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八十五章 川河军异动
    周安要炼制的丹药,炼丹过程称不上多复杂,就是时间较长,而且在火候上不能有丝毫差错,他只有一次机会,失败一次就没机会了!

    内殿之中,只有周安一人。

    周安现将其他药材全部准备后,最后在内殿一侧的桌子上,打开了一个非常大的玉盒,这玉盒是由整块玉石雕成,足以放得下一颗人头。

    打开大玉盒,周安便看到了里面的宝物——七色朱果!

    这看起来很像是一棵树,非常小的树,树上结了七颗果子,七颗果子的颜色都不同,全都焕发着不同颜色的荧光,它们分别代表着阴阳以及金木水火土五行,共七种属性!

    这是就算天罡境直接服用,也会爆体而亡的天材地宝,每一颗果子所蕴含的能量,都不可想象!

    正因为蕴含的能量如此可怕,所以以它炼制出的丹药,才有逆天之效!

    说其是夺天地之造化,逆转阴阳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周安从怀里掏出了手帕,将朱果树上,那一颗莹白如玉的果子先用手帕包住,而后才慢慢的小心摘下来……七色朱果不能直接用手触碰,比如这么摘。

    莹白如玉的果子,代表阳属性。

    用这一颗就够了,其他六颗,周安也是知道炼制方法的,能炼制出种种不可思议的丹药,但……但缺少其他辅助药材,所以他只是知道方法,却无法炼制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深夜,乾元殿内依旧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女帝本已经安寝了,却因收到了密报,事关重大不得不起来。她来到乾元殿后,便下旨召见了高宏、苏成国、袁胜师、李广山等人。

    李广山是最后一个到的,当他匆匆进入乾元殿内时,其他人都已经到了。

    “参见圣上!”

    “李尚书无需多礼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,不知深夜叫老臣来……”李广山问道,他还瞥了一眼高宏等人,这大半夜的竟然都叫来了,他已经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女帝听李广山问,直接将密信递给了李广山。

    李广山看了密信,脸色变了变。

    这封密报就来自于乾京城外,是一直监视川河军的探子传回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自小半年前,吴绪宽将川河军调来乾京城外,一直到今日,十万川河军都没有离开,刚开始还找理由不走,之后干脆连理由都不找了,硬留在了城外。

    而在平复白江军之乱后,白江军也在乾京城外,也不走,十万白江军,在与十万川河军对峙。

    当然,这种对峙是暗中进行的。

    两大军团表面上自然不会有任何冲突,虽然驻扎的位置相距不过数十里,但从未有过任何交集……原本是要有交集的,因为都是吴绪宽的兵,但白江军被李广山“策反”了,所以不可能有交集。

    真要有交集了,那就是两军大战!

    而现在,女帝收到的消息时,驻扎在高阳县的川河军,在今日天色刚黑时,趁着夜色离开了高阳县,正向京城靠近!

    算算时间的话,假如川河军彻夜不停的急行军,那很可能在明日中午时,便会抵达乾京城下!因为距离乾京城太近,而女帝这边传递消息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所以,哪怕女帝这边最快做出决策,对白江军下令追川河军。

    那么等川河军明日中午抵达乾京城下时,白江军至少也还需要三四个时辰,才能追上川河军。

    虽然目前还不确定,川河军突然异动的目的是什么,直接进乾京的可能性很低,但不管吴绪宽的这一步安排究竟是为了什么,都称得上是情况危急。

    鬼知道吴绪宽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今日早朝吴绪宽可不仅仅是丢了脸那么简单,他的嫡系亲信户部尚书齐景泰被杀,杨德庸也背叛了他,这对吴绪宽的影响,不说多致命,也差不了太多。

    杨德庸背叛带来的恶劣影响,以及户部的失控,已经让吴绪宽意识到了,自己也没多少时间了。

    早朝出了这样的事,到了晚上川河军便离开的高阳县。

    可以推断,吴绪宽应该就是在下了早朝不久之后,便派人去给川河军传达了自己的命令。

    至于命令的内容究竟是什么,就不得而知了。

    但感觉,吴绪宽也是被逼急了!

    “圣上,老臣以为……川河军虽然奔着乾京而来,但绝非为了进城,就算吴绪宽可以直接放川河军进城,也定不会如此做,皇宫由两万天策军拱卫,大内还有三千神策军,若川河军直接攻来,天策军、神策军只需要抵挡些许时间,白江军便能进城支援,到时川河军将在城内受到夹击……吴绪宽不可能想不到这一点!”李广山道。

    女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老帅说得有理。”高宏等也道。

    有一点所有人都很明白,那就是吴绪宽假如开始武力造反,那首要目标是女帝,一切以拿下女帝为大前提,而现在对比兵力,吴绪宽已经没有优势。

    因此他定然不会如一个莽夫一般,直接调动所有力量来进攻皇宫。

    那是下下策,根本就拿不下女帝!

    而川河军无论怎么动,都是被白江军牵制的。

    吴绪宽肯定会耍些阴谋诡计,耍些手段,来创造能够拿下女帝的机会,因此,他突然调动川河军的目的究竟是什么,就很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那李尚书以为,吴绪宽此举……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“圣上,老臣觉得,吴绪宽可能是想要向圣上您施压,他知道,您担心京城内会大乱,京城乱则天下乱……同时,这也是在为他下一步行动做准备,他先将川河军调到城下……”

    “老帅言之有理,不过末将以为,还有一种可能,川河军本是吴绪宽威胁圣上您的最强力量,现在却被白江军牵制,吴绪宽调动川河军,引着白江军来京城,暗中在路上设下埋伏,也不无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李广山、高宏先后开口。

    商议。

    可最终也没商议出个所以然来。

    因为全都是猜测。

    可能性真的是越想越多。

    不知吴绪宽目的,只能走一步看一步,先下令调动白江军也朝着京城来。

    “对了圣上,不知周安周公公,为何没来……”商议已经要结束了,李广山这才想起来问。

    如此事关重大,周安竟然没来,这非常奇怪。

    周安失宠了?不被信任了?

    那是不可能的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