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七十五章 很有乐趣吗?
    周安的担心显然有些多余,净土圣母虽然没有受制于女帝,却受制于周安,因为有净土圣印的关系,周安想要害死净土圣母,不要太轻松。 .

    女帝拉着净土圣母,进行了亲切友好的“会谈”。

    好似曾经那个差人责打净土圣母,要挖掉净土圣母眼睛的不是她一样。

    女帝越来越成熟了。

    她登基也快要有一年了,在这不到一年的时间里,女帝所经历的波折劫难,怕是要比太平盛世时期的帝王,一辈子都多!

    沙盘前,女帝向净土圣母亲口讲述了当前有关净土教的局势情况。

    主要是五州之乱。

    周安一直陪在一旁,一直都没言语。

    “你若归于江湖,再有朝廷暗中资助,你觉得需要多少时间,才能平定五州乱事?”女帝最后问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“短则半个月,长则一个月。”净土圣母斟酌道。

    这是她能做到的极限。

    其实已经非常快了!

    造反哪里是那么好解决的,哪怕是在偏远之地,涉及数千人的小造反事件,在一切顺利的情况下,也至少需要十天半个月,才能得以解决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给出的时间,倒是符合女帝的预期。

    “好!那朕便给你一月时间,有什么需求,需要朝廷援手,你可与小安子说……一个月内,五州乱事若能得以平定,朕便准你净土教传教天下……赦免你以往的全部罪行!”

    “草民定不辱圣命!”

    谈完了,并没有用太长时间,过程非常顺利。

    其实,这一切都是在计划中的。

    虽说君无戏言,但这也只是针对一般之事,历朝历代,哪个皇帝没反悔过?

    抱着免死金牌被砍头杀全家的人,哪个朝代没有?

    女帝说保净土教世代昌盛,那也是在净土教守规矩的前提下,女帝说允许净土教传教天下,这是之前就谈好的,因为净土圣母要为朝廷至少效命三年,她要带领净土教为朝廷办事,在此期间,朝廷自然不能再打击净土教。

    其实女帝随时都可以反悔,给净土教扣一个造反的帽子就够了!

    女帝先让净土圣母退下去准备了。

    而后便带着周安去上朝。

    早朝已经误了一些时辰,但也没太久,问题不大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中午,周安来到东厂衙门。

    先例行翻阅了昨夜以及今天上午送来的重要情报,而后又就追查乱党一事进行了过问,还有东厂密侦卫扩编一事,周安对新招收的一批东厂番役,进行了长达半个时辰的训话与思想教育。

    等周安再次回到书房时,便看到了,净土圣母坐在他的椅子上,正在一脸认真的看情报。

    这家伙上午就来了。

    就在周安还在上早朝的时候,因为得了女帝口谕,她可以来东厂查阅情报,这也是经过周安允许的,她之所以没马上上路,是因为没有头绪,不了解情况。

    而目前,东厂掌握了大量关于净土教的情报。

    她需要看过这些情报,才好去办事。

    周安中午到东厂时,她就在,不过不是在周安的书房,而是在东厂存放档案的密室里,周安也没去找她,没那个时间,忙着呢。

    小亭子守在净土圣母身边,将一份份文书拿出来,递给净土圣母过目。

    自净土圣母来了东厂衙门,小亭子就一直陪在净土圣母身边。

    因为小亭子得了周安口信,周安让他亲自全程盯着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若是规矩,小亭子盯着就万无一失,净土圣母若是不规矩……谁盯着都没用!

    周安进门,净土圣母就抬头看了周安一眼,又低下头看情报。

    她已经换了装扮,身披黑色斗篷,脸上还带着一个非常独特的金色面具,这面具根本就无法对她的脸形成遮掩,大约只挡住了眼睛周围那一块,还从右侧弯下来,贴着右侧脸颊,也不过是几道金丝而已。

    这面具大约只能挡住净土圣母面容的四分之一,这是她之前就特意准备好的,目的是为了挡住眉心上的金色火焰印记!她不能让人知道,自己与谁结成了净土圣印,成为了谁的信徒。

    尤其是不能被净土教内部的人知道,不然,身为教主的她被人控制了,她有如何统治净土教?

    “厂公……”小亭子见周安来了,匆匆到了周安身边。

    “看了多少了?”周安低声问。

    “总体,大约一半,一直看下去,得看到入夜……”小亭子恭敬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安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看的还算快。

    “小小太监,这些也看完了,再拿给我……”净土圣母将文书一合,抬头道。

    周安是小太监。

    小亭子是小小太监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知道小亭子是周安的心腹,小亭子也这东厂衙门里,少数知道净土圣母真实身份的人之一。

    小亭子看了周安一眼。

    周安对小亭子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小亭子又去一旁柜子里,找出了厚厚一叠封装的文书,交给净土圣母后,将净土圣母看过的那些都收走了,放回原处。

    周安又对小亭子勾了勾手。

    “她都看了什么?”

    对小亭子询问了一番之后,周安便让小亭子出去了。

    周安走到桌前,从怀里掏出了一个小瓶子,放在了桌上。

    “这里面是一颗黑死丹,是给你备用的。”周安连道,“再有不到半个月时间,你体内的黑死丹就会发作,记得来找咱家,咱家会给你一颗……这颗是给你应急的,就是在你无法及时来找咱家,黑死丹已经发作的情况下,你才能用!”

    净土圣母抬头看向周安,嘴角缓缓上翘。

    她慢慢起身,绕过了桌子,回身靠着桌边,歪头看周安,将那小瓶子拿了起来,先亲了一下,才收入怀中,而后便伸手勾住了周安的领口,手指在周安颈间慢慢划过,很轻柔的画圈圈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你怎么这么狠心呢?”净土圣母笑容更盛,却笑的有些哀怨,“非要用这丹药来折磨姐姐,姐姐都已经从了你了,折磨姐姐很有乐趣吗?你要是想发泄你那变态的**,直接一些嘛……”

    又骚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