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五十二章 单独谈谈
    ,。

    周安是突然决定的,不能让净土圣母进来。.

    “为何不可?”女帝眉头紧锁。

    “圣上,净土圣母看似放浪形骸,实际上却才思敏捷,智慧非凡,能言善辩……”周安连说道,“您若让净土圣母入了这大殿,跟她说明了情况,固然,她会因此心焦不已,但她也很可能坐地起价,她意识到,朝廷需要她的帮助,到时候难免会狮子大开口,不能给她这种会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真的是已经很了解净土圣母了。

    这女人,不见兔子不撒鹰!

    见了兔子,自己都能变成鹰!

    若给她“敲诈勒索”的会,她连女帝都敢敲诈,周安相信,这种事她干的出来。

    五州之乱,可以说是非常严重了!

    因为其很可能导致天下大乱。

    在大是大非大局面前,以女帝的性格,对净土圣母让步也是可能的。

    从女帝之前就想要见净土圣母,就可以感觉的出来,那时候女帝就已经想要跟净土圣母谈判了,既然是谈判,女帝就肯定是已经做好了与净土圣母进行利益交换。

    这,不行的!

    所以,先不让净土圣母见女帝,不告诉她。

    “不让她知道,又如何用她来解决此事?”女帝皱眉问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还未于净土圣母结下净土圣印,无论如何用净土圣母,也要等此事办妥才可放她离宫,在此之前,无需让她知晓天下都发生了什么。”周安连道,“到时候,奴才会与她说明情况……”

    想的很全面。

    只是现在不让净土圣母知道。

    反正也不能马上放她离宫,那样可真是放虎归山了。

    无论如何,都要等!

    也还等得起!

    时间还是够的。

    就算真的会天下大乱,就算出现了最糟糕的情况,那么至少也需要几个月的时间,整个天下才会处处战火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初春时节,夜风很冷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站在台阶上吹风,薄纱宫裙随风飞舞着,她的头发有些凌乱,娇颜如玉。

    守在乾元殿正门各处的太监都不敢抬头看净土圣母,倒是有一些宫女,在悄悄的打量净土圣母,眼中翻着不知是羡慕还是嫉妒的神色。

    大殿门开了。

    周安阔步而出,对净土圣母示意了一下,便直接向外走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愣了愣神,探头朝着殿内看了一眼,才跟上周安的脚步,问道:“那皇帝不是要见我?”

    “夜深了,圣上就要安寝,改日再说。”周安低声快速道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目光一闪,觉得有些不对劲。

    只是觉得不对劲,她自然是想不出究竟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出了什么大事?”跟着周安的净土圣母又问。

    “造反!”周安就回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他敢说,净土圣母却不敢猜。

    她绝不敢猜测,净土教会造反!

    如果天下已经大乱,失控的净土教有人策动造了朝廷的反,那还存在一些可能性,可现在还没天下大乱,净土教还内斗不断,还被江湖正派追着打,这个时候造反,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不敢,也不会朝着那个方向去猜。

    回到宁安苑。

    周安要睡觉了,都懒得洗澡,连续一天一夜炼丹,心神耗费极大,周安想要突破,他需要一个好状态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还不知死活的烦他,骚浪贱个不停。

    周安抽了她一巴掌,将她点穴禁锢,塞床底下了。

    一下子整个世界都安静了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觉睡到大天亮。

    这一日,以及没有早朝。

    乾京城已经快要恢复太平了,但依旧有大量乱党没有抓住,很多都已经逃出了乾京城,没办法,那些曾追随吴绪宽,与吴绪宽一同作恶的人,真的太多太多了。

    这还只是乾京。

    地方上那些人,女帝是还没打算动,还不是时候,得一步一步来。

    一大早,女帝便召集一众文武大臣在乾元殿议事。

    周安却没有参加。

    因为他有其他任务……而且今天要商议的,是军事!主要是针对五州之乱,以及可能发生的其他造反叛乱的,这些涉及到了军事布局,兵力调动,调兵遣将之类的事,周安的发言权是不高的。

    他没那资历。

    也没那本事,军事是非常专业的,政斗玩的是心计,耍的是阴谋段,周安还可以耍一耍,军事的话,李广山才是祖宗,虽然周安可以“强行懂”,说不定还真有这方面天赋呢。

    但周安暂且没逞强的心思。

    他真有任务!

    还是抄家!

    吴绪宽的家已经查抄完了,但那些很多曾追随吴绪宽的重臣,他们的家可都还封着呢,没被查抄。

    这日,周安与袁胜师兵分两路。

    甚至拿到了女帝的谕,调动了部分天策军,在乾京城内开始了大规模拆家。

    赈灾要花钱,平叛要花钱,打仗要花钱,钱自然是越多越好。

    一年的税收基本是固定的,想要更多钱,目前没有比拆家更快的。

    抄抄抄!

    一整天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入夜前。

    周安终于结束了一天的忙碌,先回了一趟东厂衙门,而后匆匆回宫。

    乾武宫。

    周安正快步向里走,刚好看到李广山带着李平从乾元殿里出来,这爷孙俩竟然在宫内呆了一整天,也不好说,说不定是先前离开过,又被女帝召入宫的。

    看起来,现在是要走了。

    “老帅!”周安与李广山招呼了一声。

    李广山都没注意到周安,走路也是一副愁眉不展的样子,脸色有些发黑,显然是目前的局面让他感到犯难了。他听到周安招呼,才抬起头。

    “周兄弟。”李广山回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见过周总管。”李广山侧后方的李平,对周安抱拳拱行礼,不敢怠慢。

    周安匆匆走过来,也未搭理李平,直接对李广山道:“刚好,老帅,咱家有件事要跟你谈谈,关于明日早朝……”

    “何事?”李广山问。

    “老帅,咱家能否与你单独谈谈?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李广山明白周安的意思,扭身对李平示意了一下,道:“平儿,你去外面等爷爷。”

    “是,爷爷!”李平答应一声,便快步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老帅,这边请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要跟李广山谈的,自然是那件他要替女帝背锅的事。

    关于内阁首辅之位,李广山现在的呼声很高,甚至连一些老臣都动摇了,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,李广山这腿真的太粗了。

    周安是不知道,这会不会是自己与李广山“决裂”的起点,毕竟以后有“冲突”的地方还多着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