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六十四章 翻车了!1
    周安终于知道哪里出了问题,云景公主竟然单独给自己写了信,还不走东厂的渠道,而是直接跟容郡王的密信一同过来了,经了女帝的手,被女帝给看了!

    **啊!

    女帝太不尊重人**了!竟然偷看信!

    周安手轻微的抖了一下,才慢慢将信展开,鬼知道云景公主在信中写了什么,周安有些慌。

    一种被“捉奸”了的感觉!

    打开信,周安扫视。

    其实,云景公主也没写什么过格的话,没有什么情啊爱啊的东西,也没暗示周安什么,就是看似非常“普通”的一封信,密密麻麻写了一整页。

    她先问候了周安,又说了在容城的一些趣事,还跟周安说了自己修行上的一些事,又提起在凉城的一些事,表达了对周安的思念,云景公主这封信似乎是没什么重点,想到什么写什么,甚至还骂了周安,说死小安子,因为周安在凉城时打她来着

    哪里有问题?

    周安又重新将信看了两遍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真没说什么“过分”的话!一句都没有,她就是跟周安碎碎叨叨的说了一些事,然后想让周安过去接她乾京,因为容郡王不允许她单独上路,甚至可以说,不允许她离开容城一步。

    容郡王也是得等到女帝的命令,才敢让云景公主去。

    “圣上”周安抬头看女帝。

    “解释!”女帝将摔在床边。

    “呃嗯圣上,您想让奴才解释什么?”周安的懵了。

    信里也没有什么过分的吧?

    显然云景公主也知道轻重,知道这封信会经女帝的手,所以没写什么不能让女帝知道的话。

    “跟朕装傻是吗?”女帝从龙床上坐了起来,目光灼灼的盯着周安的双眼。

    莫名其妙啊!

    周安都烦躁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愚钝,您若是觉得有什么问题,能否言明?”周安直接问道,真受不了。

    啪嗒!

    女帝竟然从龙床上直接跳了下来,向周安走近了两步,脸贴近了周安,又深吸一口气,压住火问道:“你在凉城的时候,责罚过云景,打了她对吗?”

    周安愣神,眨眼。

    啊?

    这事儿?!

    这叫事儿?这算什么事儿啊?

    其实这件事,说起来,周安还真不怕被女帝知道,云景公主私自逃出宫,引出那么大麻烦,还给了吴绪宽可乘之机,周安就揍她了!虽然被女帝知道是不好的,但就算知道了,他也觉得,女帝不会责怪自己,说不定心里还十分认同呢。

    就算嘴上说几句,觉得周安做得不妥,也不该真生气吧?

    周安都为云景公主拼了命了,为了让云景公主平安离开凉州,周安被净土圣母追杀了上千里,与之相比,教训一下云景公主又算得了什么?何况云景公主自己都没追究。

    这么疼爱妹妹的吗?

    因为这个火?

    “圣上,当时奴才也是在气头上,殿下私自离宫,搞出那般风波,如此任***才一时没压住火,便对殿下惩戒了一番,奴才也是为了让殿下改改脾气请圣上恕罪。”周安很认真的解释了一番。

    “你行啊!小安子,胆子真大!连朕的妹妹都敢打”女帝负手,围着周安转圈走,那语气,那眼神,是真气得不行,“云景长这么大,朕就对她伸过一次手,你说你是如何打她的?”

    “嗯就是”周安一副不好说的口气。

    他下意识的想要骗女帝,还是别让女帝知道的好。

    但转念一想,又不能骗。

    因为太容易被揭穿,等云景公主宫,女帝只要提一句,问一声,就会知道情况。

    欺骗皇帝是欺君之罪!

    倒也不是罪不罪的问题,而是,不能让女帝觉得,自己是一个满口谎言的人,而且,谎言代表心虚,有什么好心虚的啊?周安自认与云景公主的关系很纯洁至少目前是。

    “就是,打板子不过把板子换成了鸡毛掸子。”周安抬手比划了一下,道。

    女帝斜眼看周安,突然加快脚步,到了附近的桌子前,拿起了插在瓷瓶中的鸡毛掸子,又身快步走来,甩手丢给周安。

    “怎么打的?演个朕看!”女帝沉着脸道。

    “就是,这么打的。”周安比划了一下。

    太应付事了!

    “打了几下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“就记得不了。”

    “记不得了?云景认错了?”

    “认了”

    “见血了吗?”

    “见了”

    女帝闭上了眼睛,深吸一口气,紧接着又睁眼,抬手一指龙床上的寇冬儿,却是看着周安,道:“小安子!你现在就把冬儿当成云景,当时你怎么打云景的,现在就怎么打冬儿,做给朕看”

    周安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寇冬儿一脸懵逼。

    两人对视了一眼,两脸懵逼,又同时看向女帝。

    这真的好吗?

