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好想被吴绪宽刺杀啊!
    周安始终做着最坏的打算!

    虽然他与女帝说,那种情况绝对不会发生,但那只是安抚女帝,她的压力已经够大,不需要更大。

    最为周安计划里最重要的一步,周安自然考虑过,假如吴绪宽没来吊唁康隆基怎么办?虽然他会做出许多安排,促使吴绪宽前来,但假如真没来怎么办?

    他必须要为此做准备。

    乾京城若乱,朝廷就将四分五裂,无论吴绪宽是生是死,朝廷必须重建,而重建朝廷,就需要人,需要足够有能力,足够影响力的人!

    需要人来拥护女帝!

    这样的人越多越好!

    已经致仕的老臣,他们都是很宝贵的资源,尤其是贾临博这种,他担任过吏部尚书,毫不夸张的说,他的门生遍布天下!虽然他隐退多年,影响力已经不如之前,而且他的很多门生,现在都是吴绪宽的人。

    但不能否认,他的影响力依旧巨大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他的影响力,在那些已经致仕隐退的老臣中,是要排在前五的。

    周安需要他。

    其实就算女帝非常干脆的赢了,剿灭的奸党,乾京城没有乱,女帝没有逃离,朝廷也是需要重建的,大量朝臣被清洗掉,就需要人来填补。

    贾临博这种人就非常合适,哪怕就算他复出,也干不了几年了,也无所谓。

    周安只需要他在最动荡的时候站出来,帮女帝稳定局势,就够了!

    而现在,周安已经得到了贾临博的承诺。

    他会站出来!

    这会影响到很多致仕老臣的想法。

    贾临博若能在某个关键时刻复出,能够带动很多人。

    对女帝这方来说,作用可以说是极为正面的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如此做,还有另一个作用。

    那就是刺激吴绪宽。

    周安与贾临博今日这番谈话,吴绪宽不可能知道细节,但一定会知道结果,毕竟很多致仕的老臣是站在吴绪宽那边的,还有的是因为畏惧吴绪宽,所以也是吴绪宽的人。

    贾临博只要跟自己的三五好友说了这件事,吴绪宽就能知道。

    周安就是想让吴绪宽知道,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都不背人的!

    他要刺激吴绪宽,要让吴绪宽在这方面感受到威胁,这可能加大吴绪宽来吊唁康隆基的可能,他亲自过来也是一种态度,对其他吊唁者来说,这是一种恐吓。

    而且,这也会加大吴绪宽杀周安的可能!

    因为周安是计划的执行者,是他趁着致仕老臣来吊唁的时机,与那些老臣们联络。

    这种威胁感,就是周安带给吴绪宽的!

    周安真的好想被吴绪宽刺杀啊!

    太想要了!

    他一定会让吴绪宽有来无回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自贾临博等人来吊唁过康隆基之后,来吊唁的宾客便开始络绎不绝,有的是三五成群而来,有的是独自而来,还有带着儿孙亲属来的。

    很多已经致仕的重臣都来了。

    一个太监死了,能引发如此大规模的吊唁,也是少见的。

    康隆基担得起!

    刨除其他因素不说,就说康隆基这个年纪,就值得他们来吊唁。

    他可是东乾吉祥物,超级老寿星!

    他的辈分太高!

    要知道,在地方上,有长寿老人存在,那可是代表了长治久安,代表了繁荣安定,这都是可以算到政绩中的。

    在很多地方,若是一个百岁老寿星逝世了,地方官都是会亲自去吊唁,行礼上香,还会亲自写祭文。

    而康隆基,他可不仅仅是年纪大,他这一生,真的是为了东乾付出了太多。

    连贾临博都能对康隆基放下成见,更不要说其他人。

    从贾临博等人来开始算,一直到入夜时,大约来了四五十人,而其中被周安追出去拉住说话的,有三个,三个人看起来很少,但他们能代表的人,可就多了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贤国公府暂时闭门谢客。

    明天再开门接待来吊唁的宾客,人总是要休息的。

    后院,正房。

    烛光昏黄。

    周安刚刚洗过澡,穿着白色的男式亵衣斜躺在床榻上,一副不想动的模样。这一天时间,他大部分时间都是跪着,可以说是十分折腾人了,虽然周安是外修地煞圆满境,身体强悍是强悍,可累也是真的。

    房间另一头,屏风之后,有哗啦啦的流水声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。

    水声停了,又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。

    穿着亵衣披着薄纱的白小葵从屏风后走出来,今夜她要跟周安住一起,在宫里时她怎么住都问题不大,伪装成宫女,出了乾礼宫,其他人也不可能知道她是什么情况。

    但现在是在外面,白小葵伪装成周安的亲信小太监。

    若是单独给她安排一个房间,会很奇怪,毕竟贤国公府一下子住进来这么多人,房间是很紧张的,根本不够用。

    守在贤国公府的天策军虽然忠诚,但不等于不会说闲话,若是让他们无意透露出去什么消息,那就不好了。

    周安不是不相信天策军,而是相信吴绪宽耳目的能力!所以很谨慎的对待!

    而让白小葵,跟其他太监住一个房间,也是不合适的。

    甭管周安是否有意见,白小葵肯定有意见。

    而且周安也是有意见的。

    所以,只能如此。

    香风来袭,白小葵侧身坐在了床榻边上,瞄了侧躺的周安一眼,便主动伸手给周安捶腿,开口道:“公子,累了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周安回了一个鼻音,歪头看白小葵,微笑道:“让你跟着受累,辛苦了。”周安很在意白小葵的感受,这当然是有原因的。

    说起来,只要是宫里的太监,给康隆基披麻戴孝都问题不大,尤其是一些老太监,以及如周安这种,跟康隆基关系极近的。

    但白小葵不同。

    她来自江湖,与康隆基没任何关系,没任何瓜葛,让她为康隆基披麻戴孝,周安是得考虑她的想法的!今天她跟周安一样,要向吊唁康隆基的宾客叩拜答礼,她二十多年来叩拜过的人,恐怕都没今日一天中叩拜的多。

    周安甚至都有种,委屈她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“小葵不辛苦的,能与公子办这种大事,是小葵的福气。”白小葵一边给周安捶腿,一边道。

    这话让她说的。

    这么乖的吗?

    周安感觉白小葵有点不一样了,也不知道受了净土圣母这些天来的影响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已经三更天,整个乾京城都沉寂了下来。

    武文侯府,却是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大堂里,众人围坐一桌,看似随意,气氛却很凝重。

    吴绪宽坐于主位,其他共六人,皆是他在朝中最重要的心腹重臣。

    已经议事很久。

    “……川河军明日午时,就可再回到城外……”

    吱呀。

    门突然开了一个缝,一个小厮垂着头进屋,到了吴绪宽身边,将一张叠好的密信递给吴绪宽。

    吴绪宽抬手示意了一下,让其他人先别说话。

    其他人都看吴绪宽。

    吴绪宽打开密信,扫视了一下,目光变得锐利。

    “阁老……”一旁有人发问。

    “周安开始联络致仕重臣,贾临博那老家伙,已经同意帮他……”吴绪宽抬头道,语气虽平淡,眼中却闪过了让人心惊的杀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