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六十八章 你打算如何谢咱家?
    黑死丹解药,对白小葵来说,那是突如其来的惊喜!

    白小葵一直都以为,周安对她的信任,完全是建立在用黑死丹控制她的前提下,开始确实是如此,可到了现在,情况已经发生了变化。白小葵自然是想不到周安那种复杂的心思,在她的角度来看,周安可以用黑死丹永生永世的控制她。

    周安还传授了她无上异术,无论是飞物术,还是知魂术,放在江湖上,都会引发血雨腥风的争抢。

    周安用黑死丹控制她,传她小法术,这好理解。

    可周安又给了她解药,这就不好理解了。

    服用黑死丹之后,白小葵的精神一直都处在亢奋的状态中。

    当她服用了那周安用两个时辰炼制出了丹药之后,她感觉那种亢奋的感觉消失了,她知道,自己自由了!她可以重新选择自己的人生。

    月朗星稀,软玉在怀。

    夜色下的周安,感觉到了自己心跳的异常波动,才被女帝撩完,正难受呢,白小葵就来投怀送抱。

    “谢咱家,小葵,你打算如何谢咱家?”周安用力搂了一下白小葵的腰,手贴着白小葵的背,向下滑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白小葵猛的抬头,她激动的已经双目含泪,此刻脸颊上又泛起酡红。

    眼神有些慌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哈哈,咱家逗你的……”周安又大笑,放开了白小葵。

    不可以!

    绝不能对白小葵乱来!

    虽然这并不难,白小葵未必会拒绝,但周安不想要轻易的放纵自己,当然,最最重要的是,因为《血魂大法》的关系,白小葵必须保持处子之身,这一点尤为关键,她若失身,轻则功力尽失,重则走火入魔而死。

    而对此,周安还是找到好的解决办法,他想让白小葵转修其他功法,但一直都没找到合适的。

    这可不是开玩笑的!

    周安知道自己刚刚失言了。

    都怪女帝!搞的周安心神不稳。

    “无需谢咱家,都是你应得的。”周安淡笑着道。

    院子里还有两个小太监,他们都守在北边正殿的门口,躬身垂头,好似什么都没听到,什么都没看到……其实周安也没干啥,就是身为一个太监,说那种话有些奇怪而已,而内廷的这些小太监,就算敢说女帝的闲话,都不敢说周安的!

    周安砍过的脑袋,要比内廷宫女太监加一起都多!

    “夜深了,回去歇了吧,有事明天再说。”周安又对白小葵道。

    “恭送公子。”白小葵对周安低头行礼。

    周安脚步匆匆回了大殿。

    进入殿中关好门,周安才向里面走几步,便看到了床榻上玉体横陈的净土圣母,这女人的睡姿很美,穿的还清凉,肚兜遮身,被子也被她踢到了脚下,周安站在殿中,遥遥的看着,思索了一阵。

    不能上床,会出事的!

    净土圣母才是他真“惹不起”的女人!

    因为净土圣母境界高,周安内修境界只有地煞圆满,而净土圣母已快接近中品天罡,一个不好发生点什么,周安会被吸干的!哪怕封了净土圣母的经脉,周安都无法确定,净土圣母是否能在此状态下运用双修功法。

    何况,周安对净土圣母并无那种想法。

    也不能让净土圣母知道,自己长出来的事。

    溜了溜了。

    周安脚步无声,转身直接向大殿侧门走去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走到门前,周安轻轻敲了一下侧门,而后才推门而入,进了偏殿。

    白小葵也是刚从正门回了偏殿中,坐在桌边不知道在想什么,见周安进来连忙起身。

    “嘘!”

    周安对她比划了一下,关好门快步到了她身边,低声问道:“你今夜可要修炼?”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小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她要修炼知魂术,根本没心思休息,因为她神魂之力变态的强大,倒是也不至于困的没精神。

    “那好……你修炼……”周安低声斟酌着道,“咱家现在不好与老妖婆同床,刻意避开她,她怕是会有疑心,就在你这里借宿一晚,你修炼你的,咱家睡咱家的,之后老妖婆若问起,就说咱家教你功法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想的很全面。

    其实他完全可以将净土圣母赶出去,让她去南殿去睡,或者周安去南殿睡,但如此突然的“分房”,净土圣母不起疑心才怪。

    周安可以在方方面面都看不起净土圣母,鄙视她,但绝不能小瞧她的智商。

    这女人太精了。

    周安睡觉了。

    这一夜,当然是什么都没发生。

    周安上床睡觉,白小葵盘坐在蒲团上,彻夜修炼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新的一天,太阳初升。

    周安早早起来,先去了乾武宫,后随着女帝一同上朝。

    早朝持续到中午。

    需要商议的事太多,虽然大的造反目前只有五州之乱,但小的造反近一年来,已经有十多起,虽然多数都已经平定,并未发展成大的灾祸,可还是有几起,依旧处在平定之中,不好说会发展成什么样。

    下朝之后,周安去了东厂。

    一直忙到了入夜前,才匆匆回宫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现在已经是大内总管,不应该如此频繁离宫的,甚至说,就不该出去,要陪在女帝身边,辅佐女帝处理政务,可现在,情况特殊,满打满算,东厂也在建立几个月而已,周安不可能对东厂放权,一切都得他亲手抓。

    乾武殿。

    “……圣上,鄂州民乱已起,鄂州乃是净土教兴起之地,此民乱与净土教怕是脱不了关系,五州之乱,很可能重演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向女帝汇报了一个重大情况,鄂州民乱!

    鄂州地处东乾南方偏东部,属于南方最繁华的州地之一,那里并非净土教总舵所在地,却是净土教经营最久的地方。

    还有一点很重要,鄂州紧邻着靖州,靖州则是藩王国,是靖忠王的封地。

    靖忠王乃是东乾宗室,初代靖忠王武达鳌,受封于两百八十年前的博宗时期,其乃是博宗皇帝的第九子,文武双全,战功赫赫,是以军功受封的藩王,世袭罔替。

    靖忠王位传到这一代,血脉已经与宗室嫡系隔得很远,从辈分上来说,当代靖忠王武伯炎是神都女帝子侄辈的,而他已经有六十多岁了,这与女帝辈分高有关系,她是宣宗皇帝的女儿,而宣宗皇帝如果活到今天,都得八九十岁了。

    六大藩王里,就没有一个是安分的,包括女帝同父同母的亲哥哥奉中王武云庄。

    这靖忠王自然也不例外,为此,早在神都女帝登基不久之后,神都女帝便在鄂州派驻了重病,一般来说,东乾一州之地只有两万州兵,而鄂州足有八万,其中五万驻守于鄂州与靖州之间的罗山关。

    鄂州民乱,单以鄂州兵力,就可以平定。

    但有靖忠王这个因素在,情况就变得麻烦了。

    女帝沉思许久,才开口道:“朕会与李帅商议,此事你无需挂心……净土圣母的事,如何了?”女帝也是着急,又催问,在她看来,只要是与净土教有关系的事,都可以派净土圣母去解决。

    “圣上,就在今夜,奴才将与净土圣母结下净土圣印……”

    “快办吧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“去吧!”

    “奴才告退。”

    周安转身就要走。

    “等等!”女帝却又突然叫住了周安。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周安回身看女帝。

    “你可有给云景回信?”女帝问道。

    “下午的时候,奴才给殿下写了回信,已经差人送出去了。”

    “你写了什么?给朕看看。”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