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七十六章 吃饱喝足之后……2
    “小太监……你说,你到底想做什么?跟姐姐直说……”净土圣母说着话,慢慢的拉起周安的手,与周安十指相扣,笑的越娇媚。

    周安已经可以确定。

    不是自己想要这么净土圣母,觉得有什么乐趣,或又什么变态欲望的不到泄。

    真正觉得有乐趣的,是净土圣母!

    “你离开乾京之后,咱家会安排人与你保持联系,你归顺朝廷之事,必须保密,不可被外人知道。”周安依旧严肃,语很快,“你应该知道其中利害,咱家也不与你多说,你只需要记得,一旦因为你,引江湖人对圣上的刺杀,朝廷会倾尽全力,无论付出多大代价,也要覆灭净土教!”

    “不要这么严肃嘛,笑一个,小太监……”

    “还有,东厂会一直为你提供情报支持,咱家也希望你,在获得重要情报时,马上派人送到咱家手中,这关乎江山社稷,咱家不是与你开玩笑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来,要不要摸摸看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猛的将手抽回来,面无表情道:“咱家没时间跟你胡扯,请你自重!”

    “呵!你又不是没摸过,多少个日日夜夜,你与姐姐同床共枕,哪次不是假装睡着了摸姐姐?”

    污蔑!

    毫无下限的污蔑!

    “你看完情报了吗?要不要咱家现在就送你滚出去?”周安横眉瞪眼,“能别骚了吗?”

    “不骚了不骚了。”净土圣母也怂了,她就是逗周安玩,但周安看起来是真要赶走她,她可还没看完情报呢。离开周安身边,净土圣母回到桌后,坐下的同时道:“老了老了,骚不动喽!”

    “关于白小葵,咱家得提醒你,如果白小葵在江湖上出了意外,让咱家知道跟你有任何关系,咱家都会杀了你!”周安又道。

    “那贱婢做的事,全江湖都想要杀她,你可别冤枉姐姐,她要是死在江湖上,跟姐姐有什么关系?”净土圣母头也不抬的道。

    “咱家只是警告你,别以为圣上现在看重你,咱家就不能杀你,咱家要让你死,谁都拦不住!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知道了,姐姐知道的,你那小情人皇帝,什么都听你的。”

    周安被净土圣母怼的沉默了一下,才道:“不要乱说话,编排圣上,是死罪!”

    “呵!”净土圣母笑了一下,意义不明的笑声。

    周安与净土圣母说了好一阵,把必要的事情全都交代了一番,并反复警告她,由于净土圣印的效果并非绝对服从,周安不得不如此,话先说清楚,净土圣母不安分,周安才好抽她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有用的,因为净土圣母在不知情的情况下,间接威胁或伤害到了周安,心魔是不会反噬的,但假若净土圣母知情的,她还做出了间接给周安带来伤害的事,心魔就会反噬。

    净土圣印的服从效果,也能够左右到净土圣母的一些决定。

    与净土圣母谈完,周安又叫小亭子回到书房里,独自走了。

    忙着呢,还没忙完。

    他直接离开的东厂衙门,带人去了镇抚司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入夜多时,周安终于回宫。

    先去乾元殿汇报情报,而后才回了乾礼宫。

    宁安苑。

    “送膳。”周安进入大殿才坐下,便叫人送晚饭来,饿了,他得吃饱饭,才好运动。

    “小葵。”周安又扭头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侧门很快便开了,白小葵从偏殿入正殿,匆匆走向周安。

    “坐!”周安示意白小葵坐下,又问道:“知魂术可有所有突破?”

    “还没呢公子。”白小葵回道,声音倒还是正常,但看那神色,那眼神,似乎对周安有些躲闪,不敢与周安对视。

    “可是遇到了什么难点?”周安再问,瞥眼看白小葵。

    两人聊着,很快,一群太监宫女便进门了,都拎着食盒,从食盒里拿出了一盘盘热腾腾的菜肴,将桌子摆满,而后便全都退了出去,关好门。

    周安与白小葵边吃边聊。

    在知魂术的修炼上,白小葵确实是遇到的难题。

    最大的难题就是,她无法试验,不知道自己是对还是错,无法做出调整。不同于飞物术,飞物术是可以直接演练的,并逐渐纯属掌握,随便找个东西,控制其飞行,就可以了。

    可知魂术的受术方,并非什么物体,而是人!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,白小葵无法对人进行搜魂,她无法进行这种尝试,因为那是会死人的,刚开始练,对方神魂俱灭或变成傻子的可能性,是百分之百的!

    “咱家明白了,明日吧,你随咱家去镇抚司……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需要“试验体”?

    镇抚司有的是,多少乱党关在镇抚司内狱,死罪是定了,就等着砍头了。

    饭后。

    周安带着白小葵去宁安苑后院里散步,后院虽然不算太大,但也是一个小花园,种了很多果树,春初时节,果树都已经抽芽了,在月下漫步,看着生机勃勃的景象,倒是别有一番滋味。

    周安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。

    培养感情?

    或许吧。

    两人溜达了半个多时辰,周安突然歪头,在白小葵耳边低声道:“回去洗澡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!”白小葵应了一个鼻音,红着脸跑开了。

    又半个时辰。

    还是二更天,距离三更天还有不到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洗过澡的周安回到正殿,又走到了正殿侧门门口,缓了一下,才将那门推开,进了偏殿,回身关门。他之所以选择去偏殿,而不是让白小葵来正殿,是因为正殿门外有人,有什么动静,是可能被听到的。

    偏殿里。

    烛光昏黄。

    就一盏小烛台,在桌角上点亮,偏殿里大部分空间,都笼罩在黑暗之中。

    桌子距离床榻很近,白小葵坐在榻边,看起来是洗过澡了,也换了衣服,身披着红色的纱衣,这颜色,倒是很有仪式感。

    见周安进来,白小葵马上紧张的站起来,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,却又迅坐下,垂下头,脸颊泛红。她手拉着自己的衣角,很用力的捏着,骨节泛白。

    嗒!嗒!嗒!

    很轻的脚步声,逐渐到了白小葵身前。

    白小葵甚至已经摒住了呼吸,她知道自己将迎来什么。

    “小葵……”周安扭身坐在了白小葵身旁,轻声问:“你准备好了吗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