    寇冬儿脸上异色很快就消失了,她爬下了龙床,站到了周安身前,已经恢复平静之色。虽然,她非常非常无辜,但女帝让做,那她就只能做,反正也不是什么大事,至少对她来说不是。

    因为当时周安打的是公主,还敢打多狠吗?

    也就是疼几下的事,不伤筋动骨的。

    “圣,圣上您确定”周安又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君无戏言!”女帝沉脸道。

    “那”周安又看向穿着清凉的寇冬儿。

    “你可让云景跪下了?”女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没,没有,奴才哪儿敢啊”周安连忙道,“就是,趴在那,趴在边上”周安指了指床榻。

    寇冬儿马上便去龙床边上爬着了,翘起屁股,周安都这么说了,寇冬儿能想象出是什么体位。

    “是这样?”女帝再问。

    “是”

    “云景没反抗?就让你打?”

    “反抗了奴才强按着的。”

    女帝又闭上眼睛,深吸一口气,而后道:“打!”

    周安有些磨蹭,但也是慢慢悠悠的到了寇冬儿身后,寇冬儿这身材,再加上这视角幸好周安没什么特别的心思,他现在想的都是,女帝生这么大火,真的是因为自己打了云景公主?

    “打啊!”女帝又睁眼喝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周安抽下去了,声音很清脆,寇冬儿的翘臀抖了抖。

    “不是见血了吗?就这种力度?”女帝又道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周安也是一狠心,挥起鸡毛掸子,狠狠的抽向非常无辜的寇冬儿,直接抽出了一道血印,寇冬儿因此闷哼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要是敢骗朕,你想清楚后果!当初怎么打云景的,就怎么打冬儿,给朕打!快打!”

    啪!啪!啪!啪!啪!

    周安也不管不顾了,打就打!不就是打了公主嘛,女帝再生气,又能怎样?

    训斥?罚俸?生几天闷气?

    就是可怜了寇冬儿。

    周安真的下狠手了,抽她!噼里啪啦打的那叫一个激烈,很快就见血了!皮开肉绽!

    寇冬儿也是硬气,毕竟是地煞境武者,开始还吭了几声,之后一点动静都没有。但她的身体已经有些抖,疼是真的疼,不过也就是疼而已,这种皮肉伤,还不如她练功时一次疏忽造成的伤势重。

    用的是鸡毛掸子,而不是板子,所以不会伤筋动骨,造成的伤害,也就看起来吓人,非常疼罢了。

    女帝捏着拳头,在一旁看着周安抽寇冬儿,她变颜变色的。

    终于!

    “好了!够了!”女帝喝道。

    周安马上收手,他身看女帝,女帝却已经背过身去,肩膀抖着,呼吸很重,她又来踱步。

    “你竟然打的这么重?”女帝这话语气很奇怪,像是自言自语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当时也是昏了头”周安还想解释。

    “云景从小脾气就倔,属驴的,因为她调皮,先帝也曾经责罚过她,但她从不认错,被打的就一声不吭自己生闷气,从小到大都这样甚至连朕打了她,就那么一次,就一巴掌,她就跟朕绝食,不理朕朕是她亲姐姐!”

    女帝来踱步,絮絮叨叨语很快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打她,你竟敢打她,还打的那么重,她竟然会跟你求饶,甚至还原谅了你她一点都不记恨你,甚至敢在信中写出来,她不在乎”

    “云景给朕的信,一共三百六十三个字,给小安子你的信,八百九十个字,她想你,胜过想朕,你打过她,她不放在心上,她还要找你,她想要见你,她不跟朕告状,她凭什么原谅你凭什么”

    女帝絮絮叨叨的说完,猛的抬头看向周安,道:“小安子,您跟朕说,你跟云景到底是怎么事?”

    周安脸色大变。

    惊呆了!

    他终于反应过来,重点不是他打了云景公主,而是云景公主原谅了他,甚至都说不上原谅,就没怨恨过周安!

    女帝怎么会心思缜密到如此可怕?

    两封信而已,不算容郡王给女帝的那封信,就说云景公主写的,给女帝一封信,给周安一封信,云景公主也没在信中写什么过火的话。

    但女帝却现了!

    她感觉到了!

    周安都呆住了。

    好像,翻车了!

    767e;5ea6;641c;7d22;3o1o;4e91;6765;96o1;3o11;5cof;8bf4;7f51;7ad9;ffoc;8ba9;4f6o;4f53;9a8c;66f4;65bo;67oo;65bo;67oo;of;8bf4;79d2;66f4;65bo;3oo2;