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章 恩重如山
    袁胜师恢复的很快。

    他刚刚虽然伤的极重,但他毕竟是攻击方,周安也没将袁胜师的攻击都打回去,大部分伤害,还是被周安所承受了,袁胜师只是受到了些许反噬,所受的伤,也只是筋骨血肉伤。

    周安血有神效!

    袁胜师将周安的血炼化,便能感受到其中所蕴藏的治愈能量。

    就好似吃了什么神丹妙药一般,伤势得以迅速恢复。

    周安端坐在椅子上,瞥眼看着袁胜师,他注意到袁胜师身前放的杯子,血都喝掉了,杯子就放在那,周安一抬手,那杯子便飞了起来,直落在周安手中。

    手指轻捻,那瓷杯便在周安手中化为齑粉。

    袁胜师伤愈。

    此刻的他自然已是完全清醒了,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蜕变,经脉韧性提升十倍不止,并得到最大限度的拓宽,内力转化天罡之气,只在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有一点值得一提,武者想要入天罡,是无法通过被传功的方式入天罡的,除了一些邪门歪道的方法外,只能靠自己。

    天罡宗师将功力传给其他人,也制造不了新的天罡宗师。

    因为内修天罡境所掌握“基础能量”,在本质上,与后天境都没有任何区别,都是内力!从后天到地煞,武者也只能使用内力,不同在于内力的浑厚程度,以及经脉被打通了多少。

    天罡境也是用内力。

    天罡之气来自于内力转化,掌握内力化天罡气方法的武者,便是天罡境!这对正常武者来说,是需要去领悟的,领悟化天罡的方法。

    这就是天罡宗师以毕生功力,也无法制造新的天罡宗师的原因。

    最多帮助对方打通全部经脉,制造一个地煞圆满!

    内力可以传给对方,可将内力化天罡的方法,是无法通过传功给予对方的,这方法需要领悟,是一种意识,是一种意志,而非某种可传导炼化的能量体。

    天罡若能传承,这千百年来,老的天罡不断传承,新的天罡不断诞生,早就天罡满地走了!虽然确实是存在强行破天罡的方法,比如净土教就有这种方法,但需要的条件太多,太苛刻!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袁胜师体表浮现一层银白色的光芒,他缓缓睁开双眼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,感觉可好?”周安的声音幽幽传来,他拿着茶杯,轻轻的抿了一口茶水,又瞥向袁胜师。

    袁胜师“扑棱”一下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他竟然无视了周安,抬起自己的双手看去,眼眸中泛起激动之色,他又目光一扫,望向先前落在地上的剑,一招手,只见银光一闪,那剑便落入了他手中。

    袁胜师好像想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他记得自己不仅仅突破,还接连顿悟了两种神通!

    周安转动着手里的茶杯,神色冷然。

    “大总管……”袁胜师激动了好久才抬头看向周安,他自然是想了很多,急忙向前几步,袁胜师持剑而跪,将剑横放在身前地上,双膝跪地叩首道:“大总管再造之恩,袁某人没齿难忘,此生铭记!”

    安静。

    袁胜师出身江湖,这句“袁某人”江湖气很重,他显然也更认同自己“袁某人”的身份,而并非袁将军。

    他是一个很重恩情的人。

    当年康隆基有恩于他,他便弃江湖,入朝堂,为朝廷誓死效命,已有十一年。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,康隆基当年对袁胜师究竟有何等恩情,但周安觉得,自己对袁胜师的恩情,绝不会比康隆基给他的少,甚至可能有所超越。

    周安给了袁胜师第二次生命。

    不仅如此!

    袁胜师不断追索的天罡之境,也在周安治愈他达成了,他还引发了万剑齐鸣,领悟了两种神通,这可以说是从一个极端达到了另一个极端。

    周安若不救袁胜师,袁胜师将以半步天罡武者、锦衣卫指挥使的身份死去,他将彻底泯灭与历史的长河之中,不留下一丁点痕迹,因为,他很普通。

    在历史上能被大书特书的天罡宗师又有几个?历代大宗师,又有几个能名动千古。

    而现在,袁胜师已经注定名动千古!

