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八十九章 让咱家再检查检查
    白小葵脸色怪异了一下,有些不自然。

    虽然她知道周安不是那个意思,也想到了周安要对她做什么,而且周安是一个太监,但她还是下意识的感觉怪怪的。

    周安说完话,也将蜡烛点亮了。

    白小葵脚步无声的走到桌边,将斗笠放下,又看了周安一眼,而后才开始解腰带,又解开襟口上的盘扣。

    周安转身走到床榻边坐下,抬眼看向白小葵。

    白小葵衣服才脱了一半,长袍还没脱下去,只是全都解开了,她突然停手,而后回身看向周安,一副犹豫的样子开口道:“厂公……卑职没洗澡。”

    “没关系,咱家不嫌弃你……”周安微笑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让白小葵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周安故意逗她。

    白小葵微微侧过身去,终于将长袍脱了,里面是男式的亵衣,是褂子和长裤,之所以这么穿,是因为她女扮男装来着。

    她又坐在椅子上,将这两件也脱了,这才露出她穿在最里面肚兜以及胫衣,所谓胫衣,可以说是这个世界女人的内裤,这是一种非常奇怪的服饰,因为只有裤腿,没有裤腰和裤裆,所以就……

    周安没心思欣赏什么景色,因为他看到了白小葵的伤。

    裤腿上已经沁出血痕,看起来是包扎过,但血水已经透出来了。

    肚兜是不挡后背的,白小葵又是侧身站着,所以周安还看到了白小葵的后腰上,也缠着白布,还有她的右胳膊上,靠近肩膀的位置,也有。

    她伤了不止一处。

    白小葵脱的只剩下亵衣,便垂着头走到了床榻边上。

    “都脱了吧,穿着碍事。”周安又道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白小葵应声。

    她低着头扭身坐在了床榻边上,就在周安身旁,先解开腰间的细带子,将胫衣脱去,而后又解开肚兜,团成一团,放在了床榻一旁。

    白小葵下意识的并着腿,双手放在膝盖上,依旧垂着头道:“厂公,好了。”

    周安能感觉到白小葵的不安,哪怕周安是一个太监,依旧让白小葵不安,因为如果不算绷带的话,此刻白小葵身上不着寸缕。

    白小葵曾有过各种各样不同的身份,她可以装扮成任何样子,同时切换成相符合的性格,她甚至还曾装扮成妓女,虽是清倌人,却也要对男人展露妩媚,以色娱人。

    但那些都是虚假的她。

    而此刻的她,可以说是真实的,未经人事的她就这样光着坐在周安身旁,自然是难免紧张不安的。

    “小葵啊,放松些……”周安拉起了白小葵的手安抚道。

    还别说,真像一个淫棍。

    白小葵轻轻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“来,抬起头,看着咱家!”周安又道。

    白小葵抬头,看向了周安,她的目光在闪动,有些不敢与周安对视。

    “到塌上来!”周安说着扯了一下白小葵的手,又放开,而后脱掉鞋,扭身盘坐在了床榻上,白小葵也爬了上来。

    周安让她靠在床榻里侧,伸出腿来。

    他扯开了白小葵腿上的绷带,看到了她腿上的伤口,伤的不算太严重,因为不是贯穿伤,只是伤口较长,足有两寸,血肉翻卷,拆开绷带后伤口就流血了。

    看起来,伤口虽然敷过药,愈合过,但又崩开了。

    白小葵一直都在赶路,逃亡,今天才到乾京,未彻底愈合的伤口自然会崩开。

    周安结印。

    先以清洁术清洁伤口。

    再次结印。

    以生愈术治疗伤口。

    很快,白小葵腿上的大伤口便治好了,连带着一些小的擦伤,磕磕碰碰产生的伤痕,周安也都给她治好了。

    而后,周安又解开了她手臂上的白布。

    清洁,治疗。

    紧接着,又解开她腰间的白布。

    这处伤势非常严重,是斜着的,从腰侧开始,经过肚子,一直划到乳下,长达四寸,看起来是刀伤,幸好这一刀划的不够深,如果够深的话,很可能伤到白小葵的内脏。

    仅从这伤势来看,白小葵也是经历了生死了!

    毕竟是杀了青莲魔尊的人,青莲魔尊在死前重创了她,她伤的这么重不奇怪。

    不过,这种纯粹的外伤治疗起来,对周安来说是不麻烦的。

    半柱香的功夫后。

    白小葵身上便再看不到任何伤口,几处大伤势都治好了,一些小伤口,周安也都使其愈合了。白小葵的姿势也已经变成了盘坐,她就光着身子坐在周安身前,看着周安在自己身上施为。

    或许是因为周安心无杂念,眼神极为专注,使得白小葵也放松了下来。

    周安又拉起了白小葵的手腕,感应了一下白小葵的内伤,而后腾身而起,直接翻身到了白小葵背后,身上劲气一震,双掌同出,按住了白小葵的背!

    足足过了两柱香的时间,周安才收手,再次腾身,又回到了白小葵身前,迅速结印,待手上泛起光芒后,他再次双手同出……抓住了白小葵身前那对大白兔。

    周安真不是要冒犯白小葵,想要将生愈术的效果打入白小葵的身体,就得将手按在白小葵的胸口上。

    这次时间就长了。

    足足过去了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也是双目紧闭的白小葵突然睁开眼,而后猛的歪了一下身子,扭头一口血喷了出去,她吐出的血是黑褐色的,这是淤积在她体内的淤血,已经两三日了。

    白小葵差点从床边翻下去。

    周安一把抱住了她,低声问:“感觉如何?”

    “谢谢公子。”白小葵抹了抹嘴角道,扭头刚好正对向周安的眼睛,她马上又垂下目光,“小葵感觉好多了,伤势已经好了九成。”

    “让咱家再检查检查。”周安又捏住了白小葵的手腕。

    探查一番。

    白小葵已无大碍,还剩下一些周安也无法解决的小问题,不过那些小问题,已经不会影响白小葵实力的发挥,白小葵休养两三日,便可彻底恢复。

    “可以了。”周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一手捏着白小葵手腕,另一手还抱着白小葵,说着他便要放开手,推白小葵坐直。

    白小葵却突然抬眼看周安,紧接着一双玉臂攀上了周安的脖颈,小声道:“公子,您忘记奖励小葵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