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六十三章 女帝不高兴
    乾武宫。

    周安从南门入,先去了乾元殿,却发现乾元殿已经熄灯了,一个时辰前叫周安,白小葵也没说清楚,女帝是让周安去哪里,正常是乾元殿的,但乾元殿现在没人。

    应该不是什么特别紧急的大事,不然乾元殿现在肯定是灯火通明,李广山也会被召入宫中。

    “圣上回去歇了?”周安问守在乾元殿门口的老太监。

    “回总管的话,圣上一个多时辰前就回去了。”老太监道。

    “嗯,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周安说着,负手向女帝寝宫走去。

    如此算来,女帝是在回寝宫之后,才差人召见的周安。

    已经耽搁一个时辰了,周安不由加快了脚步。

    女帝寝宫。

    寝宫大殿里,能够看到些许光亮,应该是就点了几盏烛台,女帝还没安寝。

    “参见总管。”守在寝宫门口的两个小太监见周安来了,皆跪地相迎。

    “起来吧。”周安随口说了一句,走了台阶到了门前,敲下了门,恭敬道:“圣上,您找奴才?”

    “进来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周安推门步入寝宫,又回身小心的关好了门,而后才向寝宫里走。

    女帝寝宫里还是老样子,到处都挂着幔帐,非常巨大,空荡荡的,其实摆设也不算少,如果放在一个书房里,能赛满满的,但寝宫如此巨大,只有那些摆设,就显得太少了。

    龙床在最里面。

    女帝侧卧在龙床边上,身前放着几本书、几个奏折,还有已经拆开的火漆信。

    寇冬儿跪坐在女帝身后,正在给女帝揉肩捶背。

    有一点值得一提,两人穿的都很清凉。

    因为这个季节,不冷不热的,中州地处王朝中部,其实还算是北方的一部分,但与民间所认知的北方不同,太靠南了,目前已经是初春,连北方都已经开始冰消雪融,更不要说中州。

    气温很多变的集结,白天有时候还会热一些,晚上却又变得冷了。

    肯定是不能让女帝着凉的。

    所以寝宫内是点了火盆的,烧的是上好的无烟火炭。

    这就可以说,十分热了!

    不烧火盆就冷,烧了就热!

    不得不烧。

    女帝穿着肚兜与亵裤,披着薄纱侧躺在龙床上,寇冬儿则是仅穿着肚兜。

    周安也是感觉热了。

    见周安来了,女帝眼皮都不抬一下,拿着书继续看,面无表情的,似乎心情不大好。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周安到了龙床前,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就应了一个鼻音,之后就没下文了,也不说叫周安来做什么,就是不说话,也不搭理周安,把周安晾在那里。

    周安明显的感觉到,一定是出了什么事,导致女帝不高兴了!

    而且这事儿与自己有关。

    “圣上,不知您叫奴才来是……”周安主动开口问道,语气小心了一些。

    “朕一个时辰前就差人去叫你,你倒是好,现在才过来,是真不把朕放在眼里……”女帝抬眼瞄了周安一下,又将目光投向了手中的书,那口气,真有一些阴阳怪气的感觉,“还让朕等你到现在,周总管,你好大的面子啊……”

    完了!

    出事儿了!

    出啥事儿了?

    周安哪里知道啊!

    白小葵肯定说了周安是在炼丹,女帝肯定会得到如此报告,在炼丹这件事上,女帝对周安是很纵容的,所以她现在明显是在借题发挥!找茬啊?

    “圣上恕罪。”周安就说了这四个字。

    然后就,僵住了。

    女帝不说话,周安也不说话。

    好一阵。

    “一个多时辰前,朕收到了容王与云景的密信,是一起送过来的……”女帝终于开口,手推了一下放在床榻上身前的密信,也不看周安,“你看看吧。”

    周安连忙上前,拿起那两封密信来。

    容郡王的密信,主要是汇报了一下近期北方的种种异常情况,以及北方几大世家门阀在得知吴绪宽死后的反应,着重说了西北地区的问题,东乾的西北地区民风向来彪悍,又挨着西北方几个由异民族组成的国家,每当国有乱时事,那边总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这封信上的内容,还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容郡王所代表的幽容李家,是稳定北方的中坚力量。

    而容郡王已经明确的表示了,北方的情况不比南方乐观,若南方先乱了,北方乱的可能性在九成以上,他唯一能保证的,就是在南方出现大问题前,北方不会出大乱子!

    周安看了这封迷信,心思却不在这迷信内容上。

    因为北方是什么情况,他是知道的,他是东厂厂公,北方有任何变故,他都会知道,比女帝知道的还要早!

    周安现在想的是,你生什么气啊?

    北方不稳跟我有啥关系?

    心想着,周安又看了云景公主给女帝的密信,看起来是一起送来的,应该都是经容郡王之手,一个信封一同送过来的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在心中表达了对女帝的思念之情,还提到了一些在容城的趣事,并告诉女帝,她想要早日回乾京,她当然已经知道了吴绪宽伏诛之事,而在信件最后,云景公主竟然提到了周安。

    她说她想小安子啦!!!

    周安脸色变了变,因为这个?所以女帝不高兴了?

    其实这事儿,说起来是十分严重的,足够让人掉脑袋。

    毕竟,周安是太监,公主跟太监要是真有什么,那是会天下哗然的!

    但这事儿,若是落在周安身上,又是另外一回事。

    女帝也不是不知道,周安与云景公主自幼相识,感情深厚,虽然中间隔了几年没见,但不影响两人玩的好,而周安本就是出身惜春宫,是云景公主引荐给女帝的,就云景公主那小孩子的性格,她说想念,又有什么问题?

    这事儿落在周安身上,不至于掉脑袋。

    但女帝生气,周安也有些理解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看完了。”周安放下信,抬头道。

    “云景那丫头甚是想念你呢,还想你亲自去容城接她回宫……”女帝眼皮头不抬,淡淡的道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,周安有一种毛骨悚然之感。

    你还真往心里去了?

    “圣上,殿下怕是还挂念着想要武道上赢过奴才呢,也不知她最近又有多少进境……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女帝猛的抬头,看周安。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看!”

    女帝竟然从身下又抽出了一封信,直接甩在周安身上。

    “这是云景单独写给你的!你好好看看!给朕一个解释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