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四十八章 天下大乱的起点?
    “小亭子?”女帝皱眉,她竟然一下子没想起来是谁,但马上,她便想到了。

    “是周安的亲随,小亭子,杨雨亭。”李广山在一旁道,他与几个老臣都在扭头向外看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女帝对外道。

    张公公退出大殿,示意小亭子进去。

    小亭子九十度弯腰,低头进入大殿,跪在了地上道:“参见圣上,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

    “平身吧,何事?”女帝问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,南方急报,漯州天流郡净土教聚众造反,潭州二道郡净土教聚众造反,巴州联安郡净土教聚众造反……”小亭子一边控制着气息,一边尽可能平稳的说着。

    同时,他还从怀里掏出一份文书,双手拖着举过头顶。

    还没等他说完,女帝便豁然起身,急道:“近前说话,呈上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小亭子恭敬应声,起身快步走到珠帘外,双手拖起文书。

    不等在乾元殿侍奉的小太监动身,李广山便大步向外走,撩开珠帘走了出去,拿了文书,又走了回去,没又打开看,而是双手拿着先交给女帝。

    女帝打开看去。

    扫视。

    脸色不断变化。

    “该死,好大的胆子,岂有此理……”女帝气的已经失了仪态。

    文书上的内容,严格来说是几份情报,以及汇总分析。

    漯州,天流郡!

    潭州,二道郡!

    巴州,联安郡!

    越州,越山郡!

    毛州,苟义郡!

    一共五州之地,皆有净土教造反!这五州之地皆是偏远之地,放在整个东乾来说,属于穷山恶水,并非南方的繁华之地,这与地形有关系,山多湿地多。

    越是在穷苦之地,净土教发展的便越好,而且因为天高皇帝远,地方官都是土皇帝,容易买通,朝廷也不好打击。

    这五郡之地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造反就发生在昨天,最先发动的是越州越山郡,近万净土教众突袭了越山郡城,闪电夺城!最晚发动的是毛州苟义郡,但实际上,五个郡发动的时间相差并不大,都是在昨天黄昏之后到入夜之前,一个时辰内!

    其实,假若只是一州一郡之地,一伙人造反,这看起来问题并不大,哪怕是净土教策划发动的造反,哪怕有上万人甚至几万人,都是一群乌合之众罢了,三千地方军就足以扫平,让他们稍微死一些人,剩下的就会做鸟兽散。

    五州之地,任何一处单拎出来看,都不是大问题。

    这年头,一般的小规模造反都不算大事了。

    但这次不同。

    五州之地同时发生造反,这显然是有预谋的,这是要搞出捅破天的大事!虽说无论是一州还是五州,都可以各个击破,但真正的问题在于,这五州是挨着的!

    东乾一共四十八州,州的面积有大有小,有的形状会很奇怪,而这五州的面积都不算太大,放在一起看,面积也没中州大。

    它们挨着!

    更可怕的是,不仅仅五州挨着,五郡也挨着。

    五个郡都是五个州的边缘之地,如果把五个州看成是一个整体的话,那么这五个郡,就是这五州之地的最中间。

    五伙人同时造反!

    这种地形!

    很显然,他们会尽快汇合!从而形成一股庞大的造反力量!朝廷想要迅速剿灭他们,各个击破,很可能是来不及的,连传递消息的时间都不够用,净土教本就组织严密,他们敢于发动造反,必然是做好了充足的准备。

    而且,甚至可以说,目前五州之地的州牧,很可能还不知道问题的严重性。

    因为他们不会马上知道周围州地的情况,甚至连州牧都可能无法马上知晓出了这种事,按照现在东乾地方官的习惯,出了造反,他们习惯于捂盖子,习惯于调兵先灭掉造反,事成之后,再向上面汇报,直接给结果。

    除非是捂不住了,短时间根本就无法解决造反,才会向朝廷求援。

    若是没有东厂的话,朝廷想要得到五州造反的消息,怕是得小半个月之后了,这都是很有可能的。

    而等到朝廷收到消息时,局面怕是已经彻底失控了。

    其实这一次,东厂得到消息也可以说是出奇的快了。

    这是因为周安之前的命令。

    就在吴绪宽被杀的第二天,周安回到东厂衙门,便下了一道命令,监控天下造反之事,任何地方发生任何规模的造反,密侦卫一旦监测到,马上以最快最便捷的方式向京城送消息。

    其实就是飞鸽传书。

    朝廷对飞鸽传书用的不多,是因为保密性太差,而且容易被人打下来。

    但传递造反消息,周安认为并不需要保密,一点必要都没有,这种事能瞒着谁?也就是知道早一点晚一点罢了,任何地方发生造反,传遍天下都只是时间问题,所以何不早一点?

    吴绪宽“天下大乱”的预言给了周安极大的压力,所以他才下这种命令。

    而按照密侦卫传递消息的速度,因为短途飞鸽传书运用的多,层层传递,所以周安的命令,最多两三天时间,就会被天下所有密侦卫探子知晓。

    周安的本意是监控全局,分析天下大势。

    天下大乱不会一蹴而就,是会先出现苗头的,只要出现苗头,周安就会设法马上灭掉。

    而这次,小亭子收到的情报,全部都是飞鸽传书。

    甚至收到了许多重复了,因为怕被截获,怕信鸽被打下来,所以密侦卫在放长途信鸽时,是一次放一批,而不是只放一只,带的都是一种情报。

    小亭子是今天中午时,便先收到了来自潭州的飞鸽传书。

    之后两个时辰内,先后收到其他四州的飞鸽传书。

    情报放在一起,汇总分析。

    出大事了!!!

    所以小亭子才急急忙忙的离开了东厂衙门,策马狂奔来皇宫。

    由于昨天周安在向他们布置安排的时候,就已经说了,今天他要炼丹,任何人别打扰他,有什么紧急情况,可直接向女帝汇报。

    因此,小亭子直接来找女帝了!

    这事,已经不仅仅是紧急情况可以形容的了。

    这很可能是天下大乱的导火索,或者说……起点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