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一十九章 烟花
    周安带着几个太监走向前院,才过前院通往中院的拱门,便看到了已经进来的吴绪宽。

    吴绪宽穿的很隆重,而且他不是一个人来了,带来了一大群人。

    一共有四十多人,其中要有超过二十人,是地煞境。

    单单是正一品的将军就有四个,有爵位在身的更多。

    周安还看到了多名致仕将军的身影,都是七八十岁的年纪,致仕没几年,虽然年老,但毕竟是地煞境,实力依旧强悍。

    吴绪宽这是动“家底”了。

    连一些多年不出门的老家伙都来了,周安能够看到他们身上的杀气。

    肯定是要有人无法活着离开贤国公府的。

    周安迅速扫视了一番,发现吴绪宽身边少了两个重要人物。

    一个是杨鸿盛,此人是百战老兵,吴绪宽离开军伍,入朝任尚书时,从军队中带走了一批百战老兵,皆是他的亲卫。

    杨鸿盛便是吴绪宽的亲卫队长,今年五十多岁,地煞圆满境。

    他被誉为吴绪宽的左膀右臂,也是最信任的手下!

    还有一个重要人物,吴艾龙!

    吴艾龙乃是乾京兵马都督府的提督,是乾京城四城兵马的顶头上司,同时他也是武骑军都指挥使,掌握乾京城内唯一一支独立编制的骑兵军队。

    他还有另外一个身份,吴绪宽的义子!

    吴绪宽的几个亲生儿子都不在乾京城内,当年他布局造反时,就将儿子全都送走了,在地方军队中任职,他不想家人成为自己的羁绊。

    所以在乾京城来说,吴艾龙可以说是吴绪宽最亲近的人。

    他也是目前在乾京,吴绪宽手下第一高手,说是地煞圆满,实际上是半步天罡!

    吴绪宽搞出这么大阵仗,连致仕的几个老家伙都搬出来了,却缺少了杨鸿盛与吴艾龙这两个重要人物,很显然……他们已经有任务,肯定是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院子周围到处都是天策军将士。

    虽然留在贤国公府的天策军只剩下五百人,但只是镇守一座府邸而已,五百人还是很多的,可以站的到处都是人。

    周安看得出来,他们都紧张了。

    手持长枪站在那,握着长枪的手都紧了紧。

    没人能够保证,等周安与吴绪宽走近时,会不会直接就开始你死我活的厮杀!

    周安带人迎上去。

    “吴阁老,至此深夜,咱家已打算闭门谢客,您怎么这个时候来了?”周安拿捏着腔调开口。

    其他人上门吊唁康隆基,周安都是很客气的,无论官职大小身份如何,周安代表的是康隆基的亲属,这是规矩。

    但对吴绪宽,他懒得客气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本侯为何而来?”吴绪宽一边向前走一边道。

    两人走近了,同时停下。

    两人身后的人也同时停下。

    吴绪宽那边人多,很有压迫感。

    周安这边人虽少,但周安却毫无惧意,他身边乔装打扮的白小葵垂着头,却是已经做好了动手的准备。

    “为何而来?难道是为了杀咱家?”周安这话让所有人都精神一阵。

    连跟在吴绪宽周围的几个经过大风大浪的老家伙都神情一凝。

    气氛霎时间凝固。

    就等吴绪宽开口。

    吴绪宽若是动手,马上便是一场血雨腥风!

    “周总管说笑了,你我皆是朝中重臣,怎能打打杀杀?”吴绪宽却是表情一松,竟对周安露出了微笑,还挺尊重周安。

    他一定会动手!

    周安可以确定,一定!

    只是不是现在。

    吴绪宽向来很尊重对手,但能被他视为对手的人,真的太少。

    现在他把周安当作一个对手。

    他要杀周安!

    “本侯今日带众将领前来,是为吊唁康隆基康总管,康总管穷其一生,都在为朝廷殚精竭虑,本侯虽与他有所隔阂,但毕竟同朝为官数十载……”

    在吴绪宽说话的同时,府邸周围传来了一些特殊的响动。

    声响并不大,但在场的多是高手,皆听得到。

    这是天策军在调动布置的声音。

    这种反应,自然在吴绪宽意料之中,他早有准备,并没有放在心上。

    周安听吴绪宽说完,脸色不变,直接一侧身道:“既是吊唁,那便请吧。”

    吴绪宽带着一众人向中院走去。

    周安等自然同行,但跟他们保持了一定距离。

    中院正房。

    灵堂。

    吴绪宽第一个吊唁康隆基,他真的是按照规矩在吊唁,鞠躬行礼、上香。

    这,当然是拖延时间!

    按照吴绪宽的计划,他先来这里,而不是直奔去杀女帝,原因有几个,第一是他真的太想杀周安,他不想第二个康隆基出现!

    而周安现在所展现出的能力手段,已经在某些方面,超越了康隆基。

    周安不死,他心难安。

    假如在杀了女帝之后,周安却没死,若周安逃离乾京,去了北方容城,辅佐云景公主登基……这可以说是后患无穷!

    当然,这不是吴绪宽先来这里的全部原因。

    还有其他原因,比如,周安好杀!

    杀周安的难度,要比杀女帝容易几十倍!

    根本就没有难度!

    而吴绪宽来这里最重要的原因,是为了促使女帝那边分兵!

    毫无疑问,吴绪宽来贤国公府,女帝马上就会得到消息,女帝必然知道吴绪宽要做什么,她要不要保周安?要不要保康隆基的尸身?

    周安对女帝的重要性是不言而喻,甚至可以说,若不是因为周安,吴绪宽造反已经成功了!根本就不会拖到今天!

    如果她要保,从其他地方调兵已然来不及,只能从自己身边分兵。

    由此,女帝身边的力量就将被削弱。

    吴绪宽为了杀女帝,可以说是做了多手准备。

    他来贤国公府,只是计划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吴绪宽按照步骤,完成了对康隆基的吊唁,而后便走到门外。

    其他人又上前,一个个吊唁康隆基。

    周安带着一个“小太监”站在门外,距离吴绪宽一丈远,他本该在灵堂内,对一个个吊唁康隆基的人进行答礼的,但他没有。

    有其他老太监也在代表康隆基的家属,周安不做也行。

    之前他都做的。

    现在不做,自然是要盯着吴绪宽。

    马上动手?

    周安也是不急的!

    天策军布置也需要时间,虽然他猜得出来,吴绪宽是在拖延时间,可他也需要时间。

    时间越多,准备越充足。

    一时之间,灵堂门外竟很安静。

    又过去了足足盏茶的功夫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嘭!哗!

    远方的天空上,飞上来一缕红光,在夜空上炸裂成了摧残的烟花,这烟花大体为红色,却带着些许金色。

    烟花!

    其实是信号弹!

    神策军的信号弹,这种带着金色的信号弹,代表的是女帝遇到危险!

    这是救驾的信号弹。

    吴绪宽也抬头朝着烟花的方向看去,目光稍微迷离了一下,而后便将目光投向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也看向吴绪宽。

    “杀!”两人竟同时开口,说出了同一个字。

    杀!

    动手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