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三十五章 康隆基逝
    ,。

    炉盖打开,白气升腾。

    独特的清香气息弥散开来,这是一种闻了会让人精神一震的味道,非常的提神,但也仅此而已,仅从味道上,到是没什么太特殊的。

    周安向丹炉中看去。

    里面有一颗圆滚滚的丹药。

    就是之前的肉丸子。

    不过,之前肉丸子可是真有红烧狮子头那么大,比得上成年人的拳头了,而现在的丹药,却是只有荔枝大小,小了很多圈,之前是丹未成,而现在,已经成丹了!

    周安确定自己成功了。

    一眼就看得出来!

    因为肉灵丹,具备其他丹药都没有的一种特性,那就是……它会动!

    真的会动!

    肉灵丹整体为肉色,并不是皇太岁的的黑色,但丹药表面却如皇太岁一般,充满了皮肤的感觉,肉感非常足,除此之外,这肉灵丹还在动……幅度很小的收缩……膨胀……收缩……膨胀……如皇太岁一般,它可以“呼吸”!

    这是肉灵丹成丹最重要的特征。

    周安伸入丹炉中,小心捏起了肉灵丹。

    他观察了一下,便赶忙在桌子抽屉里找出了备用的玉瓶,将肉灵丹放入其中,塞好瓶口。

    一颗肉灵丹到!

    周安不会马上服用肉灵丹,尝试突破,一是时间来不及了,他马上就得出门,二则是,他就没想过单独服用肉灵丹,还有永驻丹与太岁丹没有炼制,哪两种丹药都会对周安的突破,形成一定辅助效果。

    因此,周安是要等三种丹药都炼出来,再一同服用。

    一鼓作气,能突破便突破,不能突破,那是命!

    至于能不能长出来,现在只有老天爷知道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这日依旧没有早朝。

    周安炼制出肉灵丹之后,便匆匆离开了皇宫,而此刻,距离康隆基离世,还剩下六个时辰。

    时间是可以算的很准的,因为康隆基什么时候吃的七日断魂,这个时间是极为准确的,现在,七日时间终于快要到了,就在今日入夜之后。

    周安先去了武文侯府,袁胜师还在武文侯府监督,他一天一夜没休息,倒也还精神,毕竟是半步天罡,精力远超过常人。

    武文侯府里的财宝到现在都还没有全部运走。

    实在是太多了,乾京城又这么乱,不好调动太多人马来运送,调动的人越多,被偷的可能性反而越大。周安只是去武文侯府转了一圈,袁胜师还顶得住,清点之事已经完成了,后续就不会有什么问题,毕竟入库时,是需要再次清点核对的,对不上数,是要有人承担责任的!

    之后,周安回了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他现在的主要任务,还是抓人!

    这是重中之重!

    而东厂是特务关,是情报部门,抓人的事自然是由东厂主导负责。

    中午。

    东厂衙门,书房中。

    “厂公,这几份供词,交代了几批贪腐银两的去向,小的差人追查,得到的回报,说其中有两批,已经流入了通宝号,被人在鹤州白城取走了……”小亭子将几份文书递给周安,恭敬说着。

    “嗯,咱家看看……”周安点了下头,将几份文书先后翻开看了看。

    抓人是周安的任务,而与抓人相关的,查抄家产,追查赃款,也是周安的任务。

    女帝需要钱!

    虽然吴绪宽已经给了女帝一个大惊喜,但对现在的东乾朝廷来说,钱财,自然是多多益善,钱越多,就越好解决问题!

    咚咚!

    敲门声突然响起。

    “进!”周安抬头。

    唐鸿飞推门进入书房,匆匆走到桌前,一边从怀里掏出密信,一边快速道:“厂公,城外传来的急报!”

    “哦?”周安精神一阵,连忙接过密信。

    城外指的确实是城外之事,却也代指另一件事——川河军!

    周安打开密信,快速扫视,紧接着豁然起身。

    川河军哗变了!

    自两天前夜里,吴绪宽死后,周安与康隆基去了南门,重新关了南城门,还剩下的八九万川河军,便连夜向北行去,他们在远离乾京,看起来是要返回川河,但其返回川河的目的,恐怕不是为了东乾朝廷守护中州最北端的天险。

    川河军应该是还有后续计划的,但这不被外人所知。

    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。

    前天白天,川河军在远离乾京数十里之后,便出现了大规模的逃兵情况。

    吴绪宽死了!

    那些原本听命于吴绪宽的军队,在吴绪宽死后,一下子都老实了,他们毕竟还没有实际参与造反,所以本身没任何问题。没有吴绪宽这个带头人,之前有心参与造反的人,现在都已经不敢了。

    正因如此,可以说,川河军成了中州境内的孤军!

    到处都是敌人!

    在吴绪宽死亡、康隆基还活着、失去朝廷补给、被敌人包围等压力的作用下,川河军出现大量逃兵,并不奇怪。

    也正因如此,本想要急行军去北方的川河军,不得不停下休整。

    这一休整,就是两天,因为各种原因而没走。

    而在前天白天时,李广山已经秘密离城,带人去策反收服原本就属于朝廷的川河军。

    今天上午,约一个多时辰前,川河军内部发生哗变。

    周安收到的消息,便是这个。

    这显然与李广山脱不了关系。

    川河军内部哗变,可以说,大局已定了!

    “咱家回宫一趟。”周安收起密信,便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得去与女帝汇报此事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入夜多时,动荡了几日的乾京城,依旧不得安生,还是有许多未解决的问题。

    东乾皇宫内,却是早已恢复了往昔的庄严肃穆,寂静安然。

    乾武宫,女帝寝宫旁的偏殿里。

    又是这里。

    这是康隆基曾死过一次的地方,而今日,他将再死一次,而这次,是真的死去。

    偏殿内,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身穿寿衣的康隆基坐在床榻边,正在与周安、女帝二人低声细语,无非就是交代一些事,叮嘱一些事。

    女帝紧拉着康隆基的,她似乎根本就没听进去康隆基在说什么,因为她的注意力全在康隆基的状态上。

    康隆基状态很好,因为他的生是被锁死的。

    他随时可能死去,而在他死前,他的状态其实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记住咱家的话,你……”

    康隆基突然没声音了。

    他闭上了眼睛。

    气息骤然全无。

    周安双目一瞪,你倒是把话说完呐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