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三十七章 旧事重提
    ,。

    乾武宫,乾元殿。

    虽然今日还不上早朝,但女帝依旧早早的来到乾元殿,不上朝不等于女帝不“办公”,这几天来,她每天都要几次召集大臣来议事,那些早已致仕或因为吴绪宽的关系,在前两年被吴绪宽罢官的老臣,都已经相继复出。

    朝廷已经开始恢复运转。

    周安进乾元殿时,女帝正在吃早膳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来……一起用膳。”女帝很随意的对周安招,帝王姿态虽无法隐藏,但也能感觉到她的平易近人,当然……这种平易近人,也就会在周安面前显露。

    对其他人,哪怕李广山,女帝都不会这般态度。

    女帝敬重李广山,那是一种刻意的姿态。

    桌边有很多人在伺候女帝用膳,每道菜最多只能吃三口,需要有奴仆为她调整各道菜的摆放位置,只要是她吃过三口的菜,马上都挪到远处。

    周安坐到女帝对面,也是有些没规矩,整个屁股都坐在椅子上,就正常吃饭,他是没想那么多,满脑子都是事,女帝也没多看他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说,该什么时候把云景接回来?”女帝眼皮都不抬的问道,正在喝汤。

    “圣上,现在外面乱着呢,接殿下回来,路上难免会有波折,若是走漏消息,怕是会引起麻烦,还是得等局面稳定,再看看……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女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确实,现在不是将云景公主接回来的好时候。

    六大藩王虎视眈眈,算算日子,他们也应该收到乾京城的消息了,他们会不会反,有几个会反,是不好说的,还有吴绪宽那两个握重兵的亲儿子,以及几个得过吴绪宽恩惠的边军将领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只是他们造反,并不可怕!

    吴绪宽死了,那些曾是吴绪宽的人,现在多数已经都上书对女帝表忠心,比如中州军四大军团,除了川河军与白江军外,另外两大军团,之前也都是吴绪宽的人,而现在,都是女帝的人!

    两大军团主将都已经上书请罪,甚至打算亲自赴京城,当面请罪。

    女帝选择原谅他们,必然是要原谅他们的!

    这是做给全天下看的。

    如此,才能稳定江山。

    不然的话,之前天下兵马大部分都效忠吴绪宽,女帝还能都杀了不成?

    现在,女帝握天下兵马!

    区域性的造反,女帝并不怕!

    她怕的是,牵一发而动全身,引发连锁效应,迅速崩盘……一个藩王若反了,其他藩王反不反?六大藩王反了?地方上的世家门阀,握重兵的封疆大吏,又有多少会反?

    其实他们会不会反,完全取决于女帝怎么做。

    女帝若是跟他们算总账,他们可以说是不得不反。

    因此女帝不会这么做,慢慢来。

    对现在的女帝来说,最主要的就是,看各方在收到吴绪宽死亡消息后,会如何反应,这可以说是最为敏感的时期了,这个时候,若云景公主回京,在路上遇到刺杀劫持的可能性非常高。

    不说其他人,吴绪宽那两个儿子,肯定是要派人这样做的。

    “一个月了,不见云景,怪想念的。”女帝放下汤勺,感叹了一句,神情有些没落。

    周安知道,女帝是有些孤独寂寞冷了。

    康隆基真的走了,能被女帝视为“至亲”的人,就少了一个。

    在这兵甲林立,奴仆如云的皇宫里,又有几人能陪着女帝好好说说话?

    “圣上,不会太久,短则一个月,多则两三个月,等局势有所稳定,奴才便去将殿下接回来……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也不知云景有没有想朕。”女帝念叨了一句,又抬眼瞥了周安一下,道:“小安子,你觉得李平那人,如何?”

    又提这茬!

    又提!

    “云景也老大不小了。”不等周安回答,女帝又道,“那李平,云景是不喜欢的,但朕已经向李尚书说过,倒也不是没有回旋的余地,就是不知,还有何等青年才俊,能配得上云景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,以奴才看来,那李平与殿下,并不合适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不合适……”女帝说了一句,顿了一下,才道:“为何?”

    “李平家世显赫,天赋卓绝,军伍出身,允文允武,确实是不可多得的青年才俊,但他年轻气盛,个性也是极为要强,敢在军伍中顶撞上官,甚至与其冲突,本是死罪,但其是老帅之孙,所以才免于责罚……他如此性格,殿下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,两人不能互补,反而可能针尖对麦芒,绝非良配,迟早出事!”

    周安分析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女帝没说话,又拿起汤勺,喝了一口汤,这才开口:“那你觉得,何等才俊,才与云景是良配?”

    “无非是性格平和的读书人,能迁就于殿下,亦或者……让殿下敬佩顺从之人,不过,殿下贵为公主,能使其放下身份百依百顺者,怕是难寻……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应了一个鼻音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乾元殿大门突然开了一个缝,一个老太监匆匆进门,垂着头佝偻着腰,快步到了桌边,对周安附耳低语,而后将一封密信交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神色一动,抬示意了一下:“去吧。”

    老太监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拆开密信看了看,而后便起身,绕过巨大的长桌,行到女帝身边,将密信递给女帝。

    “圣上,老帅已平复川河军之乱,您看……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女帝连忙放下筷子,擦了下,接过密信。

    川河军昨日便发生了哗变,内部爆发的战斗,混乱一直持续到晚上,李广山公开露面,稳定了局势,并对川河军内部进行了肃清。

    一直到今天天亮前,才搞定一切。

    “好!好!李尚书不愧是我东乾军神!”女帝看了李广山的亲笔密信,不由赞叹。

    李广山带人出城办事,不是与女帝直接联络,而是与东厂,所以情报才会先送到周安上,再由周安呈给女帝。

    如此敏感时期,这种好消息,自然是振奋人心。

    周安瞥眼见女帝神色,心情却是很微妙。

    李广山再立下如此不世之功,事情是好的,但就是……

    女帝之前提了李平,说明她心里还是惦念着云景公主与李平的婚事,她还是很看好李平的,而现在,李广山功勋极为耀眼,他出任内阁首辅军大臣,几乎是板上钉钉的事了。

    这身份,这地位!

    这似乎又加大了,女帝将云景公主嫁给李平的可能性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