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八十一章 越州急报!
    出现了第一个傻子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说明白小葵至少已经能控制,不以自己的神魂之力来杀死对方,其实白小葵如果神魂之力弱一点,她应该早就能做到,正是因为她神魂之力太强了,以至于一丁点差错,小的不能再小的失误,对被搜魂者来说,都是山崩地裂一般的神魂攻击。

    同样,只要她能控制好,不杀死对方,以她的神魂之力来说,应该是马上就可以看到非常大量的记忆信息。

    要比周安当初第一次时,能看到的多的多。

    继续搜魂!

    白小葵又弄出了第二个傻子,第三个傻子,一直到第四个傻子时,她足足“看”了一盏茶的功夫,时间越长,能看到的记忆信息越多,她已经可以了!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白小葵再次回到走廊里。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周安说了一声,便带着白小葵向外走去。

    穿过这条走廊,转弯进入另一条走廊,五六个锦衣卫都在这里,包括那锦衣卫千户。他们之前只能听到那一声声惨嚎,却看不到生了什么,也不敢去看。

    “还活着的,都杀了!”周安将钥匙丢还给那千户,带着白小葵从他身前走过。

    “是!”身材高大的锦衣卫千户极为恭敬的道,头垂的很低:“恭送厂公!”

    直到周安带着白小葵走远了,这高大千户才松口气的样子,缓缓站直了身体,而后对身边几人道:“兄弟们,动手吧!”

    哗哗哗!众锦衣卫抽出明晃晃的绣春刀来,向里奔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夜。

    乾礼宫,宁安苑。

    又是一个炮火连天的夜。

    周安与白小葵进行了第二次双修,相较于第一次的生涩与懵懂,这次两人都熟练的多,尤其是白小葵,她不是不会,毕竟受过训练,还在净土圣母身边受到很多耳濡目染,只是第一次不太放得开而已。

    越是放得开,双修效果就是越好。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还没完。

    白小葵却好似已不可承受,竟求饶于周安。虽是双修,可双修也可享乐,昨夜周安还小心一些,生怕白小葵那娇柔的小身子承受不得,毕竟是第一次,今夜却是放肆了许多。

    听得白小葵哀求,周安只好放缓了一些。

    突然!

    “公公,您歇了吗?公公!”

    咚咚咚!!!

    门外传来了小亭子的声音,紧接着还有急促的敲门声。

    周安在偏殿,但声音并非来自于偏殿门外,而是来自于正殿门外,但周安也是听得清清楚楚的,小亭子现在可是住在东厂,大半夜的突然回宫,还敢砸门了,定是出了急事。

    出大事了。

    很扫兴,但周安不得不放开白小葵。

    “咱家可能得去见圣上,你歇了吧。”周安对白小葵轻语,又低头亲白小葵一下,才将其放开,起身下床。

    白小葵很不满意。

    哪有这样的。

    但在不满意的同时,白小葵却也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,她躺在床榻上,想要起来伺候周安穿衣,身上却传来阵阵无力的感觉,似乎已经脱力了。

    “你别动。”周安注意到了,瞥了一眼白小葵道。

    他随便裹了一件袍子,先出去了,通过偏殿侧门进了正殿,又去开了正殿大门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呼……”小亭子还站在门口喘呢,他入宫之后,是跑过来的。

    见周安开门,小亭子连忙道:“公子,越州急报!”说着,他将一张小纸条塞给了周安,是飞鸽传书!

    周安打开小纸条,迅扫视,脸色略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你先回东厂守着,若再有消息,派人直送乾武宫,咱家会在那……”周安抬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小亭子领命,匆匆而去。

    周安先关了门,去整理一番换好了衣衫,穿戴整齐后,这才窜出大殿,直接飞身上房,直奔乾武宫。这个时间,女帝怕是已经歇息了,所以周安都没去乾元殿,而是直奔女帝寝宫。

    一路上,不少神策军暗哨都现了他。

    但都没现身。

    他们都已经快习惯了,一有急事大总管就不好好走路,高来高去的,但不可否认,这样是真的快。

    这群神策军暗哨,在夜色下离得老远,看到周安背影,就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看的太多了。

    女帝寝宫,院子里。

    残影一闪而过,周安突兀的出现在寝宫门前,吓了守在门口的两个小太监一跳,但他们马上看清了来人是谁,跪地低声道:“参见大总管。”

    “圣上歇了?”周安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回大总管的话,半个时辰前熄的灯。”左侧的小太监道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周安应了鼻音,抬手便敲了下门。

    咚!

    “圣上,南边有消息了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就敲一下门,就说一句话,足够了。

    因为就算女帝不醒,寇冬儿也会醒来,她会叫醒女帝的。

    寝宫里马上就传出了一些动静。

    很快,烛光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进来吧。”女帝的声音传来。

    周安推门而入。

    女帝已经起了,寇冬儿在一旁伺候着,女帝披着纱衣坐在龙床边上,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,倦意十足。

    “圣上……”周安匆匆到了女帝近前,将纸条递给了女帝,“东厂刚刚收到的飞鸽传书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脸色还木木的,看了纸条上的内容,一下子就精神了。她扫视着,反复看了几遍,脸色迅变得阴晴不定,纸条上的信息并不明确,但很容易分析出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传李帅进宫议事!”女帝抬头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领命。

    足足过了小半个时辰,李广山才赶到大内。

    没办法,李广山虽然住的离皇宫不算太远,但这一来一回是很耗费时间的,而且宫内规矩大,不可策马而行,李广山就算赶到宫门,走到乾武宫也需要一段时间,他又不是周安,不可能在宫内也高来高去。

    李广山到来时,女帝已经穿戴整齐,在乾元殿等他。

    周安与女帝都站在战争沙盘旁。

    李广山直入大殿。

    “李帅,你看……”女帝将纸条直接递给了李广山。

    李广山看了纸条上的内容,马上也变颜变色的,他抬头直接喝道:“云肃王反了?”

    越州急报:一日前黎明前夕,五千训练有素的骑兵趁着黎明前最黑暗夜色掩护,突袭了位于越州越山郡的越山卫大营,骑兵冲营,短短小半个时辰,便将越山卫大营内的两万兵马杀散,囤积在越山卫大营的全部粮草,被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越山卫大营所囤积的粮草,是为平五州之乱所备!足够十万大军用两个月。

    1