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一十九章 忍不了了!动手!
    周安只认识万平山。

    他还不是知道万平山长什么样子,而是通过他们的交谈,通过他们对万平山的吹捧,确定哪一个是万平山的,至于其他人,周安并不知道是谁。

    爱谁谁!

    周安知道,在其他人几人中,很可能还有天罡宗师。

    但也无所谓,总不能可能是天罡总是扎堆出现,不然也不会对万平山那般吹捧,而且周安也不是一个人。

    月朗星稀。

    树荫下的几人越喝越多,好生痛快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不过……话说回来,那白小葵现在是朝廷的人,她若是在死前将情况透露出去,怕是会对万叔叔不利……”小银龙乔思归又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朝廷?”万平山反问一声。

    在坐几人对视了一眼,紧接着哄然而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,朝廷又如何?妖女虽为朝廷鹰犬,可她之前做下的恶事,可曾消了?”

    “贤侄无需多虑,朝廷也不过尔尔罢了!”

    “朝廷早已满是蛀虫,内斗不断,贪腐之辈如过江之鲫,如此残破不堪,你真以为朝廷还有能何等作为?”

    几人你一言我一语,皆不把朝廷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江湖人本就不把朝廷当回事。

    何况他们都不是一般的江湖人。

    “可……听闻那白小葵,乃是东厂厂公周安的亲信,周安睚眦必报,哪怕些许语言冲突,便杀人全家……”乔思归又道

    “周安?不是要死了吗?”

    “听说已经死了,朝廷秘而不发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死人,又有何惧?”

    几人皆道。

    “贤侄啊,这就是你不懂了,我这个做叔叔的,得跟你说道说道!”醉醺醺的万平山开始对乔思归说教。

    “朝廷?你还真把朝廷当个东西!宣宗那阵子,朝廷还算过得去,可你看看之后,朝廷成了什么样子?竟让一个女人登上了皇位,女人又传给了女人!一个娘们做皇帝,千古未有的事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再看看这几年,朝廷成什么样子?一个吴绪宽就险些篡了国,吴绪宽才何等实力?在老夫手下怕是走不过十招,却硬生生差点改朝换代,何等荒谬?”

    “那康老太监不是有本事吗?大宗师!呵!就是个老不死的罢了,现今也已经死了!你就说,那女皇帝当初手下多少人?大宗师有吧?兵有吧?可就是搞不定吴绪宽!”

    “吴绪宽也不是一个好东西,奸贼!大奸贼!可还不是神都那狗皇帝养出来的?其实要我看,吴老贼若是没与净土教勾结,他当皇帝,我万某人是支持的,总比一个娘们当皇帝强,是吧?”

    “虽说那女皇帝最终是除了吴老贼,可你看看,费了多大力气?换成我直接就灭了他!取他首级如探囊取物,你看吧,吴老贼一死,马上就树倒猢狲散,多简单点事?”

    “要我说,现在这朝廷上下,全都是无能之辈,该贪的贪,该内斗的内斗,没当面锣对面鼓的本事,一个比一个阴险,一个比一个小人,却也都是一些鸡鸣狗盗之徒!你看!这天下乱了吧?是不是要乱了?东乾江山眼看着就保不住了,你说朝廷怎么样,周安怎么样,他们,又都是什么狗屁东西!”

    “说起周安,确实是有两把刷子,年不过二十便入天罡,也是本事,不过话说回来,他那权利,还不是女皇帝给的?他的境界……若无朝廷支持,他上的去吗?”

    “他也就是运气好,而他的好运已经到头了!太平门百十个人就险些杀了他!他现在就算还活着,也不过是苟延残喘罢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贤侄,你太把朝廷当回事了!你把心放肚子里,朝廷不能把老夫怎么样!老夫就算大摇大摆去乾京走一圈,他们也留不下去……”

    万平山可以说把朝廷贬的一无是处。

    连康隆基都不放在眼里。

    这也就是因为康隆基死了,康隆基要是没死,现在就站在他面前,他保证装孙子!

    周安真的好像要吐槽他,怼他几句。

    还真是吹牛逼不上税!

    朝廷为摆平吴绪宽,付出了多大代价,经历了多少波折……他懂个屁!

    他要是真有本事,当初咋没刺杀吴绪宽的?

    欺软怕硬罢了!

    周安一阵腹诽,很恶心,想吐。

    “小侄受教了!”却见乔思归竟然站了起来,端着酒杯对万平山一礼道,“听万叔叔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,还是万叔叔看的明白,看的通透,小侄敬万叔叔一杯……”

    周安忍不了了!

    不带这么恶心人的!

    嗡!嗖!嗖!嗖!嗖!嗖!嗖!嗖!

    一声震荡,紧接着便是极为尖锐的刺耳破空声!

    七把刀剑自黑暗中来,直袭向树荫下的酒桌。

    “小心!”

    “来者何人?!”

    爆喝声接连响起。

    乔思归手中的酒杯炸裂,酒水四溅!

    万平山反应极快,瞬间起身出剑,他的剑就背在身后,乃是巴掌宽的宽刃剑,此乃传承自前代剑绝的海崖剑!位列天下十大名剑第三!

    罡气狂涌,剑光席卷!

    万平山一剑便将七把飞来的刀剑全都扫了出去,打飞出了十多丈远,酒桌周围众人皆受他剑光守护。

    “妖女?!”万平山扫完便喝,脸色徒变。

    他先前追杀过白小葵,自然认得这些刀尖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哈,真是好大的口气!万大侠不仅仅剑法超绝,吹牛逼的本事更是冠绝天下,小女子以为,不如你就叫吹绝好了,当代剑绝你不是对手,吹绝倒是附和你的本事……”

    随着银玲般的笑声,一阵讥讽之语响彻后院。

    却见!

    一袭黑裙的白小葵在院子另一侧的黑暗中缓步而出,被打飞的七把刀剑也迅速折返,飞回到了其身边,围绕其周身飞旋。

    白小葵会这么说话吗?

    当然不会!

    但周安会!

    “妖女,你没死?”万平山喝道,有些不敢相信。

    他自信,甚至可以说自负!

    剑气如体,又怎是那么容易化解的?

    其他人也是变颜变色,都瞥眼看万平山。

    他们倒不是担心白小葵又来了会怎样,危险吗?一点都不危险!白小葵这是回来送死的。

    主要是,万平山被打脸了。

    说好的剑气折磨而死,可白小葵却没事人一样回来了。

    万平山这人生平最好脸面,还被白小葵那般讥讽,脸色早已是挂不住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