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五十八章 不可操之过急
    ,。

    周安入天罡之事是不需要隐瞒的,其实瞒也瞒不住,因为那天罡气息传遍了整个皇宫。

    但,总会有人去质疑!

    因为之前就已经出过事,女帝这边耍诈,将袁胜师塑造成了天罡境,后来被吴绪宽给揭穿了!因为有“前科”,所以不得不如此,不仅仅不隐瞒,还需要宣扬!

    周安入天罡,要让全天下都知道,都相信!

    这意义重大!

    毕竟康隆基已经死了,大内需要一个“镇得住场子”的人!

    十七岁的天罡境,足以轰动天下,震慑天下!

    谁敢说,再给他一些时日,他不是下一个康隆基?!

    其他人都散了。

    他们本就是过来看热闹的,若不是女帝亲自来了,他们也不会如此拘谨,尤其是那些老太监,虽然地位不如周安,但都是康隆基亲带出来的,辈分高,还是能跟周安说上话的,周安对这些忠心耿耿实力绝强的老太监,也向来是很尊敬的。

    女帝带着几人入了大殿。

    周安则去南殿洗澡去了。

    今日是要上早朝的!

    现在已经误了时辰。

    误了就误了!

    让他们等着!

    他们在等女帝,而女帝在等周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单独洗了澡,他往常洗澡都是有人伺候的,尤其是有急事的时候,几个宫女一同伺候,但现在,哪怕是很召集的,他也是单独洗澡!

    因为他长出来了!

    绝不能让人知道!

    至少现在都不行!

    周安还不打算让任何人知道,因为其实这是很要命的,太监掌权不可怕,因为太监造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,历朝历代,太监掌权都是依靠皇帝的宠信,太监掌权会乱国,但不会篡位。

    因为太监无后。

    满朝文武再怎么样,也不可能支持一个太监篡位,更不要说这天下本来对太监就有所歧视,尤其是一些文人,读书人,私下里还不知道会怎么说了。

    所以说,周安以一个太监的身份,握再大权柄,女帝都会信任周安,忌惮可能会有一些,那也是因为一些事,害怕周安支持其他人,仅此而已。

    可,假如掌权的是一个假太监!

    那问题就大了!

    虽然之前女帝曾在半梦半醒间呓语,希望周安能是一个男人,但周安显然无法仅仅依靠这呓语,来判断女帝究竟是怎么想的。

    想法是想法,真的到了现实如此,情况就完全不一样了!

    毕竟,哪怕是夫妻,也是不可靠的!

    有神都女帝篡位登基的先例在前,她还给宣宗皇帝戴了无数顶绿帽子……所以这事儿,不可操之过急。

    目前,肯定是不能暴露的!

    慢慢来吧!

    周安洗过澡,换上一身新衣,而后便离开南殿,快步进了宁安苑正殿。

    寇冬儿守在女帝身边。

    两个地煞圆满境的老太监站在门口,大殿内还有白小葵与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周安进来便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似乎是没发生什么不好的事。

    白小葵也站在女帝身后,行护卫之责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则离得女帝远远的,女帝坐在桌边,净土圣母则站在内殿门口,端着低着头,一副真正宫女的模样,显然,女帝没跟净土圣母说什么,也没找她麻烦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也是足够乖!

    真是人善被人欺啊!

    周安知道,可能是自己太“纵容”净土圣母了,导致净土圣母已经有些不太把自己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再看女帝,净土圣母与女帝似乎就见过一次,那次女帝来宁安苑,碰上净土圣母,净土圣母也是毫无规矩,不知行礼,也不知道是她说了什么,便被女帝叫人打了板子,还要挖她的眼睛。

    要不是被周安拦下了,净土圣母的眼睛就真的被挖了!

    所以净土圣母明白,她要是敢跟女帝找事,女帝真会直接处决她!

    而现在,净土圣母已经怕死了!

    她要活,她要离开大内,要去重掌净土教。

    “圣上!”周安进了大殿,才对女帝行礼。

    女帝直接起身,带着人向外走,同时道:“走,路上说。”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早朝。

    从吴绪宽夜探大内开始,已经足有七日没上早朝。

    而今日这次早朝,是早就提前通知了,上早朝的地点与月中的大朝一样,为奉天殿!

    奉天殿外,群臣汇聚。

    那些熟悉的重臣都已经不见了,吴绪宽以及他的追随者,全部被打为乱党,满朝重臣被血洗了一番,为此不仅仅重新启用了一些老臣,甚至还提拔了一些“年轻”臣子。

    说年轻,其实也是不年轻了,四十岁左右的居多,也都是围观十几年的臣子了。

    四十左右岁,在周安看来,还是青壮年,说是正值壮年完全不是问题,但以这个世界的标准,四十多岁都可以自称老夫了。

    李广山与一众老臣聚在台阶下,低声说着话。

    他们都找回了当年的感觉。

    那是二十年前,也是这群人,李广山是中州大军元帅,而他们有的是吏部尚书,有的是户部尚书,有的是内阁大学士……现在还是他们!

    不得不说,吴绪宽对东乾造成的创伤可以说极大,朝廷甚至可以说,快要青黄不接了。

    五六十岁那批人,被杀了太多。

    已经出现断层!

    一群老大人,都是七八十岁的,再下面,都是超过五十岁的都没几个,三四十岁的到处都是。

    “已经误了一个时辰,莫不是出了什么事?”

    “徐大人慎言。”

    “王大人,昨日您离开的较晚,可知道……”

    “也不知道到底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圣上虽然年幼,但向来勤勉,若无要事,也不会耽搁今日早朝……”

    “李大人可知道?”

    有人问李广山,李广山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铛!铛!铛!铛!铛!

    上朝的钟声响起。

    奉天殿外,所有都精神一肃,迅速整理了一下衣冠,哪怕明明已经很规整。

    “上朝!!!”大殿里传出了周安尖锐的声音。

    群臣列队,走上台阶,向奉天殿内行去。

    李广山带着左侧队伍,走在最前,东乾以左为尊,可以说,目前群臣是以他为首的。

    步入大殿,李广山便看到了女帝已经坐于高台,女帝左边站着持浮尘的周安,而女帝右边,竟然还站着一个宫女,这种配置,其实也不算是奇怪,但神昭女帝登基以来,从未如此过。

    所以才显得奇怪。

    李广山倒是认识那“宫女”,是白小葵!

    他扫了一眼,目光又落在周安身上。

    周安好似没什么变化。

    但李广山却感觉,似乎哪里不太对劲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