爱看美文网 > 其他小说 > 女帝的大内总管 > 第四百二十六章 一枝花!
    万平山还没死,但已经彻底失去了战斗能力,他的五脏六腑大部分不是被碾碎就是被烧毁,这种伤势,除非他也有天罡法体,否则神仙难救。

    “别死的这么快嘛!”周安再次出手,手上直接泛起光芒,抓住了万平山的天灵盖。

    看他记忆。

    其实万平山的记忆也没什么好看的,他的剑术虽然绝强,是当世顶尖,但不比周安的《太乙剑诀》更好。

    周安也没想从万平山身上调查什么的。

    但,看看总没坏处。

    万一万平山有大量钱财藏在哪里呢?

    万平山死的很快。

    他没瞬间死亡,已经是他本事够强了,身前有一个大洞,自然是撑不了几时。

    周安看他记忆。

    他甚至连惨叫都没有发出。

    以知魂术看记忆的速度是非常快的,就算看一个人老人一生的记忆,也不需要一个时辰。

    短短十几个呼吸之后。

    周安感觉到万平山的神魂消散了,他死了。

    时间虽断,周安却还是有些收获的。

    按照知魂术看记忆的原则,是会先看到对被看记忆者,最重要的一些记忆,再看其他的。

    而在万平山记忆中,最重要的当然是前代剑绝传给他的剑法《海崖剑诀》!

    此功法传承了千年以上,依靠此功法入天人境的剑仙,足有三位!当然这三位都是在东乾立国之前的历史中出现的。

    前代剑绝到死都没入天人……别说天人了,连天罡圆满都没有。

    但不可否认,这是江湖上最顶尖的剑法之一!

    若是编成书本秘籍,送入江湖,必然会引发一场血雨腥风!

    除了看到《海崖剑诀》全本以外,周安还看到了万平山最近一段时间的记忆。

    他来越州是为了阻止净土教做大的,他前些天还与几个来越州的天罡宗师碰过面,并商议了刺杀净土教乱军统领,也就是百毒教主吴仁道的计划。

    但最终放弃了。

    因为吴仁道太神秘,很不好找,而净土乱军的核心力量非常强大,目前乱军总兵力已经奔着二十万去了,核心数万兵力,皆是选拔出来的精锐,而核心中的核心,是最近一段时间,净土乱军招纳的一些江湖恶人。

    敌人太多了!

    想杀吴仁道,除非能掌握吴仁道的准确行踪情报,并且得是吴仁道落单的情况下,否则根本杀不了。

    净土乱军最可怕的地方在于,凝聚力!

    他们确实是一群乌合之众,多数乱军成员都是穷苦的农民,啥本事都没有,武功也不会,武器装备也不够用。

    但净土教,是一个宗教,煽动性太强!

    目前净土乱军几万核心兵力,全都是净土教的虔诚信徒,而且是挑选出的相对“强壮”的,他们没本事,但很多时候,真的是不怕死,认为自己有神力护体。

    就目前来越州的这群江湖宗师,哪怕他们联手,一同去对抗净土乱军的几万核心兵力,妥妥的都得被围殴致死!

    哪怕他们能杀掉一万人,也是这个结果!

    周安通过万平山的记忆,从全新的角度,知道了净土乱军现今的一些情况,也算是意外收获了。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呼!

    微风袭来,净土圣母飘然落在了周安左侧,白小葵紧随其后,落在了周安的右侧。

    “小太监你真坏,太阴险了!”净土圣母上来就开始打趣,嘴里也没有个好话。

    她当然看得出来,万平山是被阴死的!

    不然周安根本就不可能如此轻易的杀死万平山,甚至可能根本就无法杀死万平山,万平山打不赢也会跑的。

    “江湖险恶啊!”周安念叨了一句,却笑了。

    “你觉得,我若直接以天罡法体与他打,他会如何?”周安又扭头问净土圣母。

    “他会先试试。”净土圣母连道,“见打不过你,他会跑!”

    周安歪了下嘴角,不置可否的一笑。

    其实,假如万平山了解周安的全部,他能杀掉周安!

    周安是打不过他的!

    可惜万平山不知道。

    周安是依靠《玄燃功》强行增幅了实力,四倍重叠增幅,消耗速度也是四倍,如果万平山小心一些,一直跟周安耗下去,跑的绝对是周安,周安耗不过他。

    还有就是,周安还可以变得更强!

    一旦他以天罡法体无限增生自身,变成一个巨人,他的力量足以暴增十余倍,那会可怕到极致,在四倍增幅状态下,他甚至可以挑战上品天罡境。

    但周安没如此用天罡法体。

    因为耗不起!

    消耗大到令人发指,最多盏茶的功夫,他就废了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哪怕周安变大跟万平山打,万平山只要拖延一阵,周安也是输。

    整体实力,周安真不是万平山的对手,毕竟是中品天罡境中,最可怕的剑修!

    然而万平山输了,他输就输在心急了,不了解周安的能力。

    他连天罡风暴都没机会用,就被周安破防杀死。

    真是被阴死的。

    “小葵!”周安又望向白小葵,微微笑道:“心里可曾舒坦了?”

    “嗯,谢公子。”白小葵抿着嘴,眼睛发亮,好像会说话似的看周安,她想说很多,但最终都化为一声道谢。

    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    “哼!骚蹄子!”一旁传来净土圣母的冷哼声,那叫一个嫌弃恶心。

    她现在就见不得白小葵与周安眉来眼去的。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地上的剑震动了一下,便飞起落入周安手中。

    海崖剑!

    这是宽刃剑,没达到双手大剑的尺寸,但也只是小一圈而已,称得上是重剑了。

    这不是严格意义上的重兵器,但在剑中,绝对算得上是很重了。

    万金不换的神兵利器!

    “好剑!”周安挥了两下,便赞叹了一声。

    他的了!

    周安又扭头望向净土圣母,眼神诡异了一下,紧接着一伸手,从净土圣母的裙子上撕下了一圈布条……

    将剑缠好,挂在背后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裙子短了一些,快露小腿了,她就斜眼看周安,眼神那叫一个嫌弃。

    “收拾一下,该走了!”周安道。

    其实也没什么好收拾的,就是得抹除一些痕迹,顺便把竹林大火灭掉。

    周安之前手臂被砍掉了,长出新的了,他将自己的断臂烧成了灰烬。

    在净土圣母与白小葵去打扫战场的时候,周安又蹲在万平山的尸体前,在地上写了一行大字。

    不多时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与白小葵,分别拎着陈道莲与乔思归的尸体过来了,都丢在万平山尸体旁。

    净土圣母瞧见了周安在地上写的一行大字,扭头扫视了一下,顿时笑出声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哈,一枝花……小太监你果然是个变态!”

    周安写的很直白:老子顶你个肺!还敢碰白小葵?朝廷的人也是你这狗杂碎能动的?一枝花留。

    这个代号,终于用上了。

    周安没有毁尸灭迹,白小葵在越州的事也已经瞒不住,因此还不如借此警告一些人,顺便打响“一枝花”的名号。