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七十八章 猜到了!把柄?
    净土圣母阅人无数,她不仅仅能识男人,还能识女人。

    是不是处子,净土圣母不说一眼就能看出来,也差不太多,有没有享受过云雨之欢的女人,终究是有区别的,更何况,净土圣母那么了解白小葵,两人本事有母女之情,师徒之情的。

    “呦!我的小葵呀!”净土圣母一副发现白小葵大秘密的样子,说话的腔调完全变了,她又走了回去,慢慢绕道了白小葵身前,围着白小葵转圈看,审视着。

    “你是让哪个男人得了便宜?看你这幅眉目含春的模样,遮都遮不住……”净土圣母一边说,一边想要掀开白小葵的斗笠。

    白小葵向后退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你是自废了血魂大法吗?”净土圣母又向白小葵迫近几步,“还是,你找到了破解之法?转修的其他功法?”

    “与你无关!”白小葵声音冷硬的回道,就要绕开净土圣母走开。

    “呦!别走嘛!这可是大喜事,我们小葵终于开荤了,尝过男人的滋味了……”净土圣母横挪又拦住了白小葵,那阴阳怪气的口气,让白小葵一阵蹙眉。

    白小葵又想绕开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“这么急着走吗?”净土圣母又拦,“与本尊说说嘛,是跟谁呀?哪个大内侍卫动作这么快?你怕什么?别怕,本尊可不是乱嚼舌头的人……”

    净土圣母觉得自己抓住了白小葵的小尾巴。

    而白小葵确实是也表现出了一些退让,不敢纠缠。

    “若是让小太监知道,你已经失身给了谁,他怕是会不高兴吧?别看他是个太监,但本尊可了解他了,他骨子里特男人,占有欲特别强……”净土圣母还在猜,白小葵是失神给了谁?

    能在大内活动的男人,无非就是大内侍卫了,级别越高的大内侍卫,能活动的范围就越大,而最顶尖的,已经可以自由出入乾礼宫,比如同是八御的高宏,或袁胜师。

    “你最好不要乱说话,小心你的舌头。”白小葵冷叱道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以为,白小葵是怕被周安知道。

    但实际上白小葵不是怕被周安知道,因为那就是周安。她是明白,周安长出来这件事,一旦走漏了消息,那后果是灾难性的。

    “你真的怕了,怕本尊告诉小太监是吗?哈哈哈哈哈哈哈,那本尊偏偏就去告诉小太监……”净土圣母说着大笑,她都懒得威胁白小葵,有机会直接就弄她!

    白小葵面无表情,绕开净土圣母,快步离去。

    “可怜呐,小太监对你那般好,可你却做出这般事。”净土圣母扭身看着白小葵离去,还在说,“小太监可还想着长出来呢,嗯?”

    净土圣母的声音戛然而止。

    她脸色骤变,表情凝固!

    一双美目已经瞪的老大。

    身上的气息自然散发而出,却是极不稳定,一个天罡宗师,若不是内心情绪剧烈波动,失神过度,是绝不会控制不了自己的气息的。

    白小葵感受到了净土圣母的气息变化,再次停下脚步,她闭上了眼睛,背后剑匣里的震荡嗡鸣之声更响。

    这一刻,她非常想要杀死净土圣母!

    因为她知道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猜到了!她最担心的事情,发生了。

    “原来……原来……小太监没骗我,怪不得那夜之后,小太监便不与本尊同房,还对本尊冷漠了几分,他怕本尊,他在怕……怕本尊发现……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净土圣母絮絮叨叨,念念有词,进而浪笑出声。

    嗡哗!

    嗖!嗖!嗖!嗖!嗖!嗖!嗖!

    白小葵骤然回身,同一时间七把神兵利器从剑匣中飞窜而出,七道流光环绕她的周身,迅速结成阵形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,没想到你也有今天,这种把柄……啊!”

    净土圣母还在肆无忌惮的说着,对白小葵表现的威胁也不放在眼里,却突然惨叫了一声。

    她抱着头便瘫在了地上,脸色煞白,额头上迅速汗珠密布。

    极致的痛苦,来自于神魂深处。

    就好像,三魂七魄同时开始燃烧,这种由内而外的同,是净土圣母无法控制也无法避免的,她的身体剧烈颤动,咬着牙。

    噬魂之痛!

    白小葵看着净土圣母,眉头挑起。

    她笑了,缓缓勾起嘴角,紧接着放生大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哈哈哈哈哈哈!”白小葵放肆的笑声,竟然与净土圣母颇为相似,她知道净土圣母身上发生了什么,那是净土圣印!

    净土圣印限制了净土圣母的行为,一旦她做出,或想要做出伤害周安的事,甚至哪怕是恶意的去想一些,能够伤害周安的事,或方法,净土圣印都会对她进行惩戒。

    她刚刚想到了,周安已经长出来。

    她还想到了,周安一定很怕被人知道,尤其是怕被女帝知道,因为她了解,周安肯定也是才长出了没几天,虽然他跟女帝关系亲近,但一直都是主子与奴才的关系,毕竟他一直都是太监。

    最近才长出来,他就算想跟女帝有什么发展,也不可能这么快。

    他必然是瞒着女帝的,这已经是忌讳!

    一旦被女帝知道,他必然迅速失去权势,离开大内总管的位置,离开大内,甚至还可能有更严重的后果。

    所以,这可以是周安的把柄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想到了这些,还想到了可以用此来“敲诈”周安,所以,她被心魔反噬了。

    白小葵放心了。

    她之前是不知道,净土圣印竟然有如此可怕的效果,毕竟对她来说,净土圣印只存在传说之中,这种净土教的至高绝学,不是她一个净土教前任圣女能接触到的。

    收剑!

    七把悬浮在白小葵周身的刀剑飞旋一圈,又化为流光,飞回了剑匣。

    “老妖婆,你知道了又如何?你能说出来吗?你敢吗?只是想一想,就快要了你的命了。”白小葵一边说,一边缓缓走到了瘫在地上的净土圣母身前。

    她俯下身来看净土圣母,就好似胜利者一般,竟还笑着轻声道:“你这辈子都逃脱不了,你永远都只是公子的一条狗,而我却是公子的女人,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……”

    白小葵又放肆大笑。

    故意这么笑。

    气死净土圣母也不偿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周安才在东厂衙门门口下马,将马鞭丢给了门口的守卫,他在守卫的跪迎中,快步进了衙门。

    向里走了没多远,周安便隐约听到了那笑声。

    虽然离的很远,但身为外修天罡境宗师,周安的耳力可以说是十分惊人。

    “嗯?小葵?笑什么呢?”周安疑惑的念叨,身体一晃便化为残影,消失在了前院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