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一十四章 谥封
    东乾并没有为已故太监谥封的先例,能在死后被谥封的,多是对国有重大贡献的文臣武将,亦或者是身份足够高的皇亲国戚,太监这个群体,在东乾王朝前三百年的历史上,是上不得台面的。

    一直到近代,康隆基横空出世。

    他从入宫到死去,共九十二年,历五朝,辅佐四代帝王,若从他成为大总管开始算起,他佐理朝政的年头,是要有八十年的!

    康隆基的出现,给东乾王朝的朝政格局带来了前所未有的变化。

    从未出现过如此强大的大内总管。

    从未出现过如此有能力的大内总管。

    他死了,女帝亲书了谥封的圣旨,这很奇怪,却难有人说出一个不字,很难用此来搬弄是非。

    女帝谥封康隆基,内容并不长,没有长篇大论的去歌颂康隆基的生平,简单概括重要的只有几条:追赠康隆基一等贤国公,中州大都督,陪葬于乾陵,谥号“文正”。

    这种追谥,已经可以用乱来来形容。

    追赠国公并无问题,陪葬乾陵虽然有些过火,因为那是武元胤的皇陵,但也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真正有问题的是追赠中州大都督以及谥号“文正”。

    大都督原本是东乾一州之地最高军事统帅的官职,放在中州,就是中州军大元帅,不过大都督这个官职只在东乾立国后的前一百多年中存在,之后东乾军务改制,大都督这个职位便被撤掉了,仅用于追赠。

    虽用于追赠,但这可以说是武将死后,皇帝能给予武将的最高荣誉!

    在东乾历史上,能在死后被追赠中州大都督的,屈指可数。

    每一个,都可以称为一代军神!

    而就目前来看,不考虑其他问题,就说对国的贡献,目前东乾能在死后拿到中州大都督追赠的只有两人,一个就是李广山,另一个就是吴绪宽。

    不过仅从军事成绩上来说,李广山是要高于吴绪宽的,若非二十多年前李广山力挽狂澜,东乾北方恐怕已经是北戎的领土了。

    然而,吴绪宽的综合成就,又要高于李广山,加分很多,其实在军事成就上,吴绪宽不是没有李广山的才能,他只是没那种在山河破碎时力挽狂澜的机会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都有资格。

    大都督的追封,是只能给担任过中州军大元帅武将的追封,还不是所有中州军大元帅,在死后都能被追赠。

    女帝却将此追赠,给了康隆基。

    这很乱来!

    还有更乱来的,谥号“文正”!

    “文正”这个谥号要比死后被追赠中州大都督更加难得,这是一个有超过两千年“历史”的谥号,从两千多年前的景朝,一直到现今的东乾,两千多年来,只要是文人做官后,都梦寐以求得到这个谥号!

    文人重名,更重视死后盖棺定论的身后名!

    而在这两千多年来,历朝历代,在那一个个名传千古的贤良能臣中,能在死后拿到“文正”谥号的,两只手就数得过来。

    就以东乾来说。

    目前东乾只有一人死后谥号“文正”,此人名为“汪信”,乃是东乾立国后首位内阁首辅军机大臣,在武元胤争霸天下时期,汪信是武元胤身边最重要的谋士。

    在东乾373年的历史中,仅此一人死后谥号文正!

    之后,再没人有这种资格!

    其实,到了现今,是有一人能在死后有资格拿到“文正”这个谥号的,假如他没有造反之心的话……这个人就是吴绪宽!

    吴绪宽文治武功皆高!他若不是生了造反做皇帝之心,他死后在东乾的历史地位,要超过东乾历史上任何一个忠臣良将的,也要超过康隆基!

    他注定是要名传千古的!

    现在,他却是要以另外一种方式,名传千古。

    吴绪宽有资格在死后被追赠为中州大都督!

    吴绪宽也有资格在死后得到“文正”谥号。

    女帝却将这些,都很不合规矩的,给了康隆基。

    或许,女帝本无意去恶心吴绪宽,但这确实是非常恶心人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上午,康隆基的棺椁在大批天策军将士,以及一种内廷老太监的护送下,从皇宫西门出,送往文昌街的“贤国公府”。

    这座府邸原本是“图亲王府”,今天才改的名,重新上的匾。

    图亲王乃是宣宗皇帝的亲弟弟,在宣宗时期手握实权,被宣宗委以重任,但在十几年前,神都女帝夺权之时,图亲王站错了队,神都女帝登基不久后,图亲王便被以谋反罪处死。

    图亲王府也被查抄,自那之后,图亲王府便一直是内府的财产,但因无人居住,而荒废了十多年。

    一直到几个月前,康隆基身体出问题的消息传开之后,女帝便命人将图亲王府修缮打扫备用。

    就是在为康隆基的死做准备!

    康隆基是不能在皇宫内出殡送葬的,这已经涉及到皇权……但他停尸七日必须要有一个地方,之前康隆基的死讯是瞒着,所以才暂且安放在女帝寝宫偏殿。

    现在消息传开了,就必须得将康隆基送出皇宫。

    文昌街距离皇宫并不算远,但也不算近,是一个巧妙的位置。

    包括周安在内,所有参与护送棺椁的太监,全部为康隆基披麻戴孝,周安更是亲自为康隆基抬棺,走在前面。

    棺椁所过之处,街头巷尾皆提前被天策军封锁。

    运棺不可走太快,足足一个时辰,康隆基的棺椁才被运至贤国公府,因为早有准备,所以贤国公府内早已布置完毕。

    棺椁置于灵堂。

    一切准备妥当。

    目前全乾京城,所有文武重臣,全都收到了康隆基的讣告,他们可以前来吊唁。

    周安则会在今后几日内,都留在贤国公府,因为康隆基没有儿孙,或者说,根本就没有亲属,因此周安将代表他的亲属,向来吊唁的宾客答礼,也就是所谓的谢孝。

    这是周安让康隆基诈死计划最关键的一步!

    连续几天时候,都可以前来吊唁康隆基,直至康隆基出殡的那一天。

    其他人来不来,周安是不关心的。

    他只想吴绪宽来!

    只要吴绪宽敢来,他就能让吴绪宽死在这儿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