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一十八章 这群人,好恶心啊!
    周安到了屏风后,净土圣母马上跟了进来。

    “你干嘛?”周安斜眼看她。

    “姐姐我好奇。”净土圣母盯着周安,看那神色,她是真的好奇,非常好奇!

    “一边去,别碍事。”周安没好气道。

    “怎么?怕姐姐看呀?”净土圣母连道,“当初跟姐姐同床共枕,姐姐摸都摸过了,还怕姐姐看?”

    真是不说骚话,她就浑身难受!

    “不想给你看行不行?滚!”周安很不客气。

    “好吧好吧,我不看!”净土圣母竟然转身就走,一点都不坚持。

    周安在屏风后脱光了。

    屏风上面缓缓探出一个脑袋,当然是净土圣母,只有她会如此无聊干出这种事,周安也知道净土圣母就在屏风另一边,也是懒得理她。

    其实也是无所谓的。

    周安一个大男人,不怕被看,他长出来的事,净土圣母也知道。

    “哇!老天爷……”也不知道净土圣母看到了什么,竟然发出了惊呼。

    啪!

    一件刚刚才脱下来的外袍摔在了净土圣母脸上,将净土圣母打翻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妈的智障!”周安低声骂了一句,迅速穿上了底裤。

    屏风外的净土圣母一个后空翻便站稳了,将扣在脸上的袍子撤下去,那眼睛还瞪的老大,表情非常之微妙!像是有什么喜事,竟然满脸控制不住的笑容。

    不多时后,周安从屏风后走出来。

    活脱脱的就是白小葵!

    真正的白小葵穿着红裙,而假的白小葵穿着黑裙……其实还是有不同的,第一周安是披头散发,第二则是周安没把自己的脚变小,不然还得去找鞋子。

    他的脚也不是特别大,虽然不是女人那般小巧,但裙子下摆挡着,是看不出来的。

    “啧啧啧,小太监,你真好看,来让姐姐抱抱……”净土圣母这个不要脸的,要抱周安。

    周安一手按在她脸上,又看向白小葵道:“小葵,你去告诉小贵子一声,就说我们最迟明日一早回来。”

    “是!”白小葵领命而去。

    ******

    深夜,竹山郡城。

    作为越州四大郡城之一,竹山郡城自然不是普通县城比得了,由于受战乱波及不深,深夜十分的竹山郡城许多酒楼茶肆都在营业。

    郡城西城,深宅大院不计其数。

    住在这里的当然不是什么权贵,而是有钱人!这里乃是商贾云集之地,依靠山货皮货生意,竹山郡城的有钱人可是不少。

    山狼街。

    深夜时分,这里却依旧热闹非凡,许多青壮正在搬运货物。

    山狼街是竹山郡城镖局汇聚之地,这里大大小小镖局足有十几个,往常这里也不会如此热闹,尤其是大晚上的,就算有镖局要押镖上路,也不会一起行事。

    但现在不同了,世道太乱。

    净土教乱军真的是见什么抢什么,盗匪也越来越多。

    因此最近一段时间,竹山郡城的几个大的镖局商量了一下,决定一起押镖上路,如此哪怕遇到百十个抢劫的盗匪或乱军,也能应付。

    东乾西南最大镖局,大通镖局,越州竹山郡城分号。

    镖局前院,一种镖师正干的热火朝天,检查清点核对货物,快要上路了。

    镖局后院倒是幽静了许多,却时不时响起大笑之声。

    树上挂着灯笼。

    树荫下一方石桌,六个人正举杯共饮,把酒言欢!这六个人有老有少,皆是男性,为首的则是一个黑发老者。

    此人身材高瘦,气度不凡,虽已经年过六旬,但看起来也就四十多岁。

    他不是大通镖局的人,只是与大通镖局总号的总镖头相交甚好,因此才在此落脚。

    他便是被誉为南剑侠,绰号“平南剑”的万平山!

    而与他一同饮酒的,还有江湖豪侠“小银龙”乔思归,大通镖局竹山郡城分号总镖头赵四海,霸刀门门主黎鹏飞,海角山庄庄主王通古,以及无伤门大长老陈道莲。

    六人之中,只有万平山乃独行武者,其他人皆有门有派。

    “小银龙”乔思归乃是银枪山庄出身,为少庄主。

    其父亲乃是“银龙圣枪”乔仲!他还有另外一个称呼——枪绝!

    乔仲实力不输于万平山,但年事已高,所以此次才未亲自来越州,只是让自己小儿子来了。乔思归得了父亲真传,才三十几岁,却以地煞圆满。

    乔仲这次让儿子来,也有让他见见世面,与诸多江湖宗师结交的心思。

    在做六人,以无门无派的万平山为首,陈道莲次之,乔思归再次之。

    无伤门是比不得银枪山庄势大的,但陈道莲乃是天罡宗师,而且是在座最年长者,已经七十有余,自然不是乔思归这小辈比得上的。

    “痛快,哈哈哈,真是痛快……”万平山痛饮一杯,拍桌大笑,“想那妖女白小葵,也是斩了青莲魔头的绝顶高手,本以为早就入了天罡,却没想在老夫手下走不过两招……”

    这事儿,万平山已经提了很多次了,众人一晚上都在听他说。

    “估计那妖女是用了邪门法子,才斩了青莲魔头,又哪里是万叔叔的对手,若非万叔叔手下留情,她又怎能跑的了?”乔思归贬损了白小葵一番,又对万平山吹捧一番。

    “唉!贤侄此言差矣,对付那种妖女,万大侠怎会手下留情?”满头白发的陈道莲一摆手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……”乔思归不知如何接话。

    不是手下留情,难道还是能是实力不足,让妖女给跑了?

    万平山瞥眼看向陈道莲,脸色有些许不悦。

    “这你就有所不知道了,老夫以为,万大侠不过是戏耍了那妖女一番,妖女作恶多端,若痛快杀之,岂不便宜了她?”陈道莲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此话怎讲?”乔思归不解问。

    “当时万大侠伤了那妖女,便放其离去,实际上已将剑气打入妖女体内,妖女自以为逃出生天,实际只等剑气发作,那妖女便会经脉尽断,五脏皆毁,受折磨而死……这才是万大侠的惩戒之法!”陈道莲娓娓道来,分析的头头是道。

    说完,陈道莲便瞥了一眼万平山。

    醉醺醺的万平山脸色由阴转晴,紧接着放生而笑:“哈哈哈哈,还是陈长老看的明白,老夫此生最恨这些邪魔外道,直接杀之,真的便宜了她!哈哈哈哈!”

    “万大侠嫉恶如仇,乃我辈之楷模!”

    “是小侄愚钝了。”

    “万大侠剑气通神,那妖女此刻怕是已经死了吧?”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那是自然,喝酒喝酒,我等共饮一杯!”

    众人谈笑风生,甚是豪迈。

    谁都没有注意到,后院正房屋脊之后,出现了一道身影。

    周安暗中观察。

    这群人,好恶心啊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