李广山、袁胜师,以及女帝等极少数人外,其他人似乎全都懵了。

    周安向一旁走了几步,一弯腰探手,便捡起了地上的一张纸。

    先前吴绪宽将杨德庸的供词甩手扬了,地上到处都是,周安现在也只是随便捡起一张而已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这就是周安的“以德服人”?

    非常不对劲,脑子正常的人都想象的出来,这事绝不会那么简单,但杨德庸突然认罪,称得上是很突兀了!为什么?吴绪宽不明白,为什么杨德庸这个死硬派亲信,会突然背叛?

    周安再次走到杨德庸身前。

    将那张供词丢给了跪地的杨德庸。

    “解释吧,为什么供词里错误百出,究竟有几分是假的?还有几分是真的?你为什么要这样做?”周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是草民的错!草民说了谎,草民罪该万死!”杨德庸又磕头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要这样?告诉咱家!”周安爆喝。

    “草民,草民是受人指使,他说……他说如此就可以构陷锦衣卫屈打成招,还可以污蔑圣上是昏君……”

    杨德庸这话说的,可以说是石破惊天!

    大殿内一片哗然!

    吴绪宽在这一刻闭上了眼睛,他知道,杨德庸彻底背叛了!吴绪宽袖口下的手掌缓缓捏紧拳头,又缓缓的放开,他既心惊,又心冷,终究还是出了这样的叛徒,而这样一个叛徒的出现,带来的后果,是极为可怕的!

    开了一个很不好的头,影响太大!

    这周安,究竟是怎么做到的?

    “竟敢污蔑圣上,该死!”

    “这是陷害圣上,当诛九族,凌迟处死!”

    “杨德庸,亏得本官之前还为你说话,看错你了!”

    “该死!真是该死!”

    朝堂上一片怒骂之声,全都在骂杨德庸,甚至一些墙头草,又倒向了女帝这边,一同骂杨德庸,而吴绪宽以及他的人,都不吭声。

    不敢说!

    这个时候,谁为杨德庸说话,谁属于找死!

    “肃静!当着圣上的面吵吵嚷嚷,成何体统?!”周安斜眼威严喝道,目光一扫。

    大殿内便安静了。

    “杨德庸,既然你说是有人指使,那你便告诉咱家,告诉在场文武百官,是谁……指使了陷害锦衣卫,陷害圣上……”周安又垂着眼帘看杨德庸问道。

    大殿里的气氛在这一刻都快要凝固了。

    是谁?!

    谁都知道是吴绪宽,但肯定不能指认吴绪宽!

    那又会指认谁?

    这简直是指谁谁死!

    一些吴绪宽派系武将,都缓缓的挪动脚步,离得吴绪宽更近了一些。他们也是不得不防,一旦杨德庸指认了吴绪宽,那事情将不可挽回,他们就必须得护着吴绪宽杀出去了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……”杨德庸跪直了一些,颤颤巍巍的抬手,目光扫视。

    很多吴绪宽的亲信重臣,恨不得此刻能隐身。

    太刺激了!

    “是……是他!”杨德庸指了一个吴绪宽侧后方的老臣。

    此人要比杨德庸年轻一些,但也五六十岁了。

    是齐景泰!

    杨德庸曾经的顶头上司,户部尚书齐景泰!

    齐景泰霎时间脸色煞白,紧接着又脸色涨红,跟变脸似的,他直接跳了出来,指着杨德庸便破口大骂:“杨德庸!你含血喷人!本官何时指使过你?”

    “在我被抓的半个月前,我们就曾密议过,若是被抓该如何脱身……当时就在你府上,齐大人您忘了吗?”杨德庸反驳道,又垂下头。

    齐景泰脸色再变。

    因为杨德庸说的是真的!

    在杨德庸被抓的半个月前,吴绪宽曾召集手下亲信重臣,交代了如果谁被抓,该如何做,之后他们离开武文侯府,又一同去了齐景泰府上,再次进行了更加细致的密议。

    当时在场的可不仅仅是杨德庸、齐景泰,而是十几号人!

    杨德庸虽然只是指认了齐景泰,但他连这话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就表明,如果他愿意,他可以供出奸党集团的一切秘密。

    他如果想要齐景泰似的话,随便提供几个证据,就可以让齐景泰诛九族!

    “你!你!好啊你!你竟然到死都要反咬本官一口,本官知道,你一直在图谋本官的尚书之位,你是眼红,你是嫉妒!所以你才陷害本官……”

    齐景泰脑子也快,在这生死存亡的关头,他还能组织语言反击,甚至把齐景泰“陷害”他的理由,都说出来了。

    然而,这种挣扎是徒劳的!

    谁都知道,齐景泰完了!

    他也是失了智,明知道没机会了,却还是不放弃。

    “齐大人,是您指使杨德庸,陷害圣上与锦衣卫,是吧?”周安拿捏着腔调,缓步走向齐景泰。

    “不!不是老夫,与老夫无关!本官为官数十载,一心为朝廷为圣上办事,怎会陷害圣上,不是我!”齐景泰若癫若狂的大叫,紧接着扑通一声跪下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!微臣冤枉啊!是他!是他杨德庸陷害微臣,请圣上明察……”

    齐景泰在垂死挣扎!

    “齐大人,杨德庸都招了,您觉得,咱家还查不到证据吗?”周安走到齐景泰身前,提醒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杨德庸招了,周安能查到的可不仅仅是齐景泰是否参与陷害女帝,他能查到全部!关于齐景泰参与造反的全部!

    齐景泰有些愣。

    人生还真是大起大落,前一刻,他还在想着如何辅佐吴绪宽,眼看着这一局吴绪宽就要赢了,可这一刻,局面被彻底逆转,他也要被定下死罪!

    他有些接受不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微臣冤啊……”齐景泰老泪纵横。

    “圣上,微臣以为……”吴绪宽突然转身,对女帝拱手。

    这一刻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周安在自己腰间一抹,无血剑瞬间出鞘,剑光一闪,又归于周安腰间。

    吴绪宽猛的回头。

    齐景泰人头已经滚了出去,一直滚到台阶之下,双目睁着,死不瞑目!

    鲜血,染红了朝堂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被惊呆了!

    周安竟然在早朝上怒杀朝廷重臣!

    “陷害圣上,罪同造反,该死!”周安念叨着,又回头看向吴绪宽,淡漠问道:“吴阁老,您以为什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