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零二章 你是不是故意作践朕?
    周安也是日了狗。

    果然不能跟皇帝讲道理,尤其是女皇帝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……”女帝斜眼看周安,突然主动出声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安斜眼看女帝。

    “脸疼吗?”女帝问,这话问的是真欠揍!

    “只要圣上您高兴,不疼。”周安抖着嘴角道。

    “明明是你让朕打的……”女帝似乎一定要将责任推给周安。

    “……打的真好。”周安又夸女帝。

    女帝眼波流转,又一挑眉,似嗔怪的向周安使眼色。

    这是啥意思?

    周安是有些不太懂女帝的心态,是真不想担“责任”,还是想要解释点什么?怕自己记恨她?

    没人注意到周安与女帝在窗边的特别交流,那群宫女太监全都在忙,或端着盒子恭敬的垂着头,或在康隆基身上忙活着,康隆基身体已经擦拭干净了,几个老太监正给他穿寿衣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很慢很复杂的过程。

    穿衣本是很简单的事,但给死者穿寿衣,死者又不能配合,若动作粗暴不管不顾的给死者穿寿衣,不顾死者的体面,也不行。

    何况,几个给康隆基穿衣的老太监,对康隆基都极为尊敬,不敢对康隆基的尸身有丝毫不敬,这更是将装殓尸身的过程,拖长了几倍不止。

    慢慢来。

    女帝与周安就慢慢等。

    转眼,便又是一个多时辰。

    终于,手艺精湛的老太监,为穿着寿衣的康隆基化好了妆容。

    “总管,太公爷已体面,可以入棺了。”一老太监走到周安身后,恭敬道。

    其实他应该向女帝汇报此事,但现在女帝太吓人,而且,是周安让他们为康隆基换衣的,他们向周安汇报,倒也不算不妥。

    周安回身向床榻的方向望去。

    女帝也是回身,而后匆匆行至床榻前,又脚步骤止,她望着康隆基的遗容,眼圈再次泛红,额头上甚至泛起丝丝青筋,她猛的吸了一下鼻子,激动的身体都在抖。

    似乎要哭出声,但她在极力控制。

    这是一种极为复杂的情绪,需要从多个层次多个角度去演绎,既要表现出悲伤与激动,又不能太过火,压抑的恰到好处,还不能真的失态。

    周安望着,又扭头看向那老太监道:“你们出去,运棺椁于殿外,先候着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老太监领命。

    一众人迅速向大殿外行去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周安也走到了床榻旁。

    女帝似乎已经站不住了,要摔倒。

    周安连忙扶住了女帝,揽着女帝肩头。

    女帝又开始扑簌簌的掉眼泪。

    那群太监宫女终于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偏殿门关。

    在大殿门关闭的一刹那,女帝的哭声隐约传出,紧接着便是更大的哭声,哭声很压抑,却又在下一刻彻底收不住了,撕心裂肺。

    “啊呜……啊……”也不知道女帝是在哭,还是在叫喊,都有。

    她彻底崩溃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别这样,太公爷在天有灵,也不想您这般,可别真哭坏了身子……”周安的声音从偏殿内传出。

    女帝的哭声又转为压抑,而后变成了呜咽。

    偏殿外,依旧是乌泱泱的一群人。

    他们都听到了。

    他们能感受到女帝的痛苦与绝望,女帝对康隆基的感情,很多人是能理解的,他们更明白,女帝的痛苦与绝望,不仅仅来自于康隆基死亡本身。

    还来自于,康隆基死后带来的变化。

    武氏王朝,危矣!

    偏殿内。

    女帝身体抖的厉害,微蜷着,若不是周安搂着她,她真的要摔倒在地上,她在哭,多层次多角度的哭。

    周安搀着她,提着她,劝慰了好一阵后,女帝才控制住情绪。

    周安扶她慢慢的坐于床榻边。

    女帝凝望着康隆基的遗容。

    周安陪了女帝一阵,这才向外走,推门出了偏殿,眼圈泛红的周安负手站在台阶上,他看到棺椁已经抬了过来,太监们跪在棺椁旁。

    “闲杂人等,都先散了吧。”周安威严道,谁都感觉的出来,周安情绪很差,非常差。

    “是!”一众领命声。

    大部分人都离开了,只有一些司礼监的太监还留在外面,守在棺椁旁。

    其实,将棺椁搬来这里是不合规矩的,先不说这里是不是女帝寝宫,就算不是,而是其他宫苑,也没有给太监备棺材的道理,因为太监是奴才。

    从宫内抬出去的棺椁,里面装的要么是皇帝,要么是宫里的贵人,不能是其他人!

    按照东乾的规矩,一般太监若是死了,无论是暴毙还是病死,亦或者是寿终正寝,尸身都是先用马车运出去,或者叫人背出去。

    身份地位的不同,决定了太监死后能否更体面一点。

    但无一例外,就没有在宫内就入棺的。

    康隆基显然是一个例外!

    东乾立国三百七十三年来,唯一的例外!

    不过,周安也只是叫人送来棺椁,至于何时入棺,如何入,得女帝说了算,因为从未有过这种操作,有关于一些礼法的问题,也只能是女帝说了算,只有她能改之前的规矩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偏殿内,女帝还看着康隆基,表情那叫一个生动。

    周安再次回到偏殿内,关了门,行到床榻边。

    “圣上,可以了。”周安低声道。

    女帝顿时坐直了,而后起身揉脸,嘴巴一开一合的,她的脸已经僵了,感觉似乎都不是自己的了,已经有些酸痛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!”女帝一边揉脸,一边对周安挑眉瞪眼道,“你这是什么馊主意?差不多就得了,殿内无人也让朕僵着,你是不是故意作践朕?”

    “哎呦喂,圣上,这您可冤枉奴才了,圣上您可知,所谓做戏做全套……您刚刚的表演,可谓前无古人后无来者,震铄古今,奴才对你的敬仰可谓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,又如黄河泛滥一发不可收拾……”周安开始还是要解释,话音一转便成马屁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行了,别贫。”女帝打断了周安的话,飞了一个白眼,“还不叫醒康公?可别出了差错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,圣上。”周安领命。

    在床榻前俯身,周安伸手在康隆基身上连点数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