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八十七章 有人,小心刺客!
    周安匆匆步入书房,小亭子唐鸿飞等人已经在等周安。

    可有圣执事的消息?周安进门便问。

    厂公,还没有。小亭子马上恭敬回道。

    唐鸿飞则没有言语,他身为密侦卫指挥使,却不知道圣执事是谁,或者说,他只知道有这么一个人,是出身大内,但具体是谁,是男是女,多大年纪,他是不知道的。

    圣执事的相关事务,皆由小亭子全权负责。

    厂公,这次有招纳了八十九人,皆出身市井,您过目

    等周安坐下,唐鸿飞上前,躬身将一份名单递给了周安。东厂一直都在招人,每一批周安都要亲自过目,不仅仅是看名单,还会亲自去见见。

    在周安看来,东厂的人还是太少。

    若在太平盛世时期,一两万个探子监视全国,那是只多不少的,可现在,天下动荡,大乱将至,人已经不够用了,因为周安是坐镇乾京,所以暂且他也顾不了全国,但中州的增员问题,他还是能亲自处理的。

    下午。

    周安一个人在书房,翻阅情报。

    哒哒哒!

    脚步声匆匆。

    来人敲了下门,便直接推门而入,是小亭子。他手中拿着一份密信,快步到了桌前,双手向周安,道:厂公,圣执事的信。

    周安马上抬头,接过火漆信,撕开。

    抽出折叠着的信纸,打开。

    周安看了内容,脸上的肉皮抖了抖。

    信上就三个字,三个非常非常大的字知道了!

    说真的,周安被气到了,他是很认真的在给净土圣母任务,事关重大,他还期待着净土圣母的回信,净土圣母有什么想法,有什么布置,她重整净土教的事进行到了哪一步,最起码给个时间也好,大约什么时候能接触到肃亲王。

    全都没有!

    净土圣母就回了知道了三个字,显然是故意的。

    周安想打人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不怀疑净土圣母的办事能力,一个能够统治天下第一魔教的女人,一个在全江湖都拥有赫赫凶名,令人闻风丧胆的女人!她办事还是让人放心的。大唐传媒

    但她什么都不说,这就让人很难受了。

    周安面无表情的将密信收了起来,而后又拿出纸笔,再给净土圣母写了一封信,信写好,交给小亭子。

    黄昏时分。

    周安带人离开东厂衙门,没先回皇宫,而是直奔镇抚司衙门。他现在已经有了将东厂与镇抚司合并的想法,将镇抚司归于东厂的分支部门,但现在时机不是很成熟,女帝未必会同意,所以,只要有事,周安就得往镇抚司跑。

    同样,袁胜师也经常向东厂跑。

    几匹马在路上疾行。

    远方的高塔上,带着斗笠的青衣身影又一次站在那,遥望着骑马的周安,他知道周安要去哪里,因为周安每天的行程基本是固定的,往返于东厂衙门与皇宫,偶尔会去镇抚司。

    现在,周安朝着那个方向去了,必然是去镇抚司衙门。

    眼看着周安进了镇抚司衙门。

    青衣身影回身跃下,再次回到那院落之中他所在的院落,乃是杨国公府。杨国公因涉吴绪宽造反案,被打为乱党,全家被杀,杨国公府也因此被查抄,门上贴了封条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现在的杨国公府,是没人住的。

    后院。

    青衣身影负手站在院中,看着了新芽的梨树,沙哑道:准备动手吧!

    是!四周皆传来冰冷回应之声。

    镇抚司内狱,周安匆匆而行,袁胜师等一群人跟在周安身后。

    这次来镇抚司,是因为锦衣卫又抓了一个重要的乱党,今日中午才押回来,关在镇抚司内狱,周安是过来帮忙审讯的,因为他有看记忆的本事,袁胜师知道。

    约大半个时辰,周安等人才从内狱里出来。

    天色已黑。

    袁将军,可要回宫?周安问了一声。

    嗯。袁胜师点了点头。妖皇

    若无其他事,我们一同走走可好?周安抬手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嗯。袁胜师又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他知道,周安说这话,是有事想要跟他单独谈谈。

    一众锦衣卫,以及几个太监不等两人吩咐,便全都放慢了脚步,周安与袁胜师继续向前走,很快便与他们拉远了距离,两人要单独说话,他们是不敢偷听的。

    长廊里,周安一边走,一边看向长廊里的花丛,道:袁将军,现在锦衣卫扩编到了多少人?

    就好像闲聊天。

    周安东问一句,西问一句的,也说了一些关于东厂的情况,最后,周安将话题扯到了东厂与锦衣卫合作的问题上,周安觉得,目前东厂与锦衣卫的合作,还是不够紧密。

    所以周安提议,他想要将东厂搬迁。

    搬迁到了镇抚司的隔壁。

    其实就相当于将两个衙门合二为一,紧挨着,如此才方便。而周安之所以提议是东厂衙门搬迁,而不是锦衣卫搬过去,一是因为,东厂衙门就在皇宫边上,离得太久,那地方不太好动,全都是王公大臣的宅子,还有一些重要部门。

    镇抚司这边则好搞,边上的宅子周安说拆就拆,说盖新的,就盖新的。

    二则是,镇抚司衙门已经修建了内狱,在地下,非常的地下设施,如果镇抚司搬迁,修建新的内狱,是非常非常麻烦的,需要时间太长,东厂衙门搬过来,则要容易的多。

    周安跟袁胜师说这些,自然是希望袁胜师能与他一同向女帝进言。

    这是周安想要吞并镇抚司的第一步。

    袁胜师同意了。

    夜色迷蒙。

    十几匹马奔出了镇抚司衙门,向皇宫行去,周安与袁胜师策马并肩而行,骑的倒也不快,两人骑马时还在说话,袁胜师话不多,所以主要是周安在说,他在听。

    前方便是街口。

    袁将军,最近你我二人都公务繁忙,等有时间,闲下来,咱家可与你切磋剑术,在剑法一道上,袁将军造诣远高于咱家,咱家虽懂得些许精妙剑法,却掌握的很浅薄有人,小心刺客!

    周安说着,突然话音一转,压低了声音。

    2