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四十七章 能别骚了吗?
    净土圣母说话很直接。

    她都不藏着掖着,就是想等周安长出来,玩弄周安,玩弄这个词用的很巧妙,但也很可能就是字面意思。或许是因为,她知道周安是聪明人,她明白,周安一直都知道自己勾引他的目的。

    所以,她不隐藏!

    “老妖婆,都一把年纪了,能别骚了吗?”周安斜眼道。

    “你不喜欢骚的?喜欢清纯的?姐姐也可以呀。”净土圣母马上道。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无言以对。

    “别骚了,咱家让你进来,是让你协助咱家炼丹,你要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好啦好啦,知道啦!遵命!”

    净土圣母说着,便腾身闪了回去。

    内殿外,门口。

    盘坐在蒲团上的白小葵睁开双眼,表情非常怪异,她听到了周安与净土圣母的对话,因为周安知道门外只有白小葵,所以才没刻意控制声音。

    所以白小葵知道了!

    断肢重生,长出来?!!

    这也行的吗?

    周安身为一个太监,竟然想要长出来?听净土圣母的口气,好像之前就知道?

    这就……

    白小葵开始胡思乱想。

    时间飞逝。

    转眼,后半夜。

    已经三个时辰,距离天亮也只剩下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内殿中,温度极高。

    汹涌的火焰将丹炉吞没,这种情况从炼丹一开始便持续,一直到现在,周安却是很轻松,因为用内力催火的不是周安,而是净土圣母!

    周安告诉了她当前阶段该以何等火候炼丹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虽然只能动用一成功力,但她依旧可以用内力转化天罡之气,这就足够了!仅从对自身内力的控制力,内力强度,内力稳定性上来说,净土圣母皆远胜于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控制火候需要很小心,净土圣母却不比。

    只要入得天罡,便称武道宗师!

    净土圣母便是武道宗师。

    她对内力的把握,哪怕一心几用,也是稳的。

    当然,在炼丹的本事上她不如周安,炼丹时的观察力判断力,也都不如周安,所以现在两人分工明确,周安负责观察判断,什么时候加大火,什么时候改小火,什么时候以内力震荡。

    周安会将自己的判断告诉净土圣母,由净土圣母负责实际操作。

    如此,这丹一次炼成的可能性,要比之前高数倍!

    假如之前一次成丹的可能性只有五成的话,那现在,应该是十成,必然成功!

    除非,周安判断错误。

    或者,净土圣母故意坏事。

    她只需要内力抖动一下,就可以毁掉所有药材,成不了丹。但周安现在已经确信,净土圣母绝对不会坏事,她似乎比周安自己,还先让周安长出来。

    这奇怪的心思。

    周安倒是也能理解。

    因为之前净土圣母一直勾引周安,甚至找到机会给周安种下心魔,但她始终都算不得成功,她也明白,除了周安心性强,可能掌握特殊功法外,他是太监,也是一方面影响。

    而且这方面影响最大!

    所以,只要周安不是太监,那么再勾引他,应该就能成功吧?

    一旦成功了,净土圣母将彻底翻盘!

    甚至可能出现极端情况,奴役周安,以采阳补阴之法,夺取周安全部功力!或者是,借助周安之手,搅动天下,壮大净土教。

    还有!

    净土圣母已经准备与周安结成净土圣印,自己将成为周安的信奉者,这非常可怕,而且时间越长越可怕,只要时间够久,她甚至可能将周安当神灵来供奉。

    但,只要她能以媚功迷惑周安,就可以扭转双方身份。

    好处不要太多。

    因此,净土圣母真的非常非常希望周安长出来,非常非常迫切!

    她要全力帮周安长出来!

    周安知道净土圣母在想什么,所以现在他对净土圣母,是很放心的。

    “火减七成,要稳住……”周安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马上双臂一震,将丹炉都完全吞没的汹涌火光瞬间缩小,减的非常快,但非常稳定,火苗没有丝毫剧烈的晃动,净土圣母看起来也是很轻松,没有丝毫的吃力感。

    “内力可还够?若不够,咱家这里有丹药……”周安开口。

    他之前就知道,如果自己单独炼丹,内力可能不够,因此备了增补内力的丹药。

    “多着呢,看不起姐姐这个天罡境?”净土圣母回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并非看不起,只是得提醒你,你不能毁了我的丹药,别逞强,不够就说……”周安回答的倒是很正经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小太监!放心好了呢,姐姐这么爱你,绝不会犯错的!”净土圣母笑道。

    *******

    上午,女帝召集一众老臣在乾元殿议事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中午,女帝饭都没吃一口,便开始批阅奏折,一直到黄昏前才暂时忙完,期间高宏、苏成国、袁胜师等人皆来过乾元殿,向女帝汇报情况。

    黄昏至。

    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大门突然打开,马蹄声爆响,一匹枣红色高头骏马狂奔出了衙门,小太监骑着骏马狂甩马鞭,催着骏马放足狂奔,直奔东乾皇宫。

    “开门,快开门!”

    来到皇宫东门前,小太监高声呼喊,同时从怀里掏出周安的牌子,挥舞摇晃。

    东门驻守的大内侍卫认识来人,直接打开了城门。

    高头骏马过了吊桥,马上的小太监直接翻身跃下马,以轻功窜入那数丈高的大门,向宫内狂奔!不能骑马入城,除非是边关战报,八百里加急。

    但这不是边关战报。

    虽然情况也是非常严重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乾元殿。

    李广山等几个最重量级的老臣,又在与女帝议事,这次要商议的是,从吴绪宽府上查抄的那笔银子,该如何用,兵部、工部全都要钱,因为这笔钱是要放入国库的,也就是由户部掌管,而不是放入内府。

    放入内府,怎么用女帝说了算,那是女帝自己的小金库,轮不到其他人说话。

    国库则不同,那是属于整个朝廷的,虽然也是女帝的钱,但性质不一样。

    现在东乾朝廷各部门可以说是处处缺钱,这些老臣为了多要一点,都快打破头。

    “平叛之事不可耽搁,老臣以为……”李广山正在说话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大殿的门猛的打开了,乾武宫总管张公公迈进门,尖声道:“圣上,小亭子求见。”

    门外,小亭子躬身低头,肩膀抖动,剧烈喘息。

    他从皇宫大门口一路跑到这儿,拿着周安的牌子一路畅通无阻,但到了乾元殿,还是无法直接进去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