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三百九十一章 青衣人与吴崇烈
    乾京,彻夜动荡。

    大内总管周安遇刺,使得女帝极为震怒,原本乾京城已经在康隆基出殡的当日,便解除了戒严,虽然城门盘查依旧严格,但已经允许人进出乾京了,但在今夜,乾京城再次戒严。

    四城兵马开始地毯式的搜查,一切形迹可疑人员,皆会被抓。

    另外,乾京东西南三方城门的守将,皆被连夜处决!

    因为李广山与廖福在勘察过杨国公府之后,确认了,大爆炸的主要爆炸物,是猛火油!超大量的猛火油,猛火油可是限制在民间流通的军需物资,管控极为严格!私藏猛火油是要以谋反罪论处的!

    能将大量猛火油放入杨国公府,这倒是好理解,一些可以高来高去的高手,就算是一罐罐的背,一晚上也能向杨国公府内运不少,可这些猛火油是如何运进城的,非常迷!

    所以三个城门的守将都被砍了。

    唯有北门守将幸免。

    因为北门不允许普通人进出。

    或许,三城门守将是无辜的,因为那么多猛火油不一定是外面运进来的,很可能就存在于乾京城内,亦或者,就算是运进来的,也不见得与城门守将有关,他们也可能是被欺骗了。

    但,女帝让他们死!他们就得死!

    女帝已经进入一种,宁杀错不放过的状态!

    若不是李广山劝住了女帝,被直接处决的可就不仅仅是城门守将了。

    这是一个让整个乾京都不得安生的不眠夜。

    乾京城彻底封锁,没人能在这个夜晚离开乾京。

    就算是天罡宗师,想要翻过乾京城那高达十八丈的城墙,不暴露踪迹是不可能的,而城墙只上不仅仅有大量兵将,还架设了足以威胁到了天罡境的撼山弩!

    那是重达上千斤的超级重弩,非常巨大,不可移动,需要多人配合在机关的助力下才能使用,是守城大杀器!虽然用起来很不灵便,天罡境也不会傻傻的站在那里等被射,但那确实是足以威胁到天罡境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翌日,清晨。

    乾京西城,铜鼓巷。

    一座深宅大院,门匾上书着“张府”二字,这是乾京巨商张珣异的宅子,张珣异乃南方柳州人士,年轻时曾走天下,三十年前来了乾京,做起了草药生意,生意做大之后,便将家小全都接来了乾京,一直住到现今。

    张珣异家财万贯,却为人极为低调谦逊,而且乐善好施。

    二十年前北戎入侵时,他还号召带领着向朝廷捐了一笔助饷银子,由此在战时结束后,与一众商贾有了觐见宣宗皇帝的机会,从此便受了官家照应。

    张珣异今年也才六十有余,他这半生都是在乾京度过。

    张府内,中院正房大堂。

    带着斗笠的青衣身影负手站在大堂里悬挂的山水画前,仰头观摩着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哒哒。

    脚步声很轻,一白发苍苍身材偏矮的老者垂着头进入大殿,向前没走几步,便跪在了地上,叩首道:“门主,客人到了。”

    此人便是张珣异。

    “请进来吧……咳……咳咳咳咳咳!”青衣身影头也不回的沙哑道,却又忍不住肩膀耸动,剧烈的咳嗽起来。

    他伤的很重,情报不准,让他估错了周安的实力,幸好计划的最后一步没错。

    张珣异又爬起来,退出大堂,很快,他便引着一个身材高大脸带面具的男人进入大堂,这高大面具男对青衣身影倒无恭敬之色,进门便问道:“成了吧?”

    “应该成了。”青衣身影回身沙哑道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应该?”高大面具男声音有些不悦,“难道你……”他话没说完,便止住了,扭头朝着侧后方看了一眼,张珣异还没退出大堂,屋内有三个人。

    “自己人,可以信任。”青衣身影随口说了一句,走到一旁桌边坐下,又摘掉了斗笠,丢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他的脸,看起来很奇怪。

    算得上是俊朗。

    若只是看下巴,会觉得他应该是个年轻人。

    看他的脸大部分,也是这种感觉,但只要注意到他的眼角,就会看到眼角两边褶皱很多,尽是老态,让人不好判断他的年纪,但可以肯定,他已经不年轻。

    “坐!”青衣身影又对高大面具男示意了一下。

    高大面具男走到桌子另一侧落座,也抬手摘掉了面具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张珣异在此刻精神一震,脸上泛起异色,但很快便收敛了。他认出了这摘掉面具的高大男人是谁,两人并不认识,但前些年,这高大男子还常住乾京,还被誉为乾京第一贵公子。

    说是公子,此人也不年轻,看起来得有四十多岁,不到五十的样子。

    他长得不说多俊朗周正,但也剑眉星目,也丑搭不上边,身上还带着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,一看便是久居上位者,乃是手握权柄之辈。

    而且,他的容貌,跟那个前阵子险些使得东乾改朝换代的老人有几分相似。

    他姓吴。

    名为崇烈!

    吴崇烈!

    他爹叫吴绪宽,他是吴绪宽长子!

    “周安,到底死没死?”吴崇烈问,瞥眼看着青衣身影,语气颇有质问之感。

    “当时没死,但现在,应该死了。”青衣身影道。

    “应该?”吴崇烈脸色不大好,“也就是说,你不知道,周安到底死没死?本将军是用十万两黄金买周安的命,只有他死,杀父之仇才能消去一二,你若不能给我一个确凿的结果,就别想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大将军!”青衣人打断了吴崇烈的话,沙哑道:“为杀周安,本尊可是付出了整个阴火堂,金火虫,也用去了三成,你真以为,是你在用十万两黄金来买周安的命?十万两黄金,值得太平门付出这么大代价吗?值吗?”

    青衣人说着,豁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太平门,隐藏太久了!”青衣人负手向前踱了两步,又嘴角上翘,“恰逢此天下将乱之际,太平门也该成就一番千古大业!你想让周安死!”青衣人又回身看向吴崇烈,“本尊也想!周安权倾朝野,名震天下,他是本尊用以祭旗的大人物!只有他死,才能让天下胆寒,如此,太平门才能引天下侧目,引四方豪杰来投!本尊比你更想他死!”

    青衣人又看向大堂外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他已经死了,金火虫入体,神仙也救不了他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