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三十章 救命钱
    ,。

    是降!还是死?

    这是周安丢给净土圣母的选项。

    “放我走!”净土圣母直勾勾看着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安一挑眉头。

    放她走?

    “喝茶也会醉吗?”周安望着净土圣母,“说什么胡话,要么降!要么死!你没有第三条路可以走,你知道咱家不是心慈软之人,休想跟咱家谈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放我走,我会重整净土教,自此隐世不出。”净土圣母又道。

    “你凭什么让咱家相信你?”周安反问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的话,真的开玩笑一样,她这样一个天罡宗师,若是放其离开,保不准会发生什么,净土圣母确实是有能力,重整净土教,目前净土教之所以四分五裂,就是因为缺少一个压得住下面的带头人。

    原本净土圣母被抓,还有青莲魔尊。

    可青莲魔尊又死了。

    这才发生内乱。

    而净土圣母只要重现江湖,单凭个人影响力,她就可以迅速平复净土教的大部分内乱争斗。

    然而,正因如此,周安才不能放了她。

    她不仅仅个人有绝强的实力,自由后马上重新掌握江湖上最顶尖的势力,虽然她现在被周安的丹药所控,但她并不怕死……周安是很担心,一旦让净土圣母重新掌握净土教,净土圣母很可能以自己的双修功法,为净土教制造一个天罡宗师,设为新教主。

    然后来找周安拼命!

    这是很有可能的!

    因为看过净土圣母记忆,所以周安知道,净土圣母最在乎的是净土教,个人荣誉或生死,在净土教的存亡面前,一文不值!

    净土圣母看着周安,好一阵不说话。

    她无法让周安相信她。

    而她所说的,也确实不是她心头所想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又转身回到了桌边,背对着周安坐下,再无动静。

    周安睡了。

    明天还有很多很多事要忙,其中包括一件极为重要的事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新的一天。

    周安早早醒来,先去给女帝请安,而后便直接离宫,前往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今日并无早朝,或者说,在乾京之乱平定之前,都不会有早朝,不过这并不妨碍女帝重建朝廷,一些老臣已经复出,出任要职。

    来到东厂,周安召集人,不多时,袁胜师也带人前来。

    东厂、锦衣卫合计五百人,一同离开,前往武文侯府。

    这就是周安今天要做的最重要的事,自前天夜里吴绪宽死后,女帝回宫之时便已经下令,让一千天策军封锁了武文侯府。

    目前,武文侯府内的人,自杀的自杀,被抓的被抓,还跑掉了一部分。

    吴绪宽必然是要被诛九族的,这一点毫无疑问。

    不过,吴绪宽很多直系亲属,并不在乾京,所以诛九族这件事,无法保证什么时候才能办好,这事儿急不来!所以现在最重要的不是诛九族,而是将吴绪宽抄家!

    本来昨天就该抄家的,但昨天实在是忙不过了。

    就以昨日乾京的混乱程度来说,平复动乱,抓人才是最重要的。

    因此抄家定在了今日。

    东厂与锦衣卫联合办案,周安与袁胜师必须都要到场,可见女帝在抄家这件事上有多看重。

    看重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因为将吴绪宽抄家,代表着一笔不可想象的财富,东乾贪腐之重超越以往,而吴绪宽就是最大的贪官!其实他也是不得不贪,因为他要造反。

    吴绪宽本身,不见得多爱钱,他爱的是权利!他贪图的是整个天下,是至高无上的帝位。

    他想要拉拢人,就必须得贪。

    因为只有“共同犯罪”,才能成为一根绳上的蚂蚱,凭什么让满朝文武背叛朝廷,得让他们没有回头路才行!吴绪宽贪,他下的人也贪,谁被抓谁就死全家,所以,他们就必须得围绕在吴绪宽身边。

    所谓上行下效,只有先上行,才能下效。

    吴绪宽贪,他下的重臣就贪,重臣下的大臣也贪……一层一层,都在贪,都在向上孝敬。

    如此,整个奸党集团才能成为一个利益共同体。

    说句公道话,贪腐本身并不是吴绪宽的责任,而是由来已久,吴绪宽只是坐到了那个位置,他就必须得收下面送上来的孝敬,甚至可以说……假如吴绪宽不收孝敬的话,他为官清廉,他不成为利益共同体的一部分,他根本就没会权倾天下!

    吴绪宽究竟有多少钱,是不好说的。

    但周安可以猜测,这让他想到了他前世历史上的一些著名贪官,比如一个叫和珅的家伙,用富可敌国来形容,一点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吴绪宽的这笔钱,是非常重要的!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是救命钱,救这个国家的命,随着吴绪宽的死,天下大乱会不会出现,没人敢断言,但地方上必然会有人造反,比如某个藩王,或者吴绪宽的儿子。

    平叛需要钱,而现在国库空虚,根本就没有钱劳师远征。

    所以,就指望吴绪宽了!

    武文侯府外,周安与袁胜师带队而来。

    马蹄声响彻街头,很快便停在了侯府门口。

    能看到整个武文侯府都被天策军封锁了,天策军将士在整个侯府四周一个挨着一个的绕了一整圈,如此封锁方式,自然可以杜绝武文侯府内任何东西被拿走。

    其实武文侯府已经被人拿走了一些东西,就在吴绪宽死后不久,武文侯府就乱了,收拾行囊出逃的人不计其数,但他们拿走的东西,只是极少的一部分,与吴绪宽这些年贪腐得来的所有钱相比,可以说是微乎其微了。

    连千分之一都不见得有。

    周安与袁胜师下马,走上台阶。

    门口两侧天策军,马上打开了大门。

    两人带人步入院内,绝大而空荡的院落,寂静无声,却能看到一些混乱过的合计,地上丢了不少东西,甚至能看到几锭金子,女人的亵衣,以及散落出许多东西的包袱。

    “搜!”周安扬喝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众人领命。

    开始抄家!

    周安非常期待这次抄家,因为吴绪宽肯定不止是有钱,还会有许多宝贝,甚至可能是连女帝都没见过的,不曾拥有过的宝贝。

    要是能有具备“断肢重生”效果的功法,那就再好不过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