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一十七章 女帝离宫
    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一大早便有人来吊唁康隆基。

    其中包括一些当朝重臣,有的已经明确是女帝派系的,也有吴绪宽派系的。吴绪宽派系的重臣前来吊唁康隆基,自然是“不怀好意”,说是来刺探的也不为过。

    刺探就让他们刺探,这正符周安的心思。

    一上午的时间,大约有百人来吊唁康隆基。

    等到中午时,又有一大波人前来。

    他们是一起来的,大约四五十人,但如果算上他们带来的家小,以及跟随来的家丁仆从,是要超过百人的,贤国公府外挤满了马车,人声鼎沸,称得上是宾客如云。

    这些人,全都是李广山带来的。

    自然是得到了女帝的授意,他带着“满朝文武”来吊唁康隆基,来的自然都是女帝派系的人,吴绪宽手下的人,是不可能跟李广山一起来行事的。

    因为人太多,所以一直折腾到下午,所有人才全都吊唁完。

    想来吴绪宽已经得到了消息,但他会如何反应,不好说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人来人往的文昌街突然被戒严,大量不同于天策军的兵马进入文昌街,开始全面监管治安,街头巷尾所有路口都被控制,闲杂人等全都被赶到街道两边的屋内或巷子里。

    整条街道被清空。

    铛铛铛!

    随着锣声响起,骑兵开道,女帝高坐于龙辇之上,在文昌街上招摇而行。

    女帝来了!

    她亲自来“吊唁”康隆基,当然这是很不合规矩的,因为吊唁死者是需要鞠躬行礼的,但皇帝不可能给任何人行礼,这涉及到了皇权,关乎到了皇帝的地位,君臣的关系,不可逾越!

    但女帝还是来了。

    按照计划,她并不会给康隆基行礼,她“吊唁”康隆基的方式,只是上柱香。

    自登基以来,神昭女帝从未离开过皇宫。

    这是第一次。

    足足两千神策军与她一同离开了皇宫,而与她一同前来的,还包括锦衣卫指挥使袁胜师,神策军都指挥使高宏,以及中午刚刚吊唁过康隆基的李广山。

    李广山距离女帝极近,骑着马跟在女帝的龙辇旁。

    女帝这次出宫,阵仗不可谓不大,毕竟也没走多远的路,大内高手却因此倾巢而出,所过之处,万民跪伏,高呼万岁。

    当龙辇行至贤国公府门外时,周安等人已经得到消息,在门口等着迎接。

    周安搀着女帝下了龙辇。

    女帝步行向国公府内走去,周安紧跟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怎么亲自来了……”周安在女帝的侧后方跟着,小声道。

    “若能铲除吴绪宽,有何不可?”女帝小声回道。

    其实,是周安在之前向女帝提议过,女帝若离宫,亲自来吊唁康隆基,极大可能引来吴绪宽的亲自刺杀!毕竟在宫外刺杀女帝难度,要远高于在宫内。

    因为宫内环境是被神策军、大内四卫所熟悉的,宫内地形适合军团施展,而且宫内没有闲杂人,刺客来了就不好走。

    宫外则不同,就比如这贤国公府,若几千人混战,根本容不下,而府邸周围是一些民宅,街道、巷子,到处都有人,地形太乱,人多眼杂。

    而且,最重要的一点。

    女帝离开皇宫,不可能带走皇宫的所有守护力量!

    皇宫内有神策军、大内四卫,皇宫周围有天策军,加在一起可是要有四万多人,而女帝离宫,除非是出远门,调集二十万兵力保护她都不是事,可就是临时出宫,还走不远,不可能调动太多人。

    甚至连保护皇宫力量的十分之一,都不好带。

    种种原因,可以说,女帝离宫,被刺杀死亡的可能性,要比在宫内高了数倍,乃至十数倍!

    周安当初只是向女帝提议过,或者说提到过……毕竟他的原则是,不建议女帝涉险。

    女帝若出了意外,万世皆休!

    正如吴绪宽若死,奸党集团会直接被灭一样。

    按照周安的计划,女帝也不是不能离宫,但不是今天,完全可以再等一等,女帝却是要比周安心急,她不缺乏勇气,她想要吴绪宽死。

    女帝亲自吊唁康隆基的事,迅速传遍了整个京城。

    吴绪宽自然在第一时间收到了消息。

    乾京四城兵马,有两个直接出现了非常规调动,天策军也马上作出反应,约五千天策军兵马离开了营地……

    整个乾京城骤然陷入了极为紧张的气氛中。

    似乎随时都会“爆炸”!

    而这一切,又好似与女帝没什么关系,贤国公府内气氛庄严肃穆,近乎于寂静,女帝在万众瞩目之下,走入了康隆基的灵堂。

    净手、燃香、上香。

    一切都在寂静无声中进行。

    其他人来吊唁,是有老太监在一旁宣告步骤的,如一鞠躬、二鞠躬、家属答礼等话,但女帝来吊唁,这一切全都不合规矩。

    女帝怎么给康隆基上香,只能她自己来定。

    其实无论女帝以什么方式吊唁康隆基都是不对的,她可以在心里自认是康隆基的晚辈,但她这个身份,在如此正式场合,她就是君,而康隆基只能是臣!

    可她是皇帝,她能够任性。

    上过香,女帝又在灵堂里站了好久,看着康隆基的棺椁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很久很久之后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。”

    “奴才在。”

    “随朕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安随着女帝出了灵堂,周安又引着女帝去了距离最近的书房,高宏、袁胜师、李广山等人全都跟着,众人入书房密议。

    在女帝上香时,已经有多人来报告最新情况,他们也被召入了书房内,说明情况。

    而在之后的近一个时辰里,几乎每隔一段时间,都会有人来报告最新情况。

    吴绪宽进行了大规模的“军事调动”!

    甚至连在今日中午才又抵达城外的川河军,营地里也出现了不正常的兵员调动情况,像是在准备什么。

    种种迹象都表明了,吴绪宽要动手!

    就在今夜!

    现在女帝在贤国公府,而不是在皇宫里,一旦生变,女帝都将陷入危险,一定会有针对她的刺杀行动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以为,吴绪宽很可能会在您回宫的路上发动……”周安看向女帝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