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零八章 云水河上乌篷船
    小安子,朕应该留你吗?

    女帝的这一声问,已经将周安推到了非常危险的境地,周安的人生走向,是起是落,完全就在女帝的一念之间。

    而女帝一旦决定了,就定下了!

    周安很担心女帝会冲动,因为心情,因为猜疑,等等原因,而做出错误的决定。

    “圣上,奴才是留在大内,还是离开,只能由圣上您决定!”周安没说自己该留还是该走,因为怎么说都是错的!

    他说走,那就真走了,女帝肯定不能留他。

    可他要是说留,到底是抱着什么心思,女帝又会怎么猜想?

    “不过,还请圣上给奴才一个机会!”周安又快速道,不给女帝说话的机会。

    “什么机会?”女帝盯着周安问。

    “能否等奴才从五州归来后,您再做决定!”周安连道,“圣上,奴才有罪,奴才罪该万死,奴才不该对您隐瞒,欺骗您,但,奴才还希望您能给奴才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……五州情况危急,云肃王随时都可能起兵,江山根基动摇,而奴才差人在五州布局,已有些时日,不能前功尽弃!”

    “因此,请圣上给奴才些许时间,让奴才先去五州,去云越藩王国,奴才会竭尽所能,斩杀肃亲王,假若奴才能活着回来,再请圣上定夺!”

    还是要去五州。

    但意义已经不同了。

    这成为了周安的“借口”。

    被女帝发现的太突然,女帝很不冷静,在不冷静的时候,她可能做出任何决定,不受任何人控制。

    所以,周安要给她时间,让她冷静,让她慎重的考虑清楚。

    同时,周安也是给自己时间。

    给自己建立更大功勋的时间,他要让自己变得更重要,重要到让女帝认为,东乾离了他,就不行!

    给女帝安全感,是很重要的。

    周安原本计划是,去杀云肃王,之后,五州之乱他能插手解决,就插手解决,如果不能,就早日回京城。

    但现在,他改变了想法。

    他必须带着足够的荣耀回京!若能成功刺杀云肃王,本就是天大的功劳,那将震慑天下,那是无上荣光。

    但周安觉得,还不够。

    所以,他还可能做些其他事。

    女帝沉默。

    良久。

    “好!就让你先去完成任务!”女帝又起身,向周安走近了几步,直视着周安双眸,“小安子,朕等你回来!”

    言罢,女帝甩袖而去。

    寇冬儿紧跟着女帝匆匆向外。

    她们走了。

    周安看着她们出门,看着外面的太监又将大门关上,感应着她们的气息远去,终于……他坐下了,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一种“逃过一劫”的感觉。

    周安也不知道自己以如此态度,如此方式暂时解决这件事,是否有问题,他很混乱。

    女帝是他的心魔,这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智商!

    三天后。

    战火纷飞的越州。

    虽还是春季,但越州处于南方,因此已经开始炎热,这里的常青植被很多,青山绿水,若是单看景色,倒是极美的。

    越水郡,起伏的山峦之间,一条长河好似一条银龙蜿蜒,此河名为云水河,从越山上流淌而下,浩浩荡荡数百里。

    云水河上,一艘乌篷船随波而荡。

    正午的太阳极为灼热刺眼,河面上倒是清凉了不少,身着蓝袍的公子仰躺在床头上,脸上扣着斗笠,似乎是在午睡。

    青衣小厮跪在一旁,手持蒲扇,正在给蓝衣公子扇风。

    啪嗒嗒!啪嗒嗒!

    河岸上突然响起了激烈的马蹄声,越来越近。那青衣小厮抬头望去,只见是一队人马正顺着林间小路狂奔而来。

    “公子,来人了。”青衣小厮垂头阴柔道。

    “嗯!”蓝衣公子应了一个鼻音,有些懒洋洋的。

    河岸边。

    那一队人马停下,一共十几个人,皆穿着便装戴着斗笠,而在最前的,则是一个身穿白裙娇小女子,背着剑匣,也是戴着斗笠。

    全员下马。

    白裙女子腾身而起,踏水而行,飞身数十丈,如仙女一般,在湖面上划过,翻身落在了船头。

    “卑职参见厂公!”白裙女子摘掉斗笠,单膝跪下垂头道。

    蓝衣公子将斗笠拿起了一些,歪头看向白裙女子,露出了笑容道:“小葵!”

