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五十章 成丹!女帝要见净土圣母?
    周安长出了一口气,炼丹的过程还算顺利,除了净土圣母比较烦之外,其他皆无问题。

    因之前丹炉盖抖动过,许多白气弥散在内殿中,味道非常怪异。

    并不是香气,或许会有一些人认为这是香气,但大部分不会如此认为,因为这是一种类似于生肉的味道,还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肉,非常见的牛肉猪肉驴肉。

    周安上前。

    开盖!

    大量白气升腾而起。

    周安用手扇了扇,向丹炉中看去。

    丹炉中能看到许多“碎片”,这些碎片是黑色的,看形状,像是一个圆球碎裂了,分成了十多个不规则的碎片,这显然是在炼丹过程中形成的,先成球,再碎掉……而在这些碎片中间,有一颗漆黑如墨的丹药。

    有肉味,却不是肉色!

    跟皇太岁是一个颜色!

    成丹了!

    根据丹方中所记载,太岁丹的颜色并不固定,这要看所用皇太岁的品质如何,皇太岁是什么颜色,太岁丹就要是什么颜色。

    周安将丹药拿了出来,拿近了看了看。

    “这就是那所谓的太岁丹……”净土圣母绕过丹炉,到了周安身边问,也探头看着那太岁丹。

    “是!而且是极品!看不到丝毫杂色,一丝都没有……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小太监,姐姐的手艺不错吧?你说,你是不是应该好好感谢姐姐?”净土圣母掐着腰,有些洋洋得意的道。

    周安斜眼看向净土圣母,露出了带着满满恶意的眼神,嘴角都在抖。

    感谢?

    周安是忘不了净土圣母有多烦人,非常想要揍她!

    “哼!”周安冷哼了一声,到一旁桌前,从抽屉里拿出了备用的玉瓶,将太岁丹装入其中,而后收入怀里,贴身放好。

    肉灵丹、永驻丹、太岁丹!

    三种以皇太岁为主药的丹药都炼成了,其中最先炼成的肉灵丹,是周安能否突破的关键,永驻丹与太岁丹皆是辅助,比较来说,三颗永驻丹的辅助效果,提高身体机能,更利于周安突破,而太岁丹所具备的断肢重生效果,则能为周安长出来提供很大帮助。

    周安马上就想突破。

    甚至连教训净土圣母的事都可以放一放。

    不过,也得是没有其他事的情况下,周安才能闭关突破。

    收好丹药,周安便快步离开了内殿,推门而出。

    盘坐在门口的白小葵马上站了起来,恭敬道:“可有事?”

    一天一夜了,总该有些事,周安得问问。

    “公子,圣上派人来传信,让您在炼完丹之后,火速前往乾武宫。”白小葵道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一变,火速前往?还没说是什么事情?

    那就是出大事了!

    “另外……”白小葵又开口,还瞥了净土圣母一眼,才继续道,“公子,圣上派人来传信时,高宏高将军也曾前来,还带来了不少人手,说的是得圣上口谕,要带她去乾武宫……”白小葵说完,目光又投向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“圣上要见她?”周安眉皱更深。

    “是!”白小葵连道,“不过,小葵与高将军说了,她在协助公子您炼丹,圣上之后便派人来说,让您完成炼丹后,带她一同前往……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咱家知道了。”周安慢慢点了点头,又看向净土圣母,微微眯眼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一脸无所谓的神色,好似根本就没在听白小葵说什么。

    女帝要见她,也不知道是好事还是坏事,她一点都不惊慌。

    嘭嘭嘭!

    周安突然出手,再次将净土圣母的功力彻底封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乾武宫,乾元殿。

    灯火通明。

    “总管!”

    “总管!”

    周安带着净土圣母入了乾武宫,一路上恭敬之声不断,周安走在前,净土圣母款款而行的跟在后,那小腰让她扭的,都快甩飞了,夜色也难以掩盖净土圣母身上的光芒,很多小太监瞄见净土圣母的容颜,都会刹那失神,马上低头,不敢多看。

    一路行到乾元殿外停下。

    “呵!好多高手。”净土圣母低声笑着嘀咕了一句,她虽然功力有被封了,但神魂没有被封,感知能力还是有的。

    她能感觉到乾元殿周围许多隐藏在暗中高手的气息。

    “留在这里,等圣上召见。”周安侧身对净土圣母叮嘱道,“记住咱家之前教你的,若不想被直接砍了脑袋,就规矩点,该怎么做就怎么做,还有……别在这里乱说话。”

    说完,周安便直接向乾元殿内走去。

    门是关着的,门口守着的两个老太监马上将门推开一些,让周安畅通无阻的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大殿中,除了一些侍奉的宫女太监,以及女帝外,还有李广山、李平、高宏几人。

    大殿中间还多了一个东西。

    是一个非常巨大的战争沙盘,自然是今天才布置的,周安昨天没炼丹前来这里还没有。

    周安看到战争沙盘便心头一沉,他已经有所猜测,必然是某处发生了规模极大的造反,不然是绝不会将沙盘搬入女帝宫中的。

    女帝等人皆围在沙盘周围,在说着什么。

    周安快步过去,恭敬道:“圣上!”

    “丹炼好了?”女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成了!”周安答了一句,同时看向沙盘。

    这是整个东乾国土的战争沙盘,划分四十八州,山川地面大体上都有所呈现,虽然并非绝对准确,但看个大概还是没问题的,周安迅速扫视了一下,便看到了南方西南之地,有五州被插上了黑色的小旗子,还有一些金色的小旗子,代表朝廷军队。

    “这是……”周安皱眉。

    漯州、潭州、巴州、越州、毛州……这五州之地有何潜在的造反势力存在?吴绪宽的残余势力,他那手握重兵的两个儿子,都不在这穷山恶水,这五州之地也非边疆。

    东乾排得上名号的几大世家门阀,所在的也都是繁华州地,六大藩王的封地虽然都不太好,但并不在这五州。

    唯一离得近的是云肃王的封地。

    紧挨着越州,因为越州就是西南边陲云越之地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说起来,天下若有乱,云肃王造反可以说是板上钉钉的事,他本就是吴绪宽的盟友,当初云景公主遇刺之事,就是他给安排的。

    但造反的显然不是云肃王。

    如果说云肃王先在越州策动造反,那还是可能的,但五州之地已经都出现造反势力,云肃王也没这个本事。

    周安竟然一下子没想到,是谁造反了?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看看……”在周安看沙盘的时候,女帝拿出了那份小亭子送来的情报汇总分析文书,递给了周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