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零六章 被女帝看到了!
    周安不知道为什么会发展成这样。

    他根本来不及多想什么,浴桶炸了,水花四溅,周安想要“捏碎”都来不及,因为会有血,解释不清楚的,所以他窜了出去。

    化为残影窜向床榻,周安要穿衣服,哪怕暂时围上也好,虽然很异常,但说不定能蒙混过关。

    因为太快,所以看不清。

    周安窜上床榻,一回手带起一阵风,床榻前的幔帐直接放下了,将床榻挡住了。

    手比闪电还快,拿起袍子就向身上套。

    女帝也很快。

    她已经“怀疑”周安,虽然不知道究竟是什么问题,但她连浴桶里可能藏了其他人的问题都想过了,自然是怀疑了。

    周安窜回床榻还拉帘子,女帝直接跳了过去。

    地煞境,速度也是极快的。

    何况,女帝本就距离床榻更近。

    周安根本来不及穿上裤子,“哗啦”一声,帘子就被拉开了,周安在这千钧一发之际,将袍子挡在了自己身上,还抱住了肩膀。

    一脸“大姑娘要被看光的惊恐劲儿”!

    “圣上,脏了您的眼睛……”周安硬着头皮道,脑子真不够用了,找不出更好的理由。

    女帝沉着脸站在床边,上下打量着委屈巴巴一脸惊恐的周安。

    还是怀疑。

    周安害怕被看到身子,女帝已经判断出来了,周安身上有什么?

    女帝甚至想到了,周安身上是不是有什么刺青?他是不是已经被净土圣母控制了?

    或者说,周安加入了什么秘密组织?

    身上有什么标记?

    女帝探手扯住了周安的袍子,缓缓用力。

    周安拉着另一头,就不放手,满眼祈求,委屈的要死。

    “放手!”

    “不放!”

    “朕让你放手!”

    “圣上您冷静!”

    “给我放手!”女帝很快便失去耐心,猛的一拉扯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那袍子被直接撕的粉碎,因为女帝用了内力,实际上是震碎的。

    布片飞舞。

    时间仿佛变得缓慢。

    这一刻,周安明白,自己的人生,已经因为女帝的这一扯,翻开的新的篇章。

    被看到了。

    周安已经放弃了遮掩,因为他知道,他越是遮掩,女帝越是会觉得有问题,肯定会“刨根问底”。

    在缓慢的时空中,女帝的脸色迅速发生变化。

    瞳孔剧烈收缩,脸色明显是懵了一下,目光凝结了,迅速张开嘴,神色又向惊恐变化,她似乎想要挪开目光,却又控制了没挪开。

    不可置信。

    她甚至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    “你”惊呼声打破了缓慢的时空。

    女帝向后踉跄退了几步,抬手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“圣上!”寇冬儿以为女帝遇到了什么危险,迅速闪到了女帝身前,短刀已经在手。

    紧接着,铛啷一声。

    寇冬儿刀都没拿稳,掉地上了。

    寇冬儿也捂住了嘴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周安脸色直接就恢复了,伸手拉上了帘子。

    穿衣服吧!

    到了这一步,周安反而淡定了,迟早有这么一天,就是没想到来的这么快,周安本想着,跟女帝的感情再进几步,再让女帝知道,稳妥一些。

    可现在,想稳妥是不行了。

    他知道,这将是自己命运的转折点。

    一个太监,无论什么身份,只要他不是太监了,成了一个正常男人,那其人生必然会发生不可控制的变化。

    周安之前最担心的,倒不是觉得女帝因为觉得被欺骗,所以杀了他,不存在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他担心的是,自己将迅速失去权势,与女帝渐行渐远。

    不是太监,就必须离开大内。

    周安知道,自己很可能入朝为官,可能是一个大官,甚至直接掌握军权。

    但,都不如现在。

    失去大内总管的身份,周安也将失去东厂,东厂是他建立的,他制定了东厂的规则,整个体系都与太监分不开。

    就比如,虽然收集情报的是密侦卫,但能掌管情报、整理情报、分析情报,向女帝汇报的,都是太监。

    而东厂这个组织,只能由女帝身边人掌管。

    交给其他人,别说是现在的神昭女帝,历朝历代任何一个皇帝,都不会允许!

    不得不承认,周安的权势很大程度上是来自于女帝的信任,或者说是恩宠!

    而失去恩宠,失去东厂,周安入朝为官……满朝都是老狐狸,周安心里苦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周安在帘子后床榻上穿衣服,女帝在帘子外缓了好久的神。

    “假的……是假的……小安子是假太监……难道……他跟云景……原来……他骗我……”女帝发出微不可闻的声音,念念有词的,又向后踉跄了几步。

    寇冬儿眼疾手快,扶住了女帝,让其在桌边坐下。

    “男人……他是个男人……”女帝脸色不断变化,脸色很不好。

    好一阵,周安都没穿好衣服。

    其实他穿衣服很快的,这次是故意的慢慢穿,因为他在思考,咋说啊?怎么跟女帝解释?全都实话实说?然后等待女帝“审判”?

    周安之前真没一点心理准备。

    本来他都要走了,南下五州,去杀云肃王,有可能的话,还要在解决五州之乱上出力。

    他本还想着,再拿一个大功劳,自己在女帝心里的分量必然更重……

    可结果倒好,如此突然!

    桌边。

    女帝目光怔怔的,出神了好久,她感觉自己有“心理阴影”了。

    那画面,挥之不去!

    不想都不行,满脑子都是。

    “冬儿……”女帝突然回头,声音很低。

    “圣上。”寇冬儿躬身。

    女帝却沉默了,看着寇冬儿,嘴动了动,欲言又止,又眨巴眼睛,好一会儿才凑到寇冬儿身边,低声问:“男人……都……那么……巨物……不是很……”

    鬼知道女帝为什么会问这个问题。

    哪怕以寇冬儿心性,脸色也微微红了一下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婢也只在书中见过,不甚了解。”寇冬儿恭敬低声道。

    女帝又怔怔出神,好一阵,缓缓扭回头,呐呐道:“朕,也只是在书中……见过……”

    其实女帝的见识,还要比寇冬儿多一些。

    因为女帝博览群书,禁书也看过不少。

    寇冬儿则没看过太多,就是在男女都能修行的功法秘籍上看过图。

    哗!

    帘子被拉开了,周安穿戴整齐的下了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