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八十二章 非常迷!
    信鸽虽然无法承载太重的东西进行长途飞行,一般只会携带字条,但一张字条上能写的,并不少。 .

    此刻李广山手上的字条,就密密麻麻写满的字,虽然还没详细情报,但大体情况已经写清楚。

    因为现在已经是后半夜,因此说起来,应该是昨天黎明前,五千精锐骑兵突袭了越山卫大营,迅速将营地击穿,又来回践踏屠杀,越山大营虽屯兵两万,但在黎明前,多数兵将都在休息,猝不及防下被骑兵冲锋碾过,根本就不是对手。

    一直到了天色大亮时,营地已经被冲散,奔逃着无数,所有粮草也被付之一炬。

    五千精锐骑兵只付出约不到两百人的代价,之后便火速撤离,不知所踪。

    越山大营则损失惨重,伤亡近三千人,逃兵更是数以万计,其实伤亡还是次要的,毕竟直接被杀的不多,之后可收拢残兵救治伤员,越山卫至少还有八成兵力可用。

    真正的问题是粮草!

    那不是给越山卫一军兵马所用的粮草,而是给五州兵马的战需粮草!自五州之乱爆发以来,五州兵马在未得到女帝圣旨前,便开始了自行平叛,女帝的圣旨也就晚了一天便到了。

    越山卫统帅呼延金被女帝任命为了五州战事最高统帅,暂时接管了五州全部兵马。

    漯州卫两万兵马,潭州卫一万兵马,巴州卫一万兵马,毛州卫两万兵马,越山卫四万兵马!五州一共十万兵马,这指的都是州兵,不算各个郡城县城的守兵。

    其中越山卫最为特殊。

    其他州兵,皆以州命名,按照州面积大小以及人口密度,州兵数量也不一样,五州面积在整个东乾来说,都是偏小的。

    越山卫则不同,并不以越州命名,而且越州面积非常小,一共只有四郡之地,却屯有四万重兵!

    这是因为,越山卫本就不是用来地方防御的,而是用于监视制衡肃亲王的!

    之所以叫越山卫,而不是叫越州卫,则是因为,这四万兵马常驻越山郡,并不会对四郡郡城进行协防,越山同时也是一座山脉的名称,这条山脉,不仅仅贯穿了整个越州,还深入到了云肃王的封地之中。

    呼延金身为越山卫统帅,是五州之地唯一的正一品武将,其他四州州卫军统帅都是从一品。

    所以他被任命为了五州战事的最高统帅。

    在越山卫被袭营前,五州战事已经打的昏天黑地,十万兵力集结越州西北地区,呼延金具体如何调兵遣将的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现在只知道,他留了两万人在越山卫大营,全部粮草也放在越山大营,已经都被烧了!

    其实这很难理解!

    太出乎意料!

    越山卫大营地理位置非常独特,建在越山山脚下,其他方向的地形也非一马平川的平原,骑兵可以短途冲锋,但很难长途奔袭。

    越山郡虽然与云肃王的封地挨着,但越山郡是长条形的,与肃亲王封地接壤的是东南方,越山大营却在西北方。

    这就使得,云肃王若想要派奇兵突袭,要么穿过环境极为恶劣的越山,还必须要穿过一个叫越山峡的地方,那里可是建有烽火台的。要么就绕过其他郡地,兜个大圈子,才能袭击到越山大营。

    针对云肃王,越山卫常年都保持着防守威慑的策略,朝廷不会主动打云肃王,怕的是云肃王突然造反出兵!

    因此在为越山卫选址建设时,才选了这么一个独特的位置。

    可没想到,还是被打了!

    还是被骑兵打了!

    这就更难理解了!

    五千骑兵可不是一个小数目,走小路穿过越山也不是不行,可必须经过越山峡,然而那里的烽火台却没有提前做出任何反应,而五千骑兵若是绕路走,绕过越山,走其他郡地再进入越山郡,这难度也不是一般的高,怎么可能不被提前发现?

    非常迷!

    虽然还不知道,这五千骑兵是怎么神不知鬼不觉出现在越山营附近的,但女帝、周安,以及李广山都坚信,这必然是云肃王的骑兵!

    在西南之地,能拿出五千精锐骑兵的,除了朝廷,就只有云肃王!

    培养骑兵不是一朝一夕之事,而且花费巨大,其他人也养不起,不存在秘密培养五千精锐骑兵的可能性!

    云越之地虽多山地,但也有平原,尤其是边境地区,与西南诸国接壤,那里可以说是一马平川。

    云肃王有骑兵,可以说是公开的秘密了。

    云越之地本不产马,但历代云肃王在云越之地经营了三百多年,早已打通了与西南诸国的商路,西南诸国中大月国,大希国皆产马,尤其是大月国的马,最为优良。

    大月马比起北戎马,个头要小一些,但四肢特别粗壮,冲锋的速度要比北戎马更快,但长途奔袭的耐力却要差一些,整体来说,虽然北戎马更好一些,但大月马也差不了太多,各有优劣。

    云越之地多山民,山民要比中州人矮小一些,但善于狩猎,弓术了得。

    虽然山民并不善骑马,可历代云肃王培养了数百年,自然培养的出好骑手。

    根据以往对云肃王的情报,云肃王手下约有五万兵力,其中骑兵数量,一直维持在一万人左右,这几乎已经是极限了,因为养骑兵特别贵,哪怕只是养轻骑兵,其花费也是步兵军团的三倍以上,重骑兵则不好计算,要看配了何等装备,但至少也是普通步兵军团的五倍以上。

    云肃王并没有重骑兵。

    或者说,整个西南地区,都没有重骑兵,那里的地形没有重骑兵发挥的空间。

    “十万兵马粮草被烧,若不及时补充,恐生哗变。”

    “现在从中州运量过去,最快也得走半个月以上,来不及的,只能从西南各地抽调。”

    “五千骑兵,是如何接近越山大营的?”

    大殿内气氛很压抑,各种问题,似乎都难以解决。

    其中最重要的两个问题,一是五千骑兵已经撤了,但跑去了哪里?云肃王这称得上是孤军深入了,这支奇兵若不铲除,后患无穷!

    第二个问题,自然是粮草的调配问题,东乾本就缺粮,能否及时调配粮草过去,很难说。

    麻烦大了!

    “报!!!”门外突然响起了高喊声,奔跑的脚步声迅速接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