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六十七章 要你有何用?
    “圣上您压力太大了。 .”周安不轻不重的给女帝按着头,轻声道,“压力大,忧思过度,难免性情急躁了些,这不怪您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无言,侧躺着不动,享受着周安的按摩。

    她真的心思很乱。

    或许正如周安所说,真的是压力太大了,吴绪宽的死,带来的并非是前所未有的轻松,而是更让人喘不过气来的压迫,山河动荡,似乎随时都可能天下打乱,而且苗头已生。

    “那净土圣母,何时才能出宫办事?”女帝闭着眼睛,又突然开口。

    “明日晚间,奴才就将与她结下净土圣印,最早后天,便可放她离宫。”周安低语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应了一个鼻音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现在已经是解决五州之乱的关键,但真正让女帝忧虑并不是五州之乱本身,五州之乱平定起来并不麻烦,因为江湖正派已经出手,大量江湖人奔赴五州。

    他们决不允许净土教发展成造反军势力。

    五州之乱只是一个导火索。

    六大藩王中,距离五州最近的是云肃王,女帝目前已经下令调遣五州兵力围剿造反,这导致制衡云肃王的兵力的大大缩减,而一旦出现任何战事不利的局面,云肃王就将彻底失去制衡。

    甚至不需要出现那种局面,云肃王都可能起兵造反!

    云肃王若反了,其他五大藩王必然会有所动作的。

    不过,女帝已经派人传旨云肃王,让他出兵平乱,用他的兵力,去打净土教造反军,也不知道他会不会接旨,会如何反应,不好说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。”女帝突然唤了周安一声,还翻了个身。

    “奴才在呢。”周安应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……云景是不是真对你有那种心思?”女帝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没有吧……”周安哪敢说有。

    “朕觉得有。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周安没敢再接茬。

    “你打了云景之后,是不是也给她疗伤来着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“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还敢说,你对云景没有逾礼之举?那巴掌都摸到云景身上了吧?”

    “圣上,医者仁心,再说……隔着衣服呢。”

    “隔着衣服就可乱来?”女帝睁开眼,抬头看周安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是这个意思……”周安都不知道咋说了。

    女帝又开始不讲理,惹不起惹不起!

    “云景做得不对,你训斥她一番也就罢了,她能畏你几分,倒也不是坏事。”女帝又连道,“可你却虐打她,云景乃是朕的亲妹,贵为一国公主,你都敢打……”

    咋又提起这茬了?

    “奴才一时冲动。”周安只能如此说。

    “冲动?是不是等哪天你觉得朕做的不对了,也要冲动?将朕也打的向你求饶?”女帝这话说的可就严重了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哪儿敢啊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?哼!”

    周安头大,好想溜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感觉好些了吗?奴才的手法可有进步?”周安施展转移话题**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好多了,不错。”女帝随口回道。

    “啊……”周安突然张嘴,打了一个大大的哈欠,累了……疯狂的暗示女帝,自己累了!困了!要睡觉!

    “累了?”女帝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有些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挺着!”女帝口气很冲。

    知道周安累了,女帝故意的,还没消气呢。

    周安也是服了她,真没气她,是她自己瞎想,想完了自己把自己气得不行,还都怪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是没处说理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。”女帝突然坐了起来,又伸手捏了捏自己的后颈,晃了晃头,一副颈椎不太舒服的样子。她又翻了个身,趴在了龙床边上,说道:“上来。”

    “啊?”

    “给朕按按背,最近批阅奏折……酸得很。”

    “是。”

    周安脱了鞋,动作小心上了龙床,从女帝身上翻过去,跪在里侧,开始给女帝按背揉肩。

    才按了几下。

    “等等。”女帝说了一句,略微起身,将披在肩上的薄纱撤掉了,丢一边,而后又趴下,才道:“按吧。”

    薄纱扯掉了,女帝里面穿的可是肚兜。

    肚兜是只挡前面,不挡后面的,女帝的玉背全露着,就几根绳,形不成什么遮挡。

    让人受不了。

    自从长出来之后,周安的心思就发生了些许变化,然而,再怎么变化,他现在也得忍着,受不了也得受。

    双手按在女帝的玉背上,慢慢向上滑,修长的手指捏住女帝的后肩,慢慢用力,揉,捏,搓,按!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发出一声闷哼,这是很舒服的鼻音。

    周安就当没听到。

    继续按!不得不说,周安的按摩手法,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已入臻境的地步,按摩,他是专业的!享受,女帝是专业的!

    “下面一点,对……”

    “用力,多一点!”

    “嗯,好。”

    “轻点,过了过了,小安子你怎么回事?故意的吧?”

    “对,嗯……好……嗯……”

    不知道怎么回事,周安今天竟然有些发挥失常,女帝又哪里知道,周安现在有多难受,真是煎熬啊!

    吱呀。

    大殿的门开了,是洗过澡的寇冬儿回来了,她先去了龙床附近的屏风后,脱去了衣服,又仅穿着亵衣从屏风后走出来,翻身上了龙床,与周安并排跪,看了一下,而后才开始给女帝捶腿。

    “冬儿,刚刚小安子打疼你了吧?”女帝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是。”寇冬儿就回了一个字,说不疼那太虚伪了。

    “别怨恨朕,朕刚刚昏了头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奴婢不敢。”

    “你要是想出出气,可以打小安子几下。”

    寇冬儿一下子没声了,她真的扭头看向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斜眼看着她,你敢?!

    “奴婢不气。”寇冬儿又收回目光,轻声道。

    “嗯……”女帝又发出舒服的鼻音。

    周安是真难受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寇冬儿回来之后,就在他身边跪着,那肚兜,根本就挡不住她那两个大白兔,周安的视角也是出奇的好。

    “行了,小安子,夜深了,你回吧……”女帝终于放人。

    “是,圣上,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溜了溜了!

    周安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下床,将鞋踩上就溜了,急匆匆的好像家里着火了似的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乾礼宫,宁安苑。

    周安面无表情的负手而归,整个人气色都不是很好,他现在已经念头不通达了,因为被女帝无意的撩了,他整个人都处在一种“要你有何用?”的心态里。

    长出来有什么用?长出来也不能用啊!

    要你有何用?

    周安才进院子,便看到白小葵在院子里徘徊,似乎是在等周安回来。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见周安进来,白小葵马上快步靠近,甚至等不及的腾身而起,以轻功飞身向周安,直接扑到了周安怀里,紧抱着周安的脖颈。

    “公子,谢谢您。”白小葵在周安耳边道。

    她用过解药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