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吴绪宽之死
    夜色朦胧,月光下的街口。

    身上还在泛光的身影趴在地上动了动,挣扎着,他体表上的光芒正迅速隐去,天罡护体消失了,境界很可能已经是直接跌落天罡,归至地煞圆满。

    周安急速向街口靠近。

    等他到达时,康隆基已经站着吴绪宽身前。

    吴绪宽身上并没有明显的伤势,因为至始至终,康隆基都没打破他的天罡护体,但却破了比天罡护体更强的天罡风暴。

    伤,是看不到伤,但吴绪宽已经七窍流血。

    脸色煞白,且泛着黑气。

    他全身青筋暴起,血管不自然的鼓起来,且泛着紫黑色,这看起来就好像,他身上多了一道道紫黑色的纹路,构成了一张网,将他裹在其中。

    这是《归无血祭》的后遗症。

    吴绪宽的《归无血迹》可不是主动解除的,而是因为受伤太重,被动破掉的,这导致了他的境界直接跌落,不存在任何缓和可能,再加上他伤势过重,现在他能否发挥出地煞境的实力,都是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康隆基手提软剑,面无表情的看着吴绪宽。

    不急着杀?

    周安瞥了康隆基一眼,却是没有对吴绪宽出手,他不知道康隆基在想什么,而现在吴绪宽的生死,轮不到他来做主。

    “啐噗……”吴绪宽又啐了一口,却连带着吐出大量血来。

    他挣扎着站起来,身体却摇晃了厉害,似乎已经站不稳,不得不用手中的刀撑着,才勉强起身,但他已经站不直,佝偻着腰,鲜血染红了他的衣襟。

    “有遗言吗?”康隆基开口问,声音宛若少年,面无表情。

    遗言?

    很奇怪。

    周安又瞥了康隆基一眼,他现在真的很想知道,康隆基在想什么?

    不知道“反派死于话多”吗?虽然对周安来说,康隆基不是反派,但对吴绪宽而言,康隆基就是反派,而假如吴绪宽真的夺取了天下,历史将会由胜利者书写,康隆基也会成为史书上的“反派”。

    “呵!”吴绪宽垂头笑了一声,紧接着仰起头,看康隆基,又咧嘴大笑:“哈哈哈哈哈……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这笑声,真有反派的气质。

    却也有一种“英雄”陌路的悲凉之感。

    “你若认罪,咱家留你全尸,厚葬于你。”康隆基又开口。

    吴绪宽笑声渐止。

    认罪?

    吴绪宽需要认罪吗?其实这是有一定必要性的,但就目前情况来看,吴绪宽认不认罪,都不会改变他是奸臣反贼的事实,无论怎么样他都必死。

    然而,吴绪宽认罪,还有更深层次的影响。

    周安突然懂康隆基的心思了。

    他感觉出了康隆基的犹豫,不是他不想杀吴绪宽,而是活着的吴绪宽更有价值。单单是在这乾京城,吴绪宽若是认罪,女帝就可以用他,平复乾京城的混乱局面,能以最低的代价肃清朝野。

    而对整个天下而言,吴绪宽若认罪,天下之乱,皆可归罪于吴绪宽,女帝将获得巨大的名望,如此亦可震慑天下,于国于民于皇权,皆有大益处。

    这是康隆基所想。

    也只是他所想。

    “康隆基,是本侯小瞧你了……周安,本侯也小看了你……这诈死之计,弄的极为漂亮,本侯输了……本侯认……”吴绪宽看了看康隆基,又看周安,再看康隆基。

    他的语速很慢,甚至连声音都有一些迟钝,充满吃力之感。

    康隆基听他说,表情始终不曾变化。

    “咳咳咳,噗……”吴绪宽咳嗽,喷血。

    街口寂静无声了。

    吴绪宽抬手在嘴角用力蹭了一下,又满口鲜血的对康隆基咧嘴道:“康大总管,本侯能否问你一个问题?”

    “说!”康隆基口气很淡。

    “你还有几日好活?”吴绪宽问。

    “两日有余。”康隆基道。

    “两日!哈哈哈哈哈,两日!你果真要死!哈哈哈哈哈!”吴绪宽大笑,周安都不知道他为什么如此笑,输了很爽吗?

    “康隆基,你想让本侯认罪,你想让本侯帮你平复这乱局?”吴绪宽盯着康隆基,“本侯告诉你,不可能!”

    “你觉得本侯会怕死?你以为本侯会在乎全尸?”吴绪宽语速越来越快,突然激动了起来,“我吴绪宽从打算反了他武氏那天起,就没想过回头!若能夺天下,我吴绪宽就必要还天下一个四海升平,若不能,哪怕挫骨扬灰……”

    “康隆基!我承认,我不是你的对手,我是输了,但你以为,你杀了我,就救得了这天下吗?啊?哈哈哈哈哈!我去了阴曹地府,你马上也会来,你救不了这天下!还有你,周安!”

    吴绪宽猛的看向周安,若癫若狂继续说。

    “你也救不了这天下,本侯得承认,你周安若在太平盛世,可为一代贤良!你或可为治世之能臣,但你可知,现在这天下,究竟已是何等面目?何等千疮百孔?你不知道!本侯知道,本侯不仅仅知道,而且也早已布局天下,若让本侯夺了江山,只需给本侯数年时间,必还东乾一朗朗乾坤、太平安稳,重现盛世之辉煌!”

    “呵!”吴绪宽又低头笑。

    “只可惜,本侯输了,我吴绪宽,输了!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神经病!

    周安现在只能用这三个字,来形容此刻的吴绪宽。

    “康隆基,你为武氏尽忠近百年,你觉得你是对的!或许你觉得你是对的!因为你自负!你刚愎自用!你左右朝政,甚至助孝敦皇后谋朝篡位,可你又得到了什么?这天下,又可曾因你而归于太平?盛世?没有吧?你穷其一生,也没能阻止东乾的衰败,他们都说你为朝廷做了什么,为天下做了什么,你又真的做了什么益事?你不觉得你很可笑吗?”

    周安心里得感叹一句,康隆基脾气真好。

    竟然还在听。

    “大厦将倾,这江山,即将天翻地覆,只有本侯,只有我,吴绪宽,才救得了这天下!武氏已经坐了三百多余年的江山,也该到改朝换代之时,这是因果轮回,这是命数!凭什么就不能是我吴绪宽?”

    吴绪宽说着说着,自己沉默了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意识到,不是他。

    “对,不是我!我已经输了。”吴绪宽沉默之后又道,马上却是更加激动,“不是我,也不会是你们!东乾气数已尽,乱世将至,我本可阻止乱世,但……该来的终究是要来的!”

    “你该上路了。”康隆基终于开口。

    “呵!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吴绪宽又大笑,他看着康隆基,“是该上路了!”说着他又目光瞥向周安。

    “周安,记住我的话,我死后,天下必将大乱!改朝换代乃大势,任何人想要阻止,都无异于螳臂当车,以你之才能,或可为一方雄主,或择良木而栖,总要比辅佐那昏君来得好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脸色一变。

    刀光乍起。

    噗哧!

    鲜血喷涌,吴绪宽横刀割开了自己的喉咙,他盯着周安,他在咧嘴笑,刀慢慢的划过,鲜血喷出近丈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身体重重的摔倒在街口。

    鲜血还在横流。

    吴绪宽的双目却已失去了神采。

    他,自裁而亡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