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一十五章 吊唁!贾临博!
    贤国公府在两千天策军将士的守护下,密不透风。

    以两千天策军的实力来说,若是死战,康隆基也不是对手,毕竟天策军是仅次于神策军的精锐之师,但如此实力,实际上又不足以让天罡境忌惮,更不要说天罡境大宗师。

    因为任何一个强大的武者,都不会脑残去跟正规军死战。

    打得赢就打,打不赢就跑!

    就以吴绪宽的实力而言,让他面对两千天策军,打肯定是打不赢的,但跑是绝对能跑掉的。

    周安刻意如此布置,他不想给吴绪宽带来危险的感觉。

    贤国公内,一片缟素。

    中院大堂被布置成了灵堂,周安等十多名太监跪在康隆基的棺椁旁,已经开一阵了。贤国公府已经“开门迎客”了,但目前还没人来吊唁。

    周安就一动不动的跪着,面无表情,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。

    嗒嗒嗒。

    脚步声很轻,一个未披麻戴孝的小太监垂着头进门,到了周安身边跪下,凑近对周安耳语道:“总管,天策军……”

    是小亭子。

    自周安回京之后,小亭子就被周安委以重任,他本就因为周安的关系,在内廷有极大权势,甚至即将进入总管之列,但周安让他负责,已经不是宫内的事。

    而是东厂!

    周安在培养他,他也是在为将来做打算,等他真的成为大内总管,很多事就将无法亲力亲为,他需要极有能力又足够忠诚的亲信,忠诚最重要!

    “咱家知道了,去吧,有情况马上只会咱家。”周安听了对小亭子道。

    小亭子是汇报天策军分割布置的情况。

    天策军也是周安的底牌。

    因为破断丹养兵计划,天策军已经多出两千多的先天武者,如果再将天策军原本的先天、地煞都算一起,这可以说是又一个神策军了……弱化版的神策军!

    为除奸党,为杀吴绪宽,周安做了几手准备。

    因此,天策军究竟怎么用,还待定,但要先布置。

    小亭子匆匆而去,出了贤国公府,上马直奔皇宫。

    “小葵子。”周安又歪头看向跪在自己侧后方的“小太监”。

    此人十四五岁的模样,个头矮小,很瘦,模样俊俏……是乔装打扮的白小葵。给她乔装打扮可不容易,身上缠了好多布才遮住胸,也幸好校服是非常肥大的那种,所以才能让她不显露身材。

    她还是女孩子的脸,倒是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就是男生女相。

    扮成小太监的白小葵,还不见得有周安俊俏呢。

    “总管。”白小葵对周安低了下头。

    “你若累了,便去歇着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他得优待白小葵,毕竟是女孩子,穿着这样,为了不显露身材,身上不知道缠了多少布条,想想就难受。

    “小的不累。”白小葵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安应了鼻音,没再说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后。

    时间临近中午。

    “都先歇了吧,活动活动。”周安起身道。

    其他太监也都一个个站起来。

    周安带着白小葵去了最近的书房,叫人送了饭菜来,吃了饭,又活动了一下,这才又回去跪着。

    其实也不用如此。

    还没人吊唁。

    但周安做事的原则就是,做戏做全套,如此掉以轻心都可能出差错,而现在,周安是不允许有差错!

    中午过。

    到了下午,太阳偏西时,终于有人来吊唁。

    而且不是一个人,而是四个,全都是已经致仕多年的老臣,平均年龄要超过七十岁,其中身份地位最高的,是前前任吏部尚书、内阁大学士贾临博。

    他今年已经八十四岁,二十多年前,李广山担任中州军大元帅时,他就是吏部尚书。

    他能来,让人很意外。

    因为这家伙曾是康隆基的“敌人”,他是一个鸿儒,思想极为传统,他无法接受女人为帝,在十多年前,神都女帝登基后,他便主动辞官归隐。

    不干了!

