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五十一章 不可!
    周安接过文书,打开迅速扫视。

    净土教!

    竟然是净土教!

    这让周安极为意外,传承千年的净土教,很少会参与造反之事,这违背了净土教的教义,在长达千年的历史上,净土教所参与过的造反,不超过单手之数,而且都是因为特殊原因,多数时候,在天下动乱之时,净土教都会选择蛰伏隐藏起来。

    净土教是一个江湖教派,是一个江湖势力,从始至终,净土教的野心都不是建立一个国家,他们不能那样做,因为他们是江湖公认的魔教,净土教若敢表露出立国的野心,江湖正派会像是疯了一样不计代价的刺杀净土教高层,摧毁净土教的一切。

    江湖虽然一直都很混乱,但也一直都维持着一种奇妙的平衡。

    净土教很难打破这种平衡。

    连称霸江湖都做不到,又如何能称霸天下?

    五州五郡之地同时发生净土教造反之事,五郡还是挨着的,造反也是在差不多时间同时发生的,这当然不是巧合,是谁策划发动了这一切?

    内斗已经导致净土教四分五裂了,江湖正派正痛打落水狗,疯狂追杀净土教高层。

    这种局面下,净土教还敢搞这么大的事。

    这不是逼朝廷与江湖正派联手吗?

    说起来,这事是极为糟糕的,会引发非常非常可怕的后果,天下大乱的苗头已经出现了,很可能就是净土教的这次造反,其他造反会接二连三出现,东乾王朝会迅速变成“战国”的!

    天下大乱!

    但如果抛开大势不看,就说净土教这次造反举动,周安觉得他们是相当愚蠢。

    作死!

    江湖正派是不会眼睁睁看着净土教以如此方式做大的,不用朝廷号召,全江湖都会对净土教动手!

    净土教当然没有与整个江湖对抗的实力。

    甚至十分之一个江湖,净土教也对抗不了。

    隐藏在暗中,一直都是净土教的优势,可现在净土教把自己放到明面上了,简直是活靶子。

    “圣上,可知道,此事是由净土教何人发动?”周安抬头问道。

    带头人是谁?

    “还没有消息,时间太短。”女帝摇了摇头,还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仅仅是五州之地同时发动,根据目前的情报,若五路造反军汇合,至少能啸聚十万兵马,虽多是乌合之众,但净土教也有不少高手,若短期不能解决,怕是会出更大的乱子……”李广山开口,很是忧虑。

    感觉的出来,他担心的不是净土教本身,而是净土教造反后,可能引发的事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净土圣母可曾带来?”女帝看向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带来了,正在殿外候着。”周安点头道。

    “如何?”女帝直接问,“她可曾愿意归顺朝廷?”

    “已然谈妥。”周安再次点头,“不过……圣上,净土圣母虽愿意归顺,但并非永久归顺,奴才与她有所约定……”

    “什么意思?”女帝皱眉问,她没明白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圣上,净土圣母前些天便与奴才说,只要奴才还她自由,她便愿意带净土教归隐,但奴才并未信她,直到前日,奴才与她再谈……净土圣母这个人,虽然并不畏死,为净土教可慷慨断头,但当她得知净土教在青莲魔尊死亡后,陷入内斗,四分五裂,她心头挂念难舍,此乃她的命门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向女帝详细说明了情况。

    没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关于用丹药控制净土圣母的事,周安之前就说过,而且到现在他都认为,黑死丹控制净土圣母是不保险的,这女人头太铁!本事也太大!

    “……奴才与她立下约定,在结成净土圣印之后,奴才放她出宫,她率净土教为朝廷效命三年。”周安话音才落。

    “净土圣印?”

    “三年?”

    李广山与女帝几乎同时开口。

    而后两人对视了一眼。

    “有问题?”女帝问,她觉得三年有问题,而李广山似乎是觉得净土圣印有问题。

    “启禀圣上,据老臣所知,净土圣印又称净土魔印,是一种控制人心的江湖邪术,已经失传近两百年,而且,就算净土圣母能结下净土圣印,据江湖传言,似乎也有反噬的可能……”李广山说完,瞥眼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“老帅多虑了,咱家看过净土圣母的记忆,知道净土圣印厉害之处,绝不可能被其反噬。”周安却道。

    “那三年?三年后又如何?”女帝忍不住问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觉得,现在无需考虑三年后,目前天下大势,随时可能天崩地裂,动乱已经来临,东乾三百七十三年的江山,已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,因此……只要是用得上的力量,就尽管用,团结一切可团结的力量!在三年内扫平天下。”

    周安说完,顿了顿又道:“三年后,若净土圣母肯继续效忠则好,若她不能,奴才会杀了她!”

    女帝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说的在理。

    现在想太远没意义,得先考虑如何解决眼前的问题。

    “净土圣母若能复出重掌净土教,五州之乱应该即刻就能解决……”李广山开口,眼看着战争沙盘上的五州之地。

    “不见得啊,老帅。”周安却道。

    “嗯?为何?”李广山皱眉看周安。

    李广山的军事才能确实是已经通神,东乾军神不是开玩笑的,但他一辈子都在军伍,他根本就不懂江湖!更不懂净土教!周安则因为有东厂的关系,在这段时间里获得了大量关于净土教内斗的情报。

    他不说全部了解,也了解一个大概。

    这不仅仅是因为情报,还因为,他看过净土圣母以及白小葵的记忆,了解净土教的内部结构。

    “根据东厂掌握的情报,目前净土教已经分裂成了三大势力,以及十余个小势力,虽然都还藕断丝连,但已经并非一个整体!”

    “以咱家对净土教的了解,净土教若无这次造反之事,净土圣母付出,或许还真可以在几个月内让净土教恢复统一,但造反已经发生了,这说明净土教内部一定发生过一次前所未有的大分裂,一次关于理念、关于信仰的大分裂,而不是单纯的争权谁做教主的问题……”

    “造反的只是净土教的一部分,一小部分而已,目前可以判断,这部分的首领,已经放弃了成为净土教主,要自立门户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又想了一下,才道:“净土圣母现在复出,对平定五州之乱肯定会有极大的帮助,但若说迅速解决五州之乱,怕是不可能……”

    李广山没话说了,又盯着战争沙盘看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宣净土圣母。”女帝对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,不可!”周安却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