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二十七章 诛心
    ,。

    血腥气浓稠。

    吴绪宽的尸体静静的躺在街口。

    结束了,吴绪宽的死,可以说是一个时代的结束!

    周安不能否认,如果东乾没有衰败,没有大厦将倾,吴绪宽也未必会有造反的心思,他很可能成为名传千古的一代能臣!然而,没有如果。

    坏人总是有坏人的理论。

    吴绪宽认为自己能拯救天下,却不愿意承认,东乾能衰败如此,与他有着极大的干系。

    自神都女帝重病之后,吴绪宽便开始把持朝政,前太子意图造反而被杀,便与他有着莫大的关系,或许从那时起,他就想扶持一个傀儡。

    他纵容贪腐,以至到失控,无非都是为了中的权利。

    他需要一些人,跟他一同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。

    现在,他死了,那群蚂蚱还在。

    那群蚂蚱,将成为天下动乱的根源。

    吴绪宽说他布局天下,将挽救这江山。

    可他死了,他的所有布局,都将因他的死去而失控。

    天下大乱,虽然只是吴绪宽死前的预言,然而周安明白,有些事,该发生的,终究是要发生的,任何人也阻止不了!

    周安没有看吴绪宽的记忆,因为他并没有这种会,吴绪宽再不济,他想死,马上就能死,任何人都控制不了。

    不过,周安还是有些后悔。

    不是因为没看吴绪宽的记忆,而是听吴绪宽说了太多,听吴绪宽说出了诛心之言。

    吴绪宽让周安择良木而栖,这话是对周安说的,也是对康隆基说的。

    寂静的街口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一眼康隆基,而后向前,抬举剑,剑光落下,吴绪宽头身分离。

    既然吴绪宽不想体面的离开,那周安就得成全他。

    活着的吴绪宽能用,死去的,自然也能用!

    周安抓着吴绪宽的头发,拎着他的头颅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成武大街。

    大战依旧。

    喊杀声震天。

    虽然女帝说出了吴绪宽已死,确实也动摇了人心,但吴艾龙等人的悍不畏死,又成功稳住了人心,双方依旧在惨烈的厮杀,而随着增援的不断到达,这场乱战的范围,也从一条街道,扩散到了几条街道。

    双方总计已经投入了两万兵力。

    其中三分之二听命于吴艾龙。

    或者说,听命于吴绪宽。

    因为吴艾龙代表的就是吴绪宽,他是吴绪宽的义子,是吴绪宽最信任的人!

    “都给咱家住!!”

    在嘈杂混乱的声音之中,一声突然响起的爆喝,盖过了一切。

    康隆基到了!

    “太公爷!”

    “大总管!”

    “康隆基!”

    不同人的人,反应是不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吴绪宽已死,尔等还不迷途知返?”周安紧跟着康隆基身边,举着吴绪宽的头颅,尖声嘶喊。

    “吴绪宽已死!还不住?”

    “缴械不杀,缴械不杀!”

    两人在房顶上急速狂奔,又跃入街道,迅速来到了女帝龙辇旁。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康隆基身上气息升腾,恐怖的威压笼罩四方,震慑所有人。

    “吴绪宽已死!吴绪宽已死!”周安跳上了龙辇,一声声高喊着。

    双方迅速都停了,武骑军以及东城兵马全都懵了,这次是真的懵了,之前吴绪宽死只是猜测,吴艾龙还说这是女帝的计策,所有人都是半信半疑,因为是造反,只要是半信半疑,就不敢退缩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把头颅给朕。”女帝再次跳上龙辇,迅速道。

    周安将鲜血淋漓的头颅递给了女帝。

    女帝举起了吴绪宽的头颅,威严高喊道:“吴绪宽已死,缴械不杀,既往不咎!”

    如果说,缴械不杀,只会动摇一部分人的心思,那么既往不咎,影响就大了。

    因为缴械不杀代表的只是不杀,不是不罚,入罪流放,抄家充公那都是轻的。

    但既往不咎,可就是没有惩罚了!

    很多紧握着兵器的人,都缓缓放下。

    但也有人依旧紧握着兵器,却是在后退,比如吴艾龙……他要跑!他知道,女帝对谁既往不咎,也不可能对他既往不咎,他投降就是死。

    而现在,吴绪宽死,代表着大势已去。

    他只剩下亡命天涯这一条路可走。

    他必须要尽快掏出乾京,或投奔某个藩王,或投奔吴绪宽某个握重兵的亲儿子。

    “斩吴艾龙者,既往不咎,赏金千两,封侯!”女帝再次高喊。

    她注意到吴艾龙要跑了!

    她还是很有智慧的!

    自然是不能让吴艾龙跑了,但其实,她可以让康隆基去杀吴艾龙,吴艾龙是必死的,可她没这么做。她需要的是吴艾龙下哗变,只有他们发生内斗,就会彻底解决问题!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吴艾龙回身便是一刀,疯狂向外冲。

    几个一直跟随吴艾龙浴血奋战的地煞境武将,几乎在同时对吴艾龙出,自己人打起来了,就是这么快这么直接!

    “广山,你护送圣上回宫。”康隆基对李广山说了一声,又示意周安,“小安子,我们走!”

    “圣上,请把吴绪宽的脑袋给奴才。”周安跟女帝要回了吴绪宽的脑袋。

    两人离去。

    直奔西城。

    两人现在的身份,可以说是“救火队员”,必须要尽快平定乾京城内部的动乱,其实康隆基一个人,带着吴绪宽的脑袋,就可以去平定。

    但是,康隆基这几日都在装死,乾京城内到底是个什么情况,周安又做了什么布置,康隆基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所以两人必须一起。

    先救女帝。

    而后去西城,准确的说是西门,那边五千天策军正与西城兵马,以及不断进城的十万川河军交战,必须去关闭城门。

    这一夜,乾京城各处,喊杀声不断。

    甚至比吴绪宽死前还要乱。

    这种乱,不是那种大规模的军团作战而产生的乱,而是一小撮一小撮人,相互厮杀而产生的乱。

    因为吴绪宽死了,太多人想要逃离乾京,那些曾誓死追随吴绪宽的重臣、武将,那些与吴绪宽有千世万缕联系的人,甚至是一些商贾,一些并不在朝为官的闲散王爷、侯爷。

    哪个王爷身边没几个高强者?哪个重臣武将没几个生死相随的亲信?

    都有!

    所以,乾京城的混乱在最短时间里,达到的高潮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时分,皇宫。

    乾武宫,乾元殿。

    周安与康隆基一前一后匆匆步入大殿内。

    女帝在珠帘前徘徊着,还是显得很焦虑,虽然吴绪宽已经死了,但能否迅速平定乾京城的混乱,又是一个大麻烦,其实这一直都是最棘的,女帝若非顾忌乾京会大乱,天下会大乱,或许,早就找会对吴绪宽动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军械库之乱已经平定,不过,逃窜人数众多,还需些许时间……”康隆基快步走向女帝,同时说着。

    “康公辛苦!”女帝也连忙走向康隆基。

    周安跟在康隆基身后,看着两人说话。

    这一刻,他心里想的不是如何平定乾京之乱,如何重建朝廷,而是吴绪宽死前的那番话。

    或为一方雄主,或择良木而栖。

    这话对周安究竟有多大影响,暂且不说,周安现在考虑的是,这话对康隆基究竟有多大影响!一旦被康隆基视为不安稳的因素,那后果将是…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