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七十七章 成长了
    烛光的映照下,白小葵的俏脸越发的娇红鲜艳。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”娇羞的声音中,带着些许颤音,白小葵甚至不敢抬头看周安,周安能听到,白小葵的心跳已然加速,嘭嘭嘭,快的好似要跳出来。

    “别紧张,都是第一次……”周安轻语,左手拦住了白小葵的肩头,略微侧身,右手勾住了白小葵的下巴。

    白小葵长长的睫毛抖的越发厉害,她“被迫”扭头看向周安,双眸中已经蒙上了一层水色。

    周安低头。

    轻含住了白小葵朱红色的唇。

    放倒。

    抚摸。

    乌云遮月。

    起风了。

    空气渐渐潮湿,水气迷蒙了夜色,刚刚抽芽的柳条在夜风下轻微的起伏抖动,含苞待放的小花被滋润的更加娇颜。渐渐,细雨慢慢的下,这是初春时节的第一场雨,春雨润如酥,不过如此。

    白小葵觉得自己要死了。

    当两人回归原始时,白小葵觉得自己可能被周安杀死,很难想像,女儿身如何承受那般。

    雨越下越大。

    从小雨转为了暴雨倾盆,才现出生机的柳条与那粉嫩的花骨朵,受到了暴雨的摧残,在风雨中摇摆,却无从躲闪,就好像波涛汹涌中的一叶扁舟,只能随风荡,随浪起伏。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春雷响!

    整个世界似乎在这一刻都变得通亮,春雷遮掩的女儿痛的娇吟,闪电布满了夜空。

    风越大。

    雨越急。

    整夜不停歇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清晨。

    云雨渐之止,太阳初升。

    被狂风暴雨摧残了一夜的小花,并未凋零,反而变得更加娇艳,露珠在嫩叶上缓缓滑落,小花似在一夜便完成了绽放,朝向初升的太阳。

    偏殿。

    周安以奇怪的姿势降服着白小葵。

    汗水已经浸透了锦被,淡化了那一抹鲜红。

    阴阳相合,阴阳相生,经二人身体完成大周天运转,堪称恐怖的阴阳内力,犹如倾泻的洪水,不断冲击着坚不可摧的堤岸,直到堤岸出现一道道裂缝,被洪水渗透,被洪水撕裂,轰然而溃!

    “呼……”周安慢慢吐出一口青气,缓缓睁开皓月般的双眸。

    以单薄臂膀紧勾着周安坚实背部的白小葵,也在此刻睁开双眼,娇红未退,眉目如画,美不胜收。

    这一夜,她与他都成长了。

    “感觉如何?”周安翘起嘴角,轻声问。

    “公子你坏……”白小葵俏脸更加的娇红,红的似要滴血,她钻入周安的怀中,滑腻的汗水似乎将两人都粘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咱家是问你,修行感觉如何?可有进境?”周安又道,口气颇为认真,但看神色,却颇有调侃之意。

    说完,周安捏住了白小葵的手腕。

    内力极满,半步天罡!

    白小葵武道境界,已达到地煞境圆满的极致!只差半步便可突破界限,将内力化为罡气,成就天罡宗师之境!如此提升,不可谓不巨大!

    因为白小葵之前也才上品天罡境罢了。

    从上品到地煞圆满,也并非多难以跨越,以白小葵天赋,正常修炼,三十岁前地煞圆满,不是不可能。但若说从地煞圆满到半步天罡,这就不可推测了。

    因为一旦达到半步天罡,便有冲击天罡境的基础,无论是内力总量,还是内力强度,以至于经脉韧性,都要达到某种极限。

    算起来,白小葵小境界的提升,是提升了一级半!

    而后半级提升上去的难度,要比前一级更难!

