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两百九十章 公子最好了
    白小葵可没穿衣服。

    就这么光着抱周安,手臂搂的那叫一个紧,耳鬓厮磨的,也不嫌害臊。很显然,白小葵是找回了之前的感觉,跟周安又没那么生疏了,当然,她这样做也是有很强的目的性的。

    她要黑死丹!

    或者,她要周安传授她其他小法术。

    “想要奖励?”周安斜眼看白小葵。

    “要!”白小葵轻咬着唇角道。

    “奖励是有的,给你是可以给你的!”周安连道,“不过,在这之前,咱家要先跟你说一件事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先回答咱家一个问题,你听话吗?”

    “公子说什么,便是什么喽。”

    “你说的,那咱家告诉你,净土圣母……目前在宫内!”

    白小葵双目一瞪,目光发直的看着周安,缓了缓神才道:“她?她怎么会在宫内?她已经投靠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是!”周安连道,“是咱家活捉了她,那天夜里咱家逃出凉城,净土圣母一路追杀了咱家上千里,期间还遇到了白竹客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觉得,这件事对白小葵倒是没什么好隐瞒的。

    实话实说就行!

    “目前,净土圣母被看押在咱家所居住的乾礼宫宁安苑,咱家封了她的经脉……”周安将情况大体说了一遍。

    白小葵脸色很不对劲。

    本来,净土圣母对她是有恩情的!

    可当她得知《血魂大法》真相之后,恩有多深,仇就有多深,对白小葵而言,净土圣母几乎就像是母亲一般,可万万没想到,一切都是算计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曾一次次敦促过白小葵,用仇恨来刺激她,让她勤学苦练《血魂大法》。

    说是让白小葵自己变强,亲手报仇。

    但真想却是那么可笑!

    净土圣母当然也打过白小葵,白小葵练功不认真,修炼进步的慢,就会受到净土圣母的教训,但在之前,白小葵从未因此怨恨过净土圣母,她甚至还越来越感激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因为若不是净土圣母当初对她的严厉,她不可能成长的这么快!

    现在嘛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曾给过白小葵的每一巴掌,都会让白小葵的恨意多一分。

    “净土圣母并不畏惧死亡,咱家在试图收服她,已经给她喂了黑死丹,但不到效果发作之时,她并不会知道黑死丹的厉害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是让小葵……”白小葵终于开口问。

    “别与她冲突便可,咱家会带你进宫,你可能与她碰面。”周安连道,“因为咱家封了她的经脉,她不是你的对手,但你也别……欺负她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,您莫不是看上了她?”白小葵看周安,目光灼灼的问。

    “咱家不否认,她是一个尤物,然而咱家又非寻常男人……”

    “公子,小葵不是这个意思,小葵的意思是,小葵的的媚功皆传自圣母,却也只学到了皮毛,圣母天生媚骨,为将媚功练至臻境,还曾云游过天下,猎天下男子,公子您虽然是个阉人,但……”

    白小葵突然一惊,全身汗毛都炸了起来。

    因为她突然感觉到,周安身上泛起了恐怖的气息。

    虽然瞬息收敛了,但她还是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不是……公子……小葵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白小葵知道自己说错话了。

    “故意的吧?”周安眯眯眼,斜眼看白小葵。

    “真不是,公子,小葵就是一时失言……”白小葵有些惊慌,还有些委屈,她跟净土圣母一样,很会演。

    “哼!你说咱家该不该罚你?”周安冷哼着道。

    白小葵眼巴巴的看着周安,嘴巴一抿,默默的垂下头,然后放开了抱着周安脖颈的双臂,在周安怀里扭了一下身,横趴在了周安腿上,双手抓住了自己耳垂。

    “公子您打吧,打死小葵好了。”白小葵小声道。

    啪!啪啪!啪啪啪啪!啪啪啪!

    打屁股十下,都拍肿了!

    周安也不给她治疗,让她自己恢复去吧。

    “小葵啊,你总是有意无意的挤兑咱家,这可不行……”周安又开口道,“如果再有下次,咱家可不能轻饶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小葵知道了。”白小葵爬了起来,跪坐在周安身边,又伸出小拳头给周安垂头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到底奖不奖励小葵?”白小葵一边给周安垂头,一边小声问。

    “要什么奖励?”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小葵……想学您的搜寻记忆之法!”白小葵口气很小心翼翼的道。

    她知道,周安不可能答应她,那是周安的绝技,传给其他人的可能性极低,周安毕竟才十七岁,还没到需要将自己看家本事传承出去的年纪。

    “知魂术啊!”周安瞥眼向白小葵,“你为什么想学?”

    周安竟然没马上拒绝白小葵。

    这让白小葵非常意外。

    “小葵想要查清真相,关于小葵的爹娘,小葵想要知道,究竟有多少人,是小葵的仇人!”白小葵认真道。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净土教对白小葵的洗脑是成功的。

    虽然净土教培养白小葵的目的不是让她自己报仇,但仇恨并非假的。

    白小葵已经有执念。

    她不仅仅想要杀掉杀死他父母的人,还要杀掉与之牵连,与之有关的所有人!

    所以她需要知魂术!

    不然的话,那可是快二十年前的事了,想要彻底查清楚,是很困难的。

    “知魂术……咱家不是不能传给你!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真的?谢谢公子!”白小葵惊喜,抱着周安的脸吧唧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“……但不能是现在。”周安接着说,他刚刚还没把话说完。

    白小葵脸色一变,紧接着伸手在周安脸上抹了抹,一副要把刚刚亲周安痕迹擦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白小葵!敢对咱家动手动脚了?”周安瞪了她一眼。

    白小葵马上将手缩了回去,跪坐着垂下头,嘴微微嘟着,一副生气了的样子,生闷气。

    “恃宠而骄,小葵啊,敢跟咱家闹脾气了,你好大的胆子!”

    白小葵也不说话,直接爬到了周安腿上,屁股上翘,双手捏耳垂。

    “咱家说要罚你了吗?”周安有些哭笑不得,当然表面上还是很严厉的。

    白小葵又爬起来跪坐,垂着头。

    周安不传她知魂术,她真的好不开心啊!

    其实,知魂术对周安来说,并非不能外传,甚至,周安想过主动将知魂术传出去的事,因为有件大事,他没那么多时间亲自去办,需要一个掌握知魂术的人去办。

    白小葵倒是一个合适的人选。

    不过,因为那件大事并非现在就要办,周安对白小葵的信任,也还没达到可以倾囊相授的地步,自然不能现在就传给她。

    “小葵,你这次护送公主之功,咱家就暂且记下!”周安连道,“等你助咱家解决京城之事,咱家便传你知魂术!”

    “公子不骗小葵?”白小葵猛的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不信算了。”周安淡淡道。

    “信!小葵信的!”白小葵马上道,又探头在周安脸颊上亲了一下,道:“公子最好了!”

    “少给咱家灌迷魂汤,穿衣服吧……随咱家进宫!”周安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