    重生的他,将在历史上留下浓重的一笔,哪怕他最终没有入天人,他意外死了,史书上也会对他浓墨重彩,称他为绝代剑修,亦或者是陨落的剑仙。

    毕竟,东乾一朝,他是第一个引发万剑齐鸣的剑修,而就算向前追溯千年,他也是第二个引发万剑齐鸣的“剑仙”,而上一个出现,已经是八百年前了。

    袁胜师完全蜕变。

    无论是在能力上还是在名望上,都是如此。

    他将从“籍籍无名”,成为江湖传说!

    而这一切,都是因为周安救了他。

    经历过地狱般的绝望,方知周安恩重。

    周安没去扶起袁胜师,好一阵没说话,打好关系?不不不!要先跟他好好谈谈,跟他说清楚!是决裂,还是更亲近,决定权不在周安,而在袁胜师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啊……”周安叹了一声,将茶杯放在桌上,又瞥眼看向跪着的袁胜师,“咱家知道你刚刚看到了,关于咱家的身体情况,咱家希望你能守口如瓶,你能答应咱家吗?”

    “袁某人定不会向外透露半个字。”袁胜师都没想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周安相信他!

    因为袁胜师就是那种,怎么想就怎么说的人,他可以谁的面子都不给,说能保密,就能保密,说不能……就一定会说!

    “还有件事……咱家血有治愈之效,也请你保密,若圣上问起你是如何伤愈,切勿提及,明白吗?”周安拿捏着腔调,横眉立眼。

    “明白,请大总管放心!”袁胜师还是没迟疑,就答应了。

    周安豁然起身,一抬手,远处柜子上的衣袍便被周安吸到手中。

    本是一套衣服。

    周安将里面的穿身上了,外袍没穿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恭喜袁将军,袁将军不必如此,你我本是同僚,又是知己,乃莫逆之交,咱家自然得竭尽全力救治于你,来来来,快起来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变脸了。

    大笑着口气极为亲热的将袁胜师扶了起来,为袁胜师披上了袍子。

    虚伪!

    就是这么不要脸!

    “大总管叫某胜师便可。”袁胜师起身后道,看向周安的眼神极为真挚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安竟然有了一种“羞愧”之感。

    人与人的差距咋就这么大呢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年长咱家许多,叫胜师未免怪异,便叫你一声袁兄吧!”

    “大总管随意。”

    “袁兄,请吧!圣上还在等咱们。”

    “大总管请!”

    周安与袁胜师一前一后向外走,袁胜师一边走,一边将外袍的带子系好了。

    “袁兄……”周安走到门前,突然停下脚步,微微侧头道:“以后若有机会,咱家想与你切磋一二,你觉如何?”

    袁胜师稍愣了一下,才道:“甚好!”

    “就这么定了!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两人出了大殿。

    外面院子在夜色下静悄悄的,没人,都跑没了。

    两人又向外走。

    “袁兄,可别忘了与圣上谢恩,若非圣上安排,咱家也未必来得及救你。”周安提醒了袁胜师一句。

    出了拱门,周安与袁胜师便看到一大群人聚在不远处。

    连白小葵都来了,袁胜师搞出了万剑齐鸣,白小葵都过来看热闹了。

    周安加快脚步。

    “圣上,幸不辱命!”到了女帝身前,周安抱拳拱手。

    “谢圣上,吾皇万岁万万岁!”袁胜师跪地,对女帝叩首。

    “袁将军快快请起!”女帝很激动了,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,她连忙向前,亲手将袁胜师搀扶了起来。

    周安满身是血,虽然套上了衣服,但还是看得出来,可他却被女帝无视了。

    可见女帝有多激动。

    大内出了剑仙!当然激动!

    很显然,袁胜师在女帝心中的地位,已经无限拔高了。

    周安瞥了一眼女帝紧拉着袁胜师的手,又瞥了一眼袁胜师,脸色怪异了一下……应该不会出现被“撬墙角”这种狗血事,因为袁胜师不追求权利,也对女人没任何兴趣,他的一生挚爱,是手中剑!

    “咳!”周安轻咳了一声。

    女帝瞥了周安一下,顿时脸色一变,好像才注意到周安身上全是血。

    “呀!小安子,你这是怎么搞的……”女帝一脸惊诧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无碍!”周安连忙上前,凑近了女帝,低声道:“圣上,关于奴才伤愈之事,还请圣上下令保密……”

    “为何?”女帝脸色又一变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