    就比如说高宏,他地煞圆满多少年了,境界也非一般的地煞圆满可比,可就是达不到半步天罡的标准,距离天罡境更是遥遥无期,正常情况下,怕是要穷其一生,才有那么些许机会入天罡。

    这是白小葵与周安初次双修得到的好处,大的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这与两人都是第一次有极大关系。

    不过,周安得到的好处,却要比白小葵小得多,他内修境界本就地煞圆满,而现在,也是提升到了半步天罡的程度!两人的内修境界直接拉平了,这并非偶然,而是一种必然,因为第一次双修,周安也不敢大意,不敢乱来,他必须控制阴阳平衡。

    “公子,你真好……”白小葵手臂攀上了周安的脸颊,指尖轻轻划动,腻声喃语。

    这幅姿态,这模样,这口气。

    搞的周安都不想起床了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周安用力拍了一下白小葵的翘臀,笑语一声:“妖精!”

    “呀!公子……原来公子喜欢这种调调……”白小葵含笑,对周安嗔怪挑眉,这一瞥,竟是风情万种。

    “还敢瞪咱家,吃了你啊!”周安吓唬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又想作践奴家,若是真没吃饱,奴家从了您便是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嘿!越来越放肆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这不是就是公子想要的嘛……”

    白小葵竟然骚起来了!

    跟净土圣母似的,不愧是净土圣母教出来的,放下羞涩后,也是媚气逼人。

    “行了,以后日子还长这呢,这天都亮了,该起了……来香一个……么!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起床了。

    周安下了床榻,白小葵连忙起来,自己还未来得及穿衣服,便先拾起周安的衣袍,伺候周安穿衣服,周安出门的时间已经晚了,不过也只是误了给女帝请安,跟女帝用餐的时间,倒是没误了早朝。

    “今日早朝又不知要到什么时候,最迟不过晌午,你午时前到了东厂衙门便可……”周安一脸整理着领口,一边道,“你先去等咱家,咱家之后会带你去镇抚司衙门……”

    “知道了呢,公子。”白小葵拉扯着周安的蛟龙袍,一边答,一边将周安的衣袍扯的匀称。

    穿戴整齐了。

    “咱家上朝去了。”白小葵对白小葵说了一句,又亲了白小葵脸颊一下,才负手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走后。

    白小葵看着床榻锦被上的殷红,怔怔出神了好久。

    临近中午前,换装了的白小葵才匆匆离宫。

    这一上午,她先小睡了一阵,而后一直都在修炼知魂术。

    白小葵现在乃是大内八御,进出皇宫自是随意。

    东厂衙门口。

    白小葵抬头望了望,又压低了斗笠,匆匆向里走去。衙门口门里有守门的侍卫,白小葵对他们随手亮了一下牌子,其实她不用亮牌子,东厂的人也认识她,又何止是东厂的人认识他,乾京大小官员都得认识。

    白小葵可是跟女帝上过朝,女帝亲封的大内一品侍卫!

    “参加白大人!”侍卫对白小葵单膝跪地行礼。

    “免!”白小葵说了一声,负手进了东厂衙门内。

    她直奔东厂衙门后院,在过了中院,又穿过一道拱门之后,白小葵与一道身影迎面相遇,骤然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金丝编成了面具,遮挡不住娇媚无双的容颜,宽大黑袍,也掩不住玲珑有致的身段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看着白小葵。

    白小葵也看着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气氛骤然变得无比冰冷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似乎随时都可能对白小葵动手,白小葵背后的剑匣里,也发出震颤之声。

    “呵!”净土圣母突然笑了,直接向前走。

    白小葵也不怵她,也向前走。

    两人擦肩而过,在肩膀轻轻撞在一起的时候,净土圣母头也不转的说道:“别让本尊在江湖上看到你!”

    白小葵一言不发,说狠话没意义。

    两人走过了,越来越远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却脸色一变,猛的停下脚步,骤然回身看向白小葵喝道:“等一下!”

    白小葵没等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打量着白小葵的背影,脸色迅速发生变化,变得很玩味,很惊奇,她竟然笑了,腔调古怪的道:“你不是处子了!”

    白小葵瞬间停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