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零五章 浴桶炸了
    周安吓的一哆嗦,女帝怎么来了?跟着送东西的小太监一起来的?怎么之前一点动静都没有?

    女帝不是跟着送东西的小太监一起来的,她是来宁安苑找周安,有些送行的意思,刚好遇到了来给周安送东西的几个小太监。

    因为女帝不想周安出门来迎接自己,所以才没让外面的人声张。

    就直接走进来了。

    跟她一起的是寇冬儿。

    女帝平常只要离开乾武宫,身边就跟着一大群人,但这次她想要一个人来跟周安说说话,但又不能真的一个人来,所以带了寇冬儿这个贴身侍女。

    “圣,圣上,您怎么来了?”周安都有些结巴了。

    他都快被吓死了!

    什么时候来不好,偏偏趁着洗澡的时候来。

    说话的同时,周安疯狂的回头,左看右看,找衣服……没有!因为他是要换衣服的,所以之前脱下的衣服随手丢床榻上了。

    自从长出来后,周安洗澡就是一个人,也不用宫女太监们伺候。

    有人伺候,伺候的人会将脏衣服收好,新衣服准备好,搭在屏风上,或放在浴桶旁的凳子上。

    周安一个人哪有那么多讲究。

    随便丢!

    所以,他一时之间,竟然找不到衣服。

    怎么办?

    在水里泡着吧!

    “朕不能来吗?”女帝淡淡的回了一句,语气很惆怅,“你要走了啊,朕睡不着……其实朕,真的不是很懂你,你为什么一定要去?云肃王,哪里是那么好杀的!”

    “圣上,不是都说过了嘛。”周安真的想把女帝的嘴堵住。

    她又要开始絮絮叨叨的说。

    “你烦朕?”女帝感觉出周安情绪不对劲。

    “奴才不敢!”周安马上回道。

    “你哪里不敢?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?”女帝这话说的,明显是要发脾气,不讲道理的那种。

    “朕,你不是没教训过,说的朕几度落泪,云景你也打过,打的云景哭着求饶,朕都不敢那么对她,乾京城上上下下,满朝文武,被你杀的血流成河,人人畏你,你得了康爷爷的信任,继任了大总管,你入了天罡……你好大的本事啊!朕不想让你走,还得跟你商量着来,你跟朕说,还有什么是你不敢的?”

    她好像就是来找茬吵架的。

    周安心里苦啊。

    半天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正常状态下,他还能跟女帝“吵一吵”,可现在不正常,他不敢刺激女帝,就想在水里安心的泡着。

    “你哑巴了?”女帝声音又恢复平淡,问道。

    “圣上您说的对,奴才知错了。”周安果断认怂。

    不跟她吵。

    她要骂人,就让她骂,骂完就走了。

    “知错了?你哪里错了?”女帝反问,不依不饶的。

    周安头大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正在沐浴……与您如此说话,有失体统,您看,要不……”周安想让女帝先出去。

    “那你还不快出来?穿上衣服!”女帝道。

    “不是,圣上……您看,您在这儿,奴才若衣不蔽体,被您瞧见了,不是脏了您的眼睛……”周安说的很委婉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太监,还怕被看?朕又不是没看过,怎么还对朕遮遮掩掩了?”女帝气道。

    气不顺,周安说什么,她都觉得不对劲。

    女帝确实是看过周安没穿衣服的样子,周安也看过女帝不穿的样子。

    就是那次,周安帮女帝强行突破地煞境……

    其实那次,周安不是什么都没穿,还穿着亵裤呢。

    现在是真没穿。

    身边还没衣服。

    因为屏风遮挡,周安看不到衣服在哪里,就无法用飞物术控制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甭说气话,奴才真的错了,您饶了奴才吧……”周安要怂到底。

    “朕也没为难你,何来饶了你之说?”女帝反问。

    周安语塞。

    他若是再强调,不想被女帝看见身子,无论说的多委婉,怕是都会让女帝起疑心。

    这本身也不是什么大事。

    毕竟要被看的是周安,而不是女帝。

    这天下就没女帝不能看的东西,就看她自己忌不忌讳罢了。

    “冬儿!挪开!”女帝声音又传来。

    紧接着寇冬儿的脚步声就靠近了,然后……屏风就被寇冬儿挪开了。女帝看到了泡在浴桶里的周安,周安也看到了桌边坐着的女帝。

    “圣上,您这是……干啥……”周安说着话,又向水里缩了缩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跟个大姑娘似的?”女帝眉头紧皱,她是真觉得周安怪怪的,非常奇怪,以前周安不是这样的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失礼了。”周安硬着头皮道。

    他感觉自己脑子都不够用了,怎么办?

    “哼!”女帝轻哼一声,又歪头看了看桌子上的武器、铠甲,以及几个小箱子,“三更天了,你一个时辰后走?”

    “是!”周安回道。

    “朕给你准备了一道密旨。”女帝又道,说着从袖口中抽出了卷着的圣旨,放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她大晚上的过来,也与要亲自来送密旨有关系。

    “圣上,是什么密旨……”周安顺着女帝的话说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自己过来看?”气不顺的女帝怼了周安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是是,奴才自己看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说要看,却没起身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还在里面泡着?”女帝皱眉望周安,“还没洗好?”

    “没,没呢。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女帝脸色越发不好。

    因为她感觉,周安似乎突然不太把她当回事了,正常来说,女帝来这边找周安,周安肯定是要恭迎的,周安是免跪的,倒是不用跪迎,但最起码,躬身行礼是必须的。

    周安也一直都是如此,哪次见了女帝,都会行礼致意。

    而按照正常宫内的规矩来说,除非身有不便,重病了或者要死了,否则任何人只要看到女帝,都要行礼,高呼万岁。

    周安什么都没做。

    不做就不做吧,女帝都不跟他计较那些。

    可周安缩在浴桶里算怎么回事?有什么怕被看的?

    一个太监!

    “冬儿,伺候周公公更衣!”女帝沉着脸道。

    她就是要跟周安拧着来。

    女人嘛,心情不好就没有道理。

    “不不不,不用了!”周安急了,他要对自己下手,没有刀……那就捏碎它!就是这么狠,反正之后可以长出来!

    因为周安可以控制自己的气血,所以他可以控制伤口瞬间愈合,而暂时不长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怎么回事?!遮遮掩掩是不是有事瞒着朕?你那浴桶里是不是藏女人了?”女帝火了,怒气冲冲豁然起身。

    甩手抓起茶杯就打了出去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嘭轰!

    女帝乃地煞强者。

    所以,浴桶被茶杯打炸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