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八十一章 另一个人的影子
    在这早朝之上,周安当着满朝文武与女帝的面,杀了户部尚书!

    没有调查,没有审判,除了人证外,也还没有其他实质性的证据!

    但周安就是杀了他!

    他故意的!

    康隆基已经消失在早朝上一段时间,虽然余威犹在,但他真的快要死了,算算时间,他可能活不过明天晚上,活着的康隆基,哪怕他躺在病榻上不能动了,也依旧让人感到可怕,让吴绪宽忌惮!

    而只要康隆基死亡,一切就都不同了。

    因为康隆基的作用太大,是女帝实力的重要组成部分,正因如此,他若死了,所有人都会认为,女帝这边少了一股强大的力量!

    这种实力上突然出现的部分真空,影响会非常大!

    所以,必须要有人将这部分真空填补上!

    才能将负面影响降到最低!

    这就是周安在做的,但他可以在其他方面表现的超越康隆基,所以他才要用这种方式,来宣示自己的归来!他需要表现的比康隆基更狠,更加肆无忌惮!更让人恐惧!

    而实力方面,只能进行综合填补,比如袁胜师“破天罡”,就是一种填补。

    未知的,才是最让人恐惧的!

    没人知道杨德庸是如何叛变的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让人恐惧!

    而周安在早朝上杀人,做的如此过火,女帝却还纵容周安,甚至都听周安的,这会让人明白,周安在女帝心里的位置已经无限接近康隆基!

    周安行事,很多时候,甚至不需要看女帝脸色!

    其实说白了,周安今日早朝上所作所为,无论是出场的时机,逆转的手段,还是怒而杀人,都是在装逼!周安要装一个大的!最大的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吴绪宽扭头看着周安,他的脸色已经铁青,目光死死的盯着周安,眼神极为锐利。

    “以为什么?”周安又挑眉问了他一句。

    还能以为什么?人都被杀了?还能以为什么?!

    吴绪宽刚刚当时想要保全齐景泰。

    虽然齐景泰一定是死罪,但不至于马上就死,毕竟是朝廷重臣,不能凭杨德庸一家之言,就给他定罪,正常程序,是应该先将齐景泰收押在天牢。

    然后调查,定罪,定斩首日期!

    这一套程序下来,最快最快也要几天事件。

    几天时间就够了!

    吴绪宽就是想先将齐景泰送入天牢,给齐景泰续命几天,几天之后……这江山还是不是武氏的,就不好说了!

    可他万万没想到。

    周安竟然张狂到了这种地步。

    直接就将人杀了。

    更让人憋屈的是,他还不好说什么。

    通过这件事来攻讦周安?

    那属于没事找抽,因为根本没用,齐景泰是经不起调查的,因为有杨德庸这个叛徒,而周安在早朝上怒而杀了齐景泰的事,若传出去,说不定百姓会拍手叫好呢!

    竟然敢陷害皇帝,该死!

    对于百姓而言,他们并不在乎朝堂上的规矩,很多事,他们只看结果,不问过程。

    吴绪宽很难堪!

    因为他不好接周安的话,

    “哼!”吴绪宽冷哼了一声,不再看周安,而是面向女帝,拱手道:“启禀圣上,微臣以为,齐景泰陷害圣上,欺君犯上,罪同造反,罪不容恕!另外,杨德庸作为计划的具体实施者,更是罪大恶极,理应满门抄斩!株连九族!”

    吴绪宽可以说是相当的憋屈。

    他没办法!

    怼不了周安,只能借女帝之手,惩戒叛徒!

    他不知道杨德庸是跟女帝达成了什么交易,是保全家人还是什么,吴绪宽现在不管那些,叛徒必须死,全家必须死!

    “吴阁老!”周安走到了与吴绪宽并肩的位置,咧嘴道:“杨德庸案,乃是由咱家负责,他既然愿意配合咱家老实交代,那就不妨让他多交代一些,这人还杀不得,就不劳您老费心了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说完,便一甩衣袖,向台阶上走去。

    吴绪宽面无表情的放下了手。

    所有人都在看周安,看着周安走上台阶,那一步步,看似没什么,可很多人都在周安身上,看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影子——康隆基!

    大殿内寂静。

    很多人看着周安的背影,下意识的都想到了,周安曾经做过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刚刚从凉州归来,他在凉州搅动风雨,祸乱江湖,为杀宁亲王不择手段,更关键的是……他似乎成功了!因为宁亲王已经失踪,生死不知。

    吴绪宽也不知道宁亲王在哪里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走到最上方,到了女帝身边,转身向下看去。

    “有事启奏,无本退朝!”周安尖声宣道。

    依旧寂静。

    关于吴绪宽说诛杨德庸九族的事,周安怼回去之后,女帝也没回应,而现在,周安高声宣问,似乎将一切都绕过去了,可似乎没人能说出一个不字。

    很多人都瞥眼看向吴绪宽。

    想要看看他会说什么,或者说,期待他开口。

    吴绪宽看着上面,他看到了神情严肃端坐在龙椅上的女帝,也看到了面无表情守在女帝身边的周安,他突然意识到,这是一个局,今天这整个早朝,都是一个局。

    周安设的局!

    女帝什么都知道,她只是装作不知道,她在演戏!

    吴绪宽再次推翻了自己之前对女帝的想法,女帝绝不是草包,她已经有了常人难以企及的城府!她也会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哪怕,需要放下身份,与臣子演戏。

    吴绪宽知道,这一局,自己输了!

    输了很彻底!

    而后果,非常可怕!

    声誉上的此消彼长,周安的强势归来,都会影响太多事。

    吴绪宽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应该冷静一下。

    好一阵没人说话。

    “退朝!”周安再次宣道。

    吴绪宽未恭送女帝,周安宣了退朝,他睁眼转身,直接负手而去!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二月二日的中午,乾京城内惊雷起!

    消失于乾京城一个多月的东厂厂公、内廷司礼监秉笔太监周安,强势归来!

    于早朝上一锤定音,“以德服人”使前户部左侍郎杨德庸招认全部罪状,且扯出陷害女帝的惊天大案!幕后主使户部尚书齐景泰,被周安怒杀于朝堂之上!

    种种流言蜚语开始在乾京城内疯传。

    渐渐形成了恐怖的舆论风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