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六十六章 都是被你气的!
    周安与寇冬儿对视一眼,再次两脸懵逼。

    女帝,很绝啊!

    太绝了!

    也是豁得出了!

    为了阻止云景公主对周安的疑似“非分之想”,女帝竟然将自己最信任的贴身侍女都拿了出来。寇冬儿可不是一般的侍女,她虽然也才二十多岁,却是大内女官之首,宫内资历再高的老嬷嬷,也没寇冬儿的地位高,权利大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她是大内唯一足以威胁周安总管权利的人!

    之前,她是威胁不到康隆基的。

    但周安毕竟还没达到康隆基的高度,他都不敢去轻易得罪寇冬儿,而在他之下,从二总管开始算,宫内所有宫女太监,见了寇冬儿都得毕恭毕敬。

    甚至连一些老太监都得叫一声“冬儿姐”。

    这可是一个能给女帝吹枕边风的女人!

    还是一个地煞境强者!

    太监婚配,古来有之。

    东乾一朝自然也有,只是近几十年来,因为康隆基的关系,他为表率,所以这种事便少了许多!太监娶妻有些是因为心理扭曲,有些就是因为孤独寂寞冷,想要找个能在晚上说话的人。

    还有的则是,两人都孤独寂寞冷,因为没有亲人,所以需要亲人陪伴,相互扶持生活。

    一般来说,普通没本事的老太监老嬷嬷,在晚年时活的都不算好,甚至可以说晚景凄凉。

    可就以周安与寇冬儿的情况来看,两人都没有这种需求,两人皆在大内掌握极大权柄,寇冬儿也没到年老色衰自怜自哀的年纪,周安更是年轻,一点都不孤独!

    女帝真是想一出是一出!

    显然她是的急了。

    但对周安来说,这事儿,绝不能接受!

    因为他长出来了啊!

    长出来了!

    若真跟寇冬儿成婚,寇冬儿给他暖床,肯定是会被发现的,以寇冬儿对女帝的忠诚度来说,她知道了,女帝就一定会知道,那就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可周安又不能以,寇冬儿不合适,女帝身边需要寇冬儿为理由,而拒绝女帝。

    因为他一旦这样说了,女帝可以换人啊!

    宫女多得是。

    寇冬儿呆了呆,又变颜变色了,她端着手垂下头,也没言语。她不是不能说话,不是不能发表意见,但她没说。其实作为大内第一女官,作为一个大内高手,寇冬儿是从不为自己的未来担心的,女帝若让她嫁给其他太监,她肯定是要争一争的。

    甚至不是嫁给太监,将她赐给某位重臣为妾,她都得说道说道,甚至可以哭给女帝看。

    但周安嘛!

    虽然是一个太监,却是新晋大内总管,是目前东乾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存在,不仅仅极为年轻,手握权柄,还是天罡宗师,更重要的是……周安不让人讨厌,他长得好看。

    自入宫以来,寇冬儿便几乎断了婚嫁的念想。

    而现在,女帝想要将她嫁给周安,她的心思也只是,不反对……也没多欢喜。

    就事论事,女帝是待她不薄的。

    就以周安现在的权势来说,不知道多少王公大臣想要将自家亲闺女送到周安身边呢,太监又如何?天下人多对太监嗤之以鼻,却又在追逐权势时,什么都舍得!

    “圣,圣上,奴才以为,此事不妥……”周安都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“看不上朕的冬儿?”女帝横眉,“那你是看上了谁?与朕说!”

    寇冬儿也瞥眼看向周安,脸色微微变化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并非此意,冬儿姐才貌双全,秀美绝俗,称得上天姿国色,是奴才配不上冬儿姐才是,奴才一介阉人,非冬儿姐良配,而且,太公爷也才归天几日,还未下葬,奴才理应为太公爷守孝,再者,当今天下已入动荡,六大藩王蠢蠢欲动,五州之乱还未平定,西北之地更已生乱想,值此江山有难之际,圣上赐婚于奴才,怕是不妥吧……”

    找理由!

    很好找!

    女帝沉默。

    因为周安说的很有道理,不说其他,单单就说康隆基刚死没几天,周安就不适合成婚,虽然周安不是康隆基的儿孙,不用为康隆基守孝几年,但康隆基可是现在葬还没葬呢,就给周安办喜事,自然是不合适。

    女帝知道,是自己冲动了。

    甚至可以说,有些昏了头了。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气,从开始怀疑到越想越多,收都收不住。

    她更不知道,自己为什么会一下子想到寇冬儿。

    其实寇冬儿是大内最不适合嫁给周安的宫女,因为周安是大内总管,寇冬儿也在大内手握极大权柄,是女官之首,两人若成夫妻,对皇帝来说,是极为危险的事,若两人都有造反之心,甚至可以直接对皇帝发动宫变!

    当然,女帝不是怀疑两人的忠诚。

    但道理就是如此!

    就好像,假如内阁首辅是女人,中州军大元帅是男人,女帝的行为就相当于,让内阁首辅与中州军大元帅成婚,文官之首与武将之首成为夫妻,都可以直接架空皇帝造反了!

    身为一个帝王,是绝不能犯这种错误的。

    但女帝刚刚偏偏就下意识的先想到了,自己的贴身侍女,寇冬儿!

    “是朕糊涂了……”女帝念叨了一句,竟然认错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女帝又突然拿起窗边上的一本书,摔打在周安身上,喝道:“都是被你气的!”

    “圣上恕罪。”周安连忙躬身道。

    认错就对了!

    女帝说是被周安气的,那就是,别争!现在的女帝惹不起!

    “此事……再说吧。”女帝有了作罢的心思,但她还是看着周安,喘了几下粗气,这才坐下,又抬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,她感觉自己都快被周安气病了,头疼!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帮您按按。”周安上前几步,已经伸手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女帝一巴掌,将周安的手打开了,沉着脸道:“不用你!”

    周安只能放下手。

    女帝自己按了几下,又对周安横眉道:“还不快给朕按按!”

    神经病啊?!

    周安也没敢说啥,再次上前,伸手给女帝按头。

    女帝闭目一阵,又睁眼,拍了拍身旁,示意周安坐下。

    周安坐下,女帝便在龙床边上躺下了,枕着周安的腿。寇冬儿想要上床,给女帝捶捶腿,但她身上有血,会弄脏,因此她道:“圣上,奴婢去洗洗。”

    “嗯,去吧。”女帝闭着眼睛,抬了抬手。

    寇冬儿先去了屏风后,套了件衣服,将身体裹好,才匆匆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你是不是觉得朕有些……小题大做了?”女帝突然开口问,她枕在周安腿上的头还动了动,似乎是要调整一个舒服的姿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