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零四章 不想让周安走的女帝
    是时候该南下了。 .

    天下大乱随时都可能发生,似乎就差那么一点,只要再有一个足够分量的人物造反,或者是小的造反在短期内接连不断的冒出来,都会引发灾难性的后果。

    而目前称得上是燃眉之急的,就是五州之乱与云肃王。

    其实这是一个问题!

    解决五州,就能将天下大乱的苗头灭掉一半。

    高坐于龙辇的女帝,望了周安一眼,又收回目光沉吟一阵,才道:“回去说。”

    周安与女帝一同回到乾武宫。

    女帝先迈入殿门,便道:“都退下!”

    “是!圣上!”宫内一片恭敬之声。

    宫女太监们都出去了,廖福在外面关了大殿之门,乾元殿内就只剩下周安与女帝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,非去不可吗?”女帝甩着龙袍,扭身坐在了龙椅之上,抬眼望向周安。

    “非去不可!”周安肯定道,其实也不是非去不可,又不是离了他东乾就不行了,只是,他觉得自己应该去,好使得刺杀云肃王之事上,多一份保障。

    刺杀云肃王的机会只有一次!

    一旦失败,云肃王必然不会再给任何外人接近他的机会,再刺杀他的难度要高上数倍,基本就等于没机会了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是迅速解决五州之乱的关键。

    而云肃王就是另一个关键。

    若非他暗中支持西南净土教,暗中对五州军使坏,那群乌合之众早就被打散了。

    “杀云肃王?”女帝又问。

    “对!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你有几成把握?”女帝再问。

    “五成!”周安又回道。

    “才五成?”女帝皱眉,她似乎是想要找理由留下周安,这也是周安之前说非去不可的原因,如果他不说非去不可,女帝很可能就不让他走了。

    周安知道女帝心思。

    “圣上,刺杀云肃王,换了谁都不敢说有绝对把握,两天前净土圣母曾回报消息,她已经联络了云肃王,云肃王邀请她入王府详谈,净土圣母拒绝了,她在尽可能的想办法将云肃王引出来!”

    周安说着,沉默一下,又道:“假如云肃王戒心太重,不肯外出与净土圣母会面,净土圣母一个人入王府行刺,很可能有去无回,五州之乱还得靠她来解决,她不能出事!”

    “所以奴才得过去,下下策,奴才乔装打扮,与净土圣母一同入云肃王府,杀了云肃王,再杀出来!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命了!”女帝拍着扶手豁然起身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虽一介阉人,但也懂得食君之禄,忠君之事的道理!为圣上分忧,是奴才应该做的,刀山火海,在所不惜!”

    周安这话说的,矫情了。

    但一点违和感都没有。

    因为他已经多次经历过生死,女帝都看在眼里呢。

    “所以你就要去跟云肃王拼命?”听了周安的话,女帝一点高兴的感觉都没有,反而很生气,很愤怒!

    周安的命金贵这呢,不是一个云肃王能换的。

    周安自己舍得,女帝都舍不得。

    其实问题也没那么严重。

    周安又不是智障,他是去刺杀,又不是被刺杀,怎么会那般不要命,刺杀是要靠脑子的。

    他只是故意将情况说的严重一点,这样他非去不可,才顺理成章!

    “圣上,并非拼命,奴才并非莽夫,何况净土圣母、白小葵皆在五州行事,奴才战死云越的可能性不高!”周安安抚道。

    女帝阴沉着脸。

    先入为主的想法,她就是不想让周安走,所以她就在脑子里拼命的找理由,其实最让她生气的不是周安去拼命,而是周安一定要走。

    虽说,女帝可以直接命令周安,不许走。

    但事不是这么办的!

    周安又不是要去办私事,他心里想的是家国,是江山社稷。

    “圣上,五州之乱已经到了非解决不可的时候。”周安试图说服女帝,“五州数百万百姓正在受苦受难,净土教乱军烧杀抢掠无恶不作,您的子民已经身处炼狱,奴才想为您,为这万里河山,多尽一份微薄之力……”

    女帝沉默。

    她负手踱步。

    又围着周安转圈走。

    真的是在转圈,一边走一边还是不是的瞥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感觉的出来,此刻的女帝很烦躁。

    女帝虽坐拥天下,但实际上,她是孤独的。

    她只有周安!

    周安是唯一一个,什么都能跟女帝说的人。寇冬儿比不了,女帝不会与寇冬儿说军国大事,寇冬儿也不懂。李广山、袁胜师也比不了,女帝能跟他们说军国大事,却谈不了其他。

    只有周安,是在真正的陪伴女帝。

    这是女帝不想周安走的根本原因。

    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女帝突然停下脚步,刚好正对着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短则一个月,长则两三月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“朕就给你一个月时间!”女帝沉着脸道,“一个月后,无论是否办成事,你都必须回京!”

    “……好!”周安想了一下才回答。

    “还有!”女帝又道,“你必须要答应朕,无论如何,无论五州战况是否恶化,无论云肃王是不是造反出兵了,你都不可莽撞……你一定要给朕活着回来!”

    “奴才必然活着回来。”周安道,没有迟疑的回答。

    “你打算什么时候走?”

    “夜里。”

    “今天?”

    “对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在乾元殿足足呆了一个多时辰,才跟女帝完成“谈判”。

    女帝很勉强了同意了他南下,但附加了很多很多条件,甚至想让周安带一批人走,以保证周安的安全,但被周安拒绝了。

    人多才麻烦。

    他是去搞刺杀的,而且还在宫内装病的情况下,若是带一群高手离开,会被人发现的。

    此次南下,周安就打算带几个人。

    离了乾元殿,周安便回宁安苑,并派人去找来了小亭子,还让人去通知了袁胜师,对小亭子,周安是要交代一番,很多很多事。

    对袁胜师,其实周安也是要交代一番。

    以大总管的身份,叮嘱一番。

    他离开后,女帝安全的重担就落在袁胜师肩膀上了,而袁胜师虽是大内八御,却也是锦衣卫指挥使,也是很忙的。

    所以,他必须要把握一个平衡。

    虽然女帝被刺杀的可能性极低。

    但担心是难免的。

    毕竟,大内没了康隆基。

    刚入夜。

    女帝再次召见了周安,又询问了一下周安的出发时间,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些话,反复强调,周安一定要活着回来的事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深夜。

    宁安苑,正殿。

    屏风之后,周安泡在浴桶里,正在洗澡。

    他要出发了,先洗干净,换衣服,然后趁着夜色悄悄离开,他不会让任何人知道,自己是如何离开的,包括女帝。

    殿外传来一些脚步声。

    很轻,但周安听到了。

    吱呀!

    很轻的开门声,感觉到好几个人进门,是来给周安送东西的,很多东西,包括上百颗火神雷、一把刀、软甲等等。

    “东西都放下,出去吧。”屏风后的周安阴柔道。

    这声音已经是他伪装的了,因为随着时间的推移,他的嗓音在变。

    “是!”几个小太监应声。

    他们将东西都放在了桌子上,便躬身垂头,倒退出了房间,关上了门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安皱眉,因为他感觉,竟然有两个人没走。

    “小安子啊!唉!”女帝幽幽的叹了口气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