    “公子。”白小葵又唤了一声,神态看起来是下属对上官的那种恭敬之色,但眼神却不是。

    明亮而灵动。

    很开心,还有些激动。

    有些日子没见周安了,白小葵没想到,周安竟然真的会亲自过来。

    “小贵子,你去吧。”周安坐起身,先对身边的青衣小厮说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是!”小贵子领命,腾身而去。

    以轻功踏水而行,小贵子去了河岸边。

    小贵子,名为常贵,这小太监今年刚十五岁,已入先天境,是靠自己突破的,而非借助外力。

    称得上是一个天才。周安身为大内总管,宫里有此等天才,自然逃不过他的眼睛。

    其实周安早就发现他了。

    在东厂建立之初时,小贵子便被选入了东厂,负责情报整理之事,后得小亭子信任,成了小亭子的左膀右臂。

    这次周安离京,就带了几个人,小贵子便是其一。

    没带小亭子,因为东厂的事务周安不放心交给其他人,只能由小亭子暂时掌管,还有几个老太监辅佐。

    所以现在跟在周安身边的是小贵子。

    乌篷船上只剩下周安与白小葵。

    “小葵,现在进行到哪一步了?越州战况如何?还有净土圣母那边,最近可与你联系,都与我详细说说……”周安站起身来道。

    “公子,目前……”白小葵开始向周安汇报。

    她离京已经有半个月,越州等五州的密侦卫,基本被她血洗了一遍,凡是有问题的,都丢了性命,她有提拔征召了一些人,甚至从江湖上找了一些人,虽然不是什么高手强者,但很有用!

    其实密侦卫并不需要强者,收集情报与武力值无关,能不能渗透,会不会伪装,能不能混到重要目标身边,才是关键。

    需要强者的是东厂。

    而越州战况……目前,可以说是很不乐观。

    五日前五州军主力兵败,损失了上万人,虽然呼延金及时收拢了残兵,并调遣其他兵力汇合,使得净土教乱军暂时退避。

    但因为伤病,士气低迷等等问题,五州军似乎已经没本事灭掉净土教乱军了。

    虽然那是一群乌合之众,武器装备也不齐全,但兵力已经膨胀到十五万!

    而五州军去掉所有伤兵,只剩下六万兵力。

    乱军越来越强,五州军越来越弱。

    此消彼长。

    其实正常来说……朝廷六万兵马,吊打二十万由穷苦人组成的乱军,都不是问题!甚至三十万都能打!

    一打就散了!

    然而,朝廷的兵马是不正常的。

    军队的贪腐有多严重,周安不查都知道,何况他还查过。

    军纪涣散,吃空饷问题严重,缺少训练等等问题……这种军队虽然乱军强,但也强的有限。

    当然,军队问题再大,毕竟是正规军。

    若非云肃王从中搞事情,净土教乱军早就被灭了。

    “还没查到乱军的首领是谁吗?”周安问道。

    “查到了……公子您不知道?”白小葵愣了愣神,很意外。

    “嗯?”周安也一愣,“什么时候查到的?怎么……没人告诉我?”

    “七日前便查到了,是吴仁道!”白小葵连道,“是老妖怪查到的,通知了奴家,她……她没通知您吗?”

    百毒教主吴仁道!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这家伙原本不是净土教教众,也根本就不是净土教的信徒,是因为自己教派被灭,所以才投靠了净土教,并坐上了净土教二长老的位置。

    当初宁亲王进京,就是他跟随护送。

    周安眉头挑起。

    好像要打人啊!

    净土圣母没向他汇报过这件事,甚至可以说,净土圣母就没跟周安详细汇报过什么,每次传信回来,内容都很少。

    但她偏偏告诉白小葵了,这是什么意思?

    周安甚至下意识的怀疑,净土圣母有什么阴谋,是针对白小葵的!

    “该死的老妖婆,她现在在哪儿?”周安看向白小葵问。

    很多事,白小葵也是不清楚的,尤其是针对云肃王的事,必须得找净土圣母问。

    “已经几日未与她联系,不确定她在何处。”白小葵连道,“不过,小葵可以传信给她,会有人将信送到她手中。”

    密侦卫的联络方式保密性极高,命令可以一层一层的传递,确保所有人都能收到,可以联系任何人。

    但如果想要直接找到密侦卫的某个成员,如果他是固定在一处活动,周安是可以直接找到的,但如果不是固定的,那就无法直接找到。

    得通过密侦卫联络网络,才能找得到。

    “尽快联络她,让她来见我。”周安对白小葵道。

    “是!”白小葵领命。

    两人站在乌篷船头,又说了一阵话,周安又问了很多事。

    小贵子,以及白小葵带过来的人,全都在岸边等待着,因为距离极远,他们无法听到两人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小葵,辛苦你了。”周安望着白小葵微笑道。

    “不辛苦,奴家应该做的。”白小葵垂头。

    “看这天色,真好,不做点什么可惜了啊!”周安仰头感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白小葵有点没明白周安的意思。

    周安扭身钻入了船篷中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