    神都女帝还曾差人去请过他,给他带过话,他就装病。

    一个很硬气的老家伙。

    还懂得审时度势,虽然从未公然宣称反对神都女帝,但他用自己的行为表明了自己的态度。

    周安真的很意外。

    不过,他也能想明白,贾临博为什么回来。

    因为比起“讨厌”康隆基,他更仇视吴绪宽!

    乱臣贼子,当诛!

    而且。

    虽然女人为帝一直是他无法接受的,但现在是神昭女帝在位,神都女帝已经归天,两人最大的不同是,神昭女帝是宣宗皇帝的女儿,神都女帝是“外人”,但神昭女帝不是“外人”!

    武氏皇朝依旧在延续。

    宾客吊唁。

    行礼,上香。

    周安等太监以家属的身份跪叩答礼。

    贾临博最后一个行礼上香,非常的规矩,该鞠躬鞠躬,因为他传统,所以他尊重死者。周安等对他叩谢答礼。

    贾临博看了周安一眼,负手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望着他出了灵堂,想了想,起身跟了出去。

    中院。

    贾临博佝偻着腰,背着手向外走,其他人已经在门外等他,他就一个人,也没带儿孙来。

    “贾阁老,贾阁老,留步。”周安追着贾临博,脚步匆匆。

    贾临博骤然停下脚步,背着手回身看周安。

    他给人的感觉,就是一个精神头非常好的老头,东乾尚武,文官习武的比比皆是,贾临博也是武者,而且是先天境。

    其实他都这把年纪了,先天境也没什么用,但至少能让他精神头好一些,而且基本不会生病。

    “周总管。”贾临博看着周安走近,又道:“阁老可不敢当,老夫已致仕多年,不过一介平民。”

    正常来说,如贾临博这种被皇帝重视的重臣,若致仕,至少要给个不可世袭的爵位的。

    贾临博之所以没有爵位,是因为当初他跟神都女帝对着干。

    “阁老说笑了。”周安一脸忧伤强打起精神的模样,对贾临博甚是尊敬。

    “想说什么,你就快说吧。”贾临博似乎不想跟周安说太多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其实,咱家就是想替太公爷谢谢您。”周安连道,“您能来,我想太公爷在九泉之下,也会含笑,人死事消,太公爷已经去了,还希望您……不要再介怀。”

    贾临博看着周安,沉默了一下。

    他没明白周安是什么意思,在想。

    他可不会认为,周安就是过来跟他说闲话的。

    “老夫既然能来……就不会再跟死人计较。”贾临博这话说的不好听,但意思很清楚。

    周安微微笑了一下,他听说过这老头的脾气,不能跟他较真。

    “贾阁老。”周安又凑近贾临博几步,低声道:“吴绪宽快要动手了,就在这几日内,到时候乾京城乱了,难免有所殃及,阁老您也早作准备吧,若实在不行,可带家眷先离开京城,咱家可安排人护送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以为老夫是贪生怕死之辈?怕了他吴绪宽不成?”贾临博喷了周安一脸口水。

    周安抹了下脸,摇了摇头,又道:“咱家并非此意,只是念及您是三朝老臣,为朝廷鞠躬尽瘁,您本该安享晚年,奈何奸党作乱,山河将破,江山社稷将覆于吴绪宽之手……这一切,非咱家所愿,咱家能力浅薄,不敢说力挽狂澜,只能未雨绸缪,做一些准备,咱家保全不了这江山,也该力所能及,保全一些曾经为这个王朝奉献了一生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贾临博眉头微蹙。

    周安一直话里有话。

    他突然懂了!

    吏部尚书可是管人事的,贾临博最懂人心,他虽年老,可不糊涂,依旧精着呢。

    他沉默。

    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好一阵,他又负手看了看天。

    “老夫已隐退多年,不敢说还有何等本事,但……奸党乱世……”贾临博说着看向周安,“周总管,你也不用跟老夫绕弯子,老夫无法向你、向当今圣上承诺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说着,又沉默了。

    看着周安的眼神很复杂。

    “若生乱事,但有所求,老夫力所能及……”他道。

    “谢阁老!”周安拱手,深深的一鞠躬。

    贾临博负手而去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