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六十五章 赐婚?!!
    女帝的智商什么时候变得这么高了?

    倒不是周安看不起女帝的智商,女帝本就极具才华,允文允武,自幼擅诗词歌赋、兵法谋略,虽在兵法奇谋一道上,还多处在“纸上谈兵”的层次,但女帝毕竟处在这个位置,从小被一群大儒能臣培养,哪怕是在耳濡目染下,才智也注定不会普通。 .

    可是,这根本就不是那么一回事啊!

    这是怎样的脑回路,才会让她觉得公主会跟太监有奸情?

    更何况!

    这本就是没有的事!

    还没有呢!

    女帝凭什么就认为……有问题?

    咋就突然如此心细如发吗?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以为,其中怕是有什么误会。”周安必须解释,他认什么?他都什么没干呢,真心冤枉的很,“奴才与殿下,说放肆一些,不过是玩伴罢了,奴才曾舍命救过殿下,殿下挂念着奴才,这也是人之常情,至于您说,殿下不记恨奴才,那是因为殿下已经出过气了,奴才惩戒了殿下,殿下也曾惩戒奴才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沉着脸,瞪红了眼望着周安。

    那表情,似乎是在说朕信了你的鬼!

    女人总是敏感的!

    当她觉得有问题,就会变得执拗,越想越觉得有问题,哪怕只是一点点解释不通的地方,也会被她放大。

    “怪不得你极力阻止云景出嫁,还将云景送去幽容,还言李平与云景不合适……”女帝根本不听周安说什么,固执的认为,固执的指责。

    这话说的就严重了!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不否认,奴才确实是不想殿下下嫁李平,但那是因为,殿下不喜,殿下对奴才哭诉,圣上也该知道殿下那要强的性格,她若不愿意,九头牛也拉不回来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说不下去了。

    因为女帝那眼神,真是越来越吓人,跟要吃人似的。

    显然,在这件事上,她是完全不信周安所说。

    就认为自己是对的!

    她相信的不仅仅是自己的判断,还有自己的直觉!绝对有问题,不可能没问题!

    龙床边的寇冬儿已经站起来,她的屁股彻底肿了,还在流血,但她不敢有太多表情,疼也忍着,一副不听不看就站在那的模样,实际上她是听着呢,而且已经被吓到了。

    云景公主与周安有问题?

    这是要真有……公主与太监传出苟且之事,可就不是皇室丑闻那么简单了,这公主,不是一般的公主,而是女帝的独苗亲妹妹,这太监也不是一般的太监,而是大内总管,名震天下的东厂厂公周安!

    女帝盯着周安,又向前走了几步,又凑近了,咬着牙问:“小安子,朕问你,你可曾与云景有过逾礼之举?”

    这话让她问的!

    “圣上,您知道的,奴才是太监……”周安想解释。

    “回答朕!有还是没有?”女帝对周安喊道。

    “没有!圣上,您要相信奴才!”周安十分肯定道。

    女帝目光有些阴恻恻的感觉,她径直向前走,周安便侧身让开了,女帝走到龙床前,又拿起了那两封信,一封是给女帝的,一封是给周安的。

    她又看了起来。

    寝宫内寂静。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冬儿姐伤势颇重,血流不止,您看,是否让奴才为她先医治一番……”周安又主动开口道。

    他敢在这个时候说话,一是他觉得寇冬儿是真无辜,太惨了!跟她一毛钱关系都没有的事,就被抽了!周安甚至怀疑,这可能是寇冬儿第一次在女帝身边被打。

    毕竟,她是从小便跟女帝一同长大的,因为年长女帝一些,说是看着女帝长大的,都没问题。

    抛去皇帝与侍女的身份,说两人情同姐妹,也并无不妥。

    可就算这样,寇冬儿还是被抽了,可想而知,女帝是动了多大的火!

    无辜是真无辜!

    二则是,周安在转移女帝的注意力,周安真问心无愧,虽然还是有那么一点怂的,但他真的是什么都没干啊!

    “治吧!”女帝声音冷漠随口回了一句,她还在看信。

    周安马上看向寇冬儿,对她示意了一下。若无女帝在场,寇冬儿是绝不会让周安给她疗伤的,但女帝都说“治吧”,寇冬儿就不能反对,她在周安的示意下,又趴在了龙床边上。

    周安结印。

    生愈术!

    因为只是治疗一些皮肉伤,周安甚至不需将手贴上去,就可治疗。他将带着治愈效果的光芒打了出去,覆盖在了寇冬儿臀部,寇冬儿的伤势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愈合。

    短短十几个呼吸的时间,寇冬儿屁股上的伤势便好了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女帝瞥了一眼,而后回身看向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也在这个时候收手,完成了治疗。

    女帝就看着周安。

    看的周安有些慌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云景不懂事,你也不懂事吗?你敢说你不懂云景的心思?”女帝终于开口,她的想法变了,或者说,她找到了全新的角度来看这件事!

    因为她想到了,周安若真对云景公主有非分之想,怕是也不会虐打云景公主,打的那么狠,脾气好的都不会轻易原谅,何况云景公主是那般脾气。

    而女帝又不能否认,周安虽是一个太监,但他确实是非常有魅力,而他能对云景公主产生吸引,完全是用命拼出来的,不止一次为保护云景公主而险些丢命。

    女帝这么说,周安心里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圣上,殿下尚且年幼,心性不定,奴才以为,殿下对奴才的思念,无非是因为在幽容少了玩伴,她贵为公主,容郡王极其亲眷,定不敢对她有任何失礼之举,殿下爱与人比试,奴才不想让,倒是符合了殿下的脾性,可在幽容,怕是不会有人敢如此对殿下……”周安也得为云景公主解释解释。

    绝不能让女帝以为,云景公主喜欢上了一个太监。

    这显然是会促使女帝再次对云景公主逼婚。

    “哼!”女帝冷哼一声,将两封信丢下,又突然扭头看向了一旁的寇冬儿,而后再望向周安,问道:“小安子,你觉得冬儿如何?”

    “冬儿姐忠心耿耿,服侍圣上十余年,不曾懈怠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是问你,觉得冬儿长得如何?”

    “呃……虽不及圣上您,却也是花容月貌,娇美无比……”

    “朕若将冬儿许配与你,你以为如何?”女帝又道。

    周安脸色一呆。

    寇冬儿脸色一呆。

    赐婚?!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