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八十三章 有几成把握?
    “让他进来!”周安脸色一变,对外喝道

    他知道无论谁来了,都会被拦住,但他还知道,是东厂又送来消息了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果然!

    门开了,一老太监垂着头快步进入大殿,此人周安认识,是东厂的人,小亭子派来的。

    周安快步迎过去。

    “厂公,西南急报!”老太监将纸条递给了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将纸条打开,迅速扫视了一下,说了一声“去吧”,便回身快步走向女帝,将纸条又递给了女帝。

    还是越山大营的消息。

    与上一条消息也就间隔的大半个时辰,也就是说,越山郡密侦卫是间隔了大半个时辰,便又发了飞鸽传书。这次的情报却不比之前的多,但更加准确。

    首先确认了,夜袭越山大营的骑兵,所骑的皆是大月马。

    但除此之外,这五千骑兵没有在现场留下任何足以证明身份的东西,他们也死了一些人,尸体兵器都被检查过,没有明显的特征能够证明他们是谁。

    不过,据越山大营守将所言,那五千神秘骑兵的首领,疑似使用了《肃心功》,境界为地煞圆满,很可能是云肃王家核心嫡系成员。

    越山大营守将乃是呼延金的副将,他在袭营之战中身负重伤,却没死。

    女帝迅速扫视了纸条上的内容,又将纸条交给了李广山。

    之前猜测是云肃王,现在便可以确认了,就是云肃王!

    其他不说,《肃心功》就足以证明!

    这可是云肃王家传绝学,乃是初代云肃王所创,初代云肃王当年可是跟武元胤打江山的拜把子兄弟,武元胤在立国前便破了天人境,而据记载,初代云肃王当时也已经达到了恐怖的上品天罡境!

    因有初代肃心王这个先例在,因此可以说,《肃心功》是能够让人成就上品天罡境的功法!

    此等功法,放在整个江湖而言,也是无上绝学了!

    “无耻老贼!遮遮掩掩以为天下人都是瞎子?”李广山看了纸条上的内容,便忍不住破口大骂。

    云肃王确实是非常无耻。

    五千骑兵夜袭越山大营,这事儿只要传开,都不需要任何证据,全天下人就都会知道,才乃云肃王所为!可云肃王偏偏遮遮掩掩,明明行造反之事,却还要装,不想让人知道五千骑兵是他所派。

    谁会不知道?

    只要不是傻子,硬猜都猜的出来。

    然而,他就是这么臭不要脸。

    他这样做的目的也很好理解,无非就是一个“名声”的问题。

    他出兵夜袭越山大营,目的不是杀人,而是烧粮草,毁了十万大军的粮草,为净土教乱军争取更多时间,饭都吃不饱,自然无法平叛,而净土教乱军正不断煽动民众扩大造反队伍,只要再多给他们一些时间,那一切就都不一样了。

    说白了就是帮净土教对抗朝廷。

    但他不能留下证据,若是有足够证据能指证他,他就成“反派”了,这就跟历代造反者喜欢打出“清君侧”的名头一样,造反就造反,却非要说是清君侧!

    这自然是想要在“法理”与“道义”上站住脚!

    其实这就是一块遮羞布!

    但,确实是有些用处!

    忽悠民众时,招贤纳士时,争取地方士族的支持时,这块遮羞布都可以拿出来用用!

    云肃王或许是还没准备好正式发动叛乱,所以他只是“暗中”相助净土教,这样他在“法理”与“道义”上,还不会被击倒,而周安相信,云肃王真明着叛乱的那天,一定会喊出“清君侧”!

    而周安自己,应该就是那个要被“清”的对象。

    整夜无眠。

    消息不断传来。

    虽然相隔数千里,但东厂消息传递的速度很快,毕竟底子是那设立了数百年的密侦卫,密侦卫虽然早就烂了,地方上的贪腐问题一直没得到解决,可他们毕竟是世世代代皆效力于密侦卫,传承下来的本事也非常人可及。

    贪是贪,还会干出帮地方官遮掩罪行之事,可在战争面前,在造反叛乱面前,他们还是分得清大是大非的,除非他们选择叛国,否则有关五州之乱的情报,他们是不敢懈怠的。

    高宏被叫来了乾武宫。

    苏成国也被叫来了乾武宫。

    还有内阁首辅贾临博,户部尚书、兵部尚书……

    大殿里的人越来越多,并渐渐发生了一些争吵。

    都想要解决问题,但每个人的想法是不同的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。

    天亮。

    早朝。

    所有事情全部被暂时搁置,折子都先递上去,女帝散朝后会看。从早朝开始,到早朝结束,商议的就一件事,解决五州十万大军粮草问题!而这个问题是要抻开看的,包括从哪里调粮、如何运送,是否征召民夫,从哪里抽掉兵力护送等等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中午散朝后,周安去了东厂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,回宫。

    见女帝,议事,一直到深夜时分,周安才离开乾武宫,回了宁安苑。

    从昨天深夜离开,周安就一直没再见过白小葵,一直到今天深夜,整整一天一夜时间。白小葵并未参与五州之乱的商议,因为女帝还没那么信任她,她也没那个能力。

    “小葵。”

    偏殿,周安推门而入,唤了一声。

    “公子,您总算回来了。”白小葵从蒲团上起身,对周安张了张嘴,似乎急着想说什么,却没说。

    “怎么?”周安看出了白小葵神情上的异样,道:“想说什么?直说便是。”

    “公子……小葵什么时候才能离开?”白小葵神情不太自然的问,她不自然,是觉得此刻不该说这话,周安才忙完回来,她就想着走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已经想了一天了。

    知魂术已经练成,她要报仇,可以付诸行动了!

    “就这几日吧。”周安回道,走到桌边坐下,又对白小葵示意了一下道:“来小葵,咱家有见事要问你。”

    白小葵坐到了周安对面,还拎起茶壶,给周安倒了杯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,公子,您问吧。”白小葵看得出周安的正式与慎重,是要谈正事,所以她才没坐到周安怀里。

    “你与云肃王接触过,对吧?”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是,见过几次。”白小葵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当初云景公主被刺杀之事,周安通过搜魂查出是云肃王幕后指使,当时他就知道了白小葵的名字,知道白小葵是净土教方面,与云肃王的联系人。

    “那你觉得,如果刺杀云肃王,有几成把握?”周安又问道